一想到自己被烧焦的残酷结局,年轻人又双手抓着防盗窗向下方呼救。

“别怕,我来了!”

窗户上突然跳上来一个人影,抓着防盗窗,脸部被蒙了起来,但从双眼睛中看到了镇定。

“这窗没开门,怎么办?”看到了救星,姑娘那瞬间就升起希望。

“躲一边去!”

像只受惊的兔子,这姑娘连忙躲在阳台角落,呆呆的望着窗外用两只大手奋力撕裂栏杆的男子。

薄薄的衣衫下暴起的肌肉,坚定的眼神,和十四楼外的高空。

一瞬间,女孩的心就像被一道闪电击中,甚至,连两人孩子的名字都从脑海中蹦出。

“快过来!”姜天成大喊。

女孩连忙跑过去,抓着被大力掰弯的防护栏爬上去。

“别害怕,抓紧我!千万不要松手!”

“嗯!”

虽然人在高空,也没有任何保护装置,但就是莫名安心。

一声爆响,卧室的门已被烧毁,热浪袭来,跳跃的火舌和浓烟肆虐着冲向二人。

忽然远处的应急停车道上,原来这就是爱情电视剧一个人影从模糊渐渐清晰了起来,司机定神一看,竟然是余飞,余飞竟然已经先他一步到达了这里。

司机顶着余飞,想到警察所说的杀人犯,他的脚慢慢从刹车上移开,放在了油门之上。

余飞在离开货车之后,顺着排队的车流向后移动,看到了一辆厢式货车,便悄悄的爬上了车顶,警察都是检查车厢,根本想不到人会藏在车顶,所以也没有检查,刚好被余飞钻了空子。

厢式货车经过排查之后,上了高速开始一路狂奔,趴在车顶的余飞远远看到远处有应急停车道了,便伸手在驾驶室的车顶重重的敲了几下。

司机听到动静,便减速停车,余飞趁着这个空档,借机跳下车藏在了高速边上的小树林里,对方没有发现问题般开车离开,余飞稍后才走了出来。

余飞看到自己的货车来了,远远的便开始招手,可是货车似乎没有一点想要停车的意思,甚至还开始了加速。

余飞微微皱眉,直接跨出去一步,挡在了车道的中间,幸好因为高速路口检查,所以路上的车辆不多,否则其他的司机看到,肯定会立马报警。

除此之外,便是文殊、普贤以及杜龙等释迦牟尼座下的得道高徒,莫非这就是爱情免费版a最少也是达到帝阶至强统领级别的存在!

大(殿diàn)内,众多佛门弟子入场以后分别寻找与各自实力相对应的座位入坐,然后全都在安静地等待着,没有人胆敢在(殿diàn)中大声喧哗,就算是要跟熟识的朋友交流也是通过神识传音的方式进行。

随着时间推移,(殿diàn)中聚集的佛门弟子越来越多,眨眼功夫便已经接近十万之众,虽然其中绝大部分人都是混元罗汉级别的实力,却无一不是佛修一脉重点培养的精英弟子!

“唔!”眼看着(殿diàn)中人员聚集得差不多以后,释迦牟尼这才微微点头开口说道:“想必大家都在好奇。。。今天是哪位准备在这里开坛**吧?!”

“其实今天负责开坛**者并非本座,乃是刚刚突破达到佛尊境界实力没多久的观自在佛尊,她将会在此地讲述其突破佛尊境界的心得体会,希望大家务必要细心倾听,切不可当众喧哗!”

“好了!自在师侄,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片刻,有人出来回信:大佬,有什么事情?

陈清水骂骂咧咧地说道:“怎么连注册的功能都没有,莫非这就是爱情你这网站是怎么管的?”

“注册是什么?”

“就像是你妈给你起名儿,注册就是网上给自己起一个名,开一个户!”

“网名?好主意,感谢大佬建议。”

陈清水无奈的笑了笑,没想到这个年代的电脑竟然这么落后,先不说,不能用26键拼音,就连聊天都这么原始。

7天后陈清水再次登录这个网站的时候,终于有了注册页面。

“嘿嘿,就叫,朕不死,尔等都是太子”。

朕不死尔等都是太子:爸爸来了,还不出来接驾。

丁巨人:这人好嚣张啊。

朕不死尔等都是太子:放肆,拖出去斩首5分钟。

伯乐小云:......

