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丁鹤战死以后,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来找过他们麻烦了。

不过羽家确实也是最麻烦的,因为羽家原本就是有争夺百家前十的能力。

“羽家,他们是百家候选前十之一,不过他们好像还不够格吧?”丁月可不认为羽家能够取代丁家的位置。

“我听说最近羽家出现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丁家老二说道。

“哦?是回归的吗?”丁月问道。

“不,据说以前是羽家的一个顶尖天才,现在出关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实力大增。”丁家老二说道。

袁心怡咬牙切齿的涨了一百万,看到余飞这幅爱钱如命的样子,她恨得牙痒痒,这种高档滋补品,溢价十分严重,价格全凭个人喜好,还真的没个行情可以借鉴。

“看在你这么漂亮的份上,最多少五十万!”

余飞根本不在乎袁心怡的诅咒,贱贱的说到。

“你这个王八蛋,怎么问前男友有没有女朋友要气死老娘吗!七百万,爱卖就卖,不卖给老娘滚!”

袁心怡被余飞这吃一个糖打一个巴掌的说法,气的更甚了,想了半天,又加了一百万。

“都当娘了,不能这么小气,我再让一让,九百万行不行?”

余飞无耻的盯着袁心怡的胸口看了几眼,舔了舔嘴唇,无赖的说到。

“滚!”

袁心怡一把抓起沙发坐垫,对着余飞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余飞的无耻程度和底线,再次刷新。

“哎哟卧槽,别打人啊!我的伤口要崩开了!”

余飞急忙抱头鼠窜,袁心怡这火辣的性格,简直一点就着,实在让人有些吃不消。

余飞一本正经的说到。

“你打劫啊!你怎么不去抢银行!老娘给家里人说一千万买了两颗药,会被骂死的你知道吗?”

袁心怡忽然爆发了,男生问女生前男友的事从余飞的怀里蹦了起来,指着余飞破口大骂。

“额,你不是说钱不是你出,而且这东西花钱都买不到吗?”

余飞被袁心怡突变的态度吓了一跳,这女人简直就是属狗的,说变脸就变脸。

“你知道一千万有多少吗?不行,五百万!”

袁心怡狠狠的瞪了余飞一眼,直接拦腰砍价,按照她之前误会的价格购买。

“不行,太亏了,为了这两个东西,我在原始森林里风餐露宿,差点被熊瞎子给撕了,被老虎给吃了,我的命就值五百万啊!”

余飞的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样,在商言商,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客气,袁心怡所说的价格,和自己心里的价位相差巨大,而且自己现在急需钱,用钱的地方多着呢,都需要钱来堵窟窿,要不是实在走投无路,他也不会出此下策。问前男友是不是有对象了

“哼,你这么贪心,怎么没让黑熊给掏了心,最多六百万,不能再高了!”

叶凡带领着队伍走远后,地阙才忍不住问道,“勇士大人,我们为什么不把那些人都杀死!他们可是来追杀我们的啊!”

“对方是一百个人,我们只有三十个人,武器装备完整的情况下,为了消灭这一百个人,要让我的部下死,这一点我做不到!”叶凡经过慎重考虑,人一旦处于一个安逸环境,大部分是不会拼命的,他正是抓住了这个心理状态,才没有去杀死那些俘虏,再说作为一个现代都市人,叶凡并不弑杀。

无论是乜龙勇士对还是地虎队都很感动,毕竟谁都喜欢一个爱护手下的领导,“勇士大人!跟着你真是我等的荣幸!”

“俺也一样!”

看到阿庆这么会说,地阙干脆直接将对方的话重复一遍,但却觉得索然无味,干脆学习了张三爷的经典语句,俺也一样了!

叶凡此刻没有别的想法,只想立刻将众人带回乜龙部落,毕竟并不能保证那些炎虎部落的人不会联系其他追兵,他杀死的达塔,也不可能一个亲信都没有!

已经逃走的炎虎部落战士,怎样问前男友有没女朋友有几个是达塔的亲信,他们自幼就和达塔交好,“我们马上去联系坤木大人和萨比大人吧!只要有他们在,我们一定能报仇!”