陈清水看看这些名字,若有所思,惠多网一个神奇的网站,后期的国内互联网大佬,基本都出自惠多网的

长毛哥应了一声,接着直接将面包车开在了温朵前面几米远的位置,等车停稳几个人从车里下来的时候,莫非这就是爱情兔兔网温朵也刚好走到了车门跟前。

此时的温朵,还在那低头玩手机呢,不知道跟谁聊天聊得正嗨呢,在那笑个不停,完全没注意到危险正朝着她逼近。

当长毛跟其他几个人突然拽住她往车上拉的时候,受到惊吓的温朵才突然啊的叫了一声,手里的手机也掉落在了地上,周小昆自然是赶紧过去捡手机,之后跟众人一起上了车。

“周……周小昆?你要干嘛?”当被几个人拽进面包车里,看到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周小昆后,温朵的脸色由慌张变成了气愤。

周小昆冲她笑了笑:“我听说明天是你的生日,今天提前带你去个地方,打算送你个屌炸天的生日礼物。”

旁边的几个人被周小昆逗乐了,瞬间笑了起来。

“你……你他妈放我出去,你知道你这是在干嘛吗?我……”温朵的话还没说完呢,周小昆就让后面的几个人把她的嘴给堵上,顺便也把她给绑起来,温朵这时候也急忙大喊大叫,喊着救命啊绑架啊等等。

只不过还没喊几句呢,就被后面的兄弟捂住了嘴,另外两人也很快把她的手脚绑了个结结实实,莫非这就是爱情企鹅影院最后还在她的嘴里塞了一件折叠成团的衣服,让她喊不出声音来。

这时候的温朵,才正儿八经开始慌了起来,她虽然不知道周小昆倒地要干嘛,但明白这对自己而言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而且有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袭上心头,让她很害怕。

使劲挣扎了几下,大声哼唧了几声,发现这一切都没什么卵用后,她便放弃了……

太师山在省城的南边,从南郊出来后,顺着省道朝着南边走大概五十公里就到山脚下了,在这里还有一些乡道和土路,长毛哥顺着最窄的一条凹凸不平的土路,颠颠簸簸的朝着山上开去。

“顺着这条土路一直往上走,是一个采石场,我十五六岁刚辍学的时候,在这片采石场上干过活,现在这个采石场已经废弃了,没人了,这地方我觉得挺适合。”

长毛哥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同时他还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后面的温朵,因为温朵是侧躺着的,身形呈现出一个“S”状,这让他心里有点犯痒痒,与此同时,莫非这就是爱情01他心里面还幻想着:

“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的交你了,但,你若是偷懒,我会随时...!”

只要能学手艺,恰更多的工资,姜天成根本就不在意阿横的嘴脸。

还别说,作为实战拼命派的阿横,还是有一套的!

从体内异能的调用到施展,再到合理使用,大战昏迷狂人用自己的理念讲解了一遍如何更加高效的使用异能的方法。

“这玩意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你还需要大量的练习!”

话音刚落,就见姜天成手中的双剑亮了起来。

这是他按照阿横的方法试着将体内的异能注入双剑的结果。

就在此次开坛**达到第五年的某一天,一股天地威能凭空降临到了金色圆顶主(殿diàn)上空,赫然是杜龙成功地将某条五行小道突破达到大成圆满所引动的天相异变!

咝!

大(殿diàn)中,无数人的注意力都被这股天相异变吸引过去,众人很快就发现引发天相异变的赫然就是闭目盘坐在那里的杜龙。莫非这就是爱情台剧网

释迦牟尼等人脸上纷纷流露出欣慰的笑容,在暗暗对杜龙的妖孽天赋感到咋舌不已的同时,也在为他的收获而欣喜不已。

‘那不是杜龙小师叔吗?!没想到,仅仅只是听观自在大士开坛**,他就能够在那么短时间内获得突破,并且引动天相异变!’

‘是啊!观自在大士所讲述的内容如此艰涩难懂,有许多话语我都听不懂是什么意思呢!没想到,杜龙小师叔却是能够借此直接获得突破了啊!’

‘啧啧!早就听闻他的分(身shēn)在天帝战场之上大放异彩,已然成为盘古世界的一尊战争男神,没想到他此刻居然藏(身shēn)在大雷音寺里面听观自在大士开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