虽然天阵大陆很大,可这么逃,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他们逃的再快,也比不上人家的高手部队追杀啊。

百家是不会容许出现内部叛徒的。

“遣散丁家所有人,带着精锐和孩子们跑。”丁家老二说道。

“没用的,现在我们都被监视着,甚至连我们世家里面都有别人的探子,我们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想要找出探子也是不可能的,到时候只要我们有动作,就会被盯死,最后还是将所有人全都送到火坑里去。”丁月早就想好了所有的事情,他非常清楚,这次他是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了。

“可是你这次去,真的可能是凶多吉少啊!”丁家老二焦急的说道。

“我想过了,在我离开之后,丁家就算是有探子,只要你们小心一点,对方也不可能发现的,而且逐鹿之地到时候会有阵法,就算是大传讯符也飞不进去,所以那些探子就算是发现了,问女朋友前男友合适吗他们也无能为力,到时候你小心点检查每一个人吧。”丁月看了一眼自己的二叔。

其实这么多年来,他二叔和那些长老们为丁家做了很多的事情,他父亲虽然是丁家的家主,但他父亲从来不管丁家的事情。

余飞送来的这两个宝贝,简直就像是及时雨一般,对于此刻的袁心怡意义重大。

“怎么样?你这个药贩子吃不吃得下?”

余飞得意的仰起头,抖了抖眉之后说道,看到袁心怡的样子,余飞就猜到了,两个宝贝袁心怡现在一定非常需要。

“当然吃得下,不光吃得下这两个宝贝,你的宝贝也吃得下哟!”

袁心怡柔情似水的看着余飞,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一个媚眼就让余飞感觉热血激荡,有些难以自控。

“他们可都在门外听着呢!问女朋友以前的男朋友”

余飞附身,在袁心怡的耳边吹了一口气,然后指着办公室紧闭的门说道。

“听就听,老娘做事光明磊落,又不是乱搞男女关系,别人管得着吗!”

袁心怡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骄傲的仰起头说道。

“娘娘威武!”

余飞嘴角抽搐,这个逻辑的确够霸道,理由也充分。

“开个价吧!”

袁心怡拉着余飞坐在沙发上,双手挽着余飞的脖子,娇躯则直接坐在了余飞的大腿上,脑袋靠在余飞的胸口,直接了当的说到。

袁心怡喜上眉梢,白送的东西她可不客气,抱着余飞的头,在余飞的脸上又是一阵亲。

余飞表面很淡定,心里美滋滋,女人果然是喜欢收礼的动物。

“你稍等一下!”

袁心怡亲完之后,赶紧去办公室的角落,在一个箱子里面翻了好半天,终于找出来一把小巧的剪刀,拿着向余飞走来。

“哎!你要干什么!”

余飞看到那把剪刀,顿时后背发凉,急忙后退。

“你怕什么怕,不剪掉怎么行!”

袁心怡白了余飞一眼,脚步没有停下。前男友有了新女友的说说

“姑奶奶,我犯了什么错你说出来,我改啊!”

余飞一边后退,一边求饶。

“咯咯咯……”

袁心怡忽然捧腹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余飞觉得笑声有点恐怖,虽然袁心怡花枝乱颤的样子十分的美,尤其是那胸口也是一阵抖动,但他此刻可欣赏不来。

“我要剪人参上的树根,你想到哪里去了?”

很快,汇聚过来的玄气越来越多,哪怕是房间外面的玄气,也受到了一定的抽取之力,在不断的渗透进房间内部。

待到汇聚的玄气浓郁到一定程度之后,终于是开始液化了。

见此,沈风嘴角闪现了一抹笑容,这依葫芦画瓢竟然真的有用?

虽说沈风让玄气化为玄气水滴的速度,没有之前影像里那个中年男人快,但只要其开始产生作用,最后就有炼制成功的可能性存在。

那火焰柱子在和特殊火焰符纹结合之后,其没入沈风心脏位置的那一头,在透出一种奇妙的火焰能量。

这种能量在没入心之空间后,快速的渗透进了天火药鼎内部。

那些原本会产生排斥的天材地宝,正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之中,好像随时都要发生爆炸一般。

但在有了这种奇妙能量的渗透之后,天火药鼎内那些融化成液体的天材地宝,竟然在逐渐失去冲突和排斥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风如今完全弄不懂,毕竟他连火焰符纹中的玄妙也看不懂,一切都只是生硬的复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