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啦!!

热烈的掌声连成一片,在座的数百位强者集体鼓掌,表示对九宫真人的热烈欢迎,毕竟对方不仅仅是一位尊者境强者,同时还是来自上古文明时代的阵法大家,这一系列的荣耀都足以值得这些掌声。

“裴君临,有人和你抢饭碗了!”

雷鸣般的掌声中,裴君临的脑海中忽然传来一道戏虐的声音,传音的竟然是袁飞。

裴君临好笑道:“有人抢饭碗那才证明这个职业吃香啊!竞争才能促使人进步,否则,我一个人独孤求败,岂不是太无聊了一些?”

“裴君临何在?!”

突然,正在这时,裴君临听到了袁横直接喊他的名字,马上站起身喊了声:“到!”

一瞬间,裴君临就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数百道强者的目光聚焦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领导席位上,袁横打量着裴君临,一双包含日月星辰的眸子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听闻你是我现代文明中最年轻同时也是最具有天赋的阵法大师,这一次攻破泰山的任务,我就交予你和九宫真人了!如果是爱情我都知道”

根据罗列出来的情报,如今被妖族攻占的名山大川已经多达十多处,比如九华山、崂山、庐山、华山、丹霞山、焚净山、衡山等等,另外还有各大海域的资源。

那些是由最棘手的海妖所霸占,由于人类方面对海洋的方法有限,导致海妖这个强大的种族,更是情势严峻。

会议上,袁横直接明确点出,绝对不能让妖族在这么肆无忌惮下去,现在唯一值得让人欣慰的是,妖族方面侵占的名山都是那种曾经复苏许久的名山,这些名山曾经已经被上古强者侵占过,损失不至于太大。

可妖族的心又何止这些,据可靠情报许多妖族的强者已经将爪牙伸到了那些还未复苏的名山之上,比如大名鼎鼎的泰山、嵩山、峨眉山,另外还有昆仑山、喜马拉雅山、天山山脉等等。

这些名山中比如昆仑山、喜马拉雅山、天山山脉等可是孕育着龙脉,关乎华夏国一国国运的存在,如果这是爱情我知道绝对不能有失,另外还有泰山这座五岳之首,天子祭天的神山,也是绝对不能有任何失误的!

“泰山蕴含可怕的天地大阵,秩序锁链,按照正常轨迹,我们必须得等到泰山复苏后才能登山!”

正如萧沉鱼所说,薛无名他们几乎都是一招致命。

叶凡虽然不是法医,但也能想象薛无名被杀的场景,完全毫无对抗能力。

这些乌衣巷杀手,几乎没怎么流血。

这蒙面人还真是厉害啊。

叶凡感慨之余也流露着感激,如不是他及时出手,父母这次怕要出事。

“天气这么凉,尸体这么晦气,有什么好看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凡的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快进屋子吃早餐。”

叶凡扭头望去,正见叶无九从后面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两个大袋子。

袋子装着几十个包子、小米粥、油条和豆浆等餐点。如果爱情都知道歌词

“爹,你什么时候起来的?还去外面买了早餐?”

叶凡忙快步迎接了过去:“现在这么危险,你怎么还一个人出去啊?”

他这时也才发现,天色已经亮了,梅花表指向六点半了,自己一忙就是几个小时。

“缓过那股劲就睡不着了。”

他们也是在一瞬间发动了自己的攻击。

他们想要将自己的攻击爆发出去。

无数的攻击从夏天的身后还有周围打出,这些攻击有强有弱,什么样的都有,也许其中一两道攻击打过来的时候,就算是打在身上,也没什么感觉,毕竟距离还有那么远,伤害力早就不够了。

可几千万,上亿道攻击打过来的时候,完全就是覆盖了一切啊。

看着这么多攻击,他们怎么可能不害怕。

“撤退!”八位真仙自己先跑了。

后面的那些手下一个个都傻眼了。

在八位真仙出来的时候,他们还都是非常的强势,非常的有气势,认为到了他们该翻身的时候了,看现在,八位真仙居然跑了,好像忘了身后还有他们这些人一样了。

跑!

他们也都是跟着跑。

可显然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时机。

无数的攻击砸下来的时候,这就是爱情我知道互相碰撞,巨大的爆炸力将周围全都炸的粉碎。

云仙宗最后剩下为数不多的人,也全都战死了。

叶凡心里一阵温暖:“爸,今晚真是对不起,连累二老受罪了。”

“不怪你,有些东西是命。”

叶无九笑容温润摇摇头:“而且爹也有责任,总觉得忍一忍,事情就过去了。”

“现在才知道,一味忍让等于任人宰割啊。”

他脸上多了一抹落寞:“做人啊,有时候还是要露一露獠牙。”

“爹,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让人伤害你们。”

叶凡感觉叶无九有点不一样,但哪里变了又一时说不出:“我会派人好好保护你们。”

“好了,不说这些了,走,进屋子,吃早餐。”

叶无九把叶凡从尸体面前拉开:“再不吃就冷了。”

十五分钟后,你说这就是爱情我都知道叶无九把睡不着的刘富贵也叫出来吃早餐。

没有多久,韩剑峰也夹着公文包赶赴过来。

于是诺大圆桌很快坐满人,散去昨晚惊险后谈笑风生起来。

“叶凡,太婆公司已经上了正规,配制也有人操作。”

他喜欢那灿烂的笑容,于是高兴地向他挥手,即使他不可能看见。

然后,他找到了那座孤悬海上的小岛,无尽湛蓝中白白小小的一点,就像一个精巧又脆弱的白贝壳。

他有些迟疑。这里看起来比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要安静,事实上却比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要吵闹。

可那声音愈发清晰——有谁在呼唤他。

没有任何一道门,也没有任何魔法能够阻拦他。他钻进地底,钻进一片水晶的森林。

透明的枝叶在他头顶交错,它们所发出的悠远而恢弘的乐声让他恍惚像是置身于某位神明的圣殿。然而这里没有神圣的祭坛,关于爱情我都知道歌词也没有华丽的王座,小路尽头,闪烁的微光环绕着一个漂浮的影子,褐色长发披在双肩,通透的双眼在灰绿与金黄之间变幻。

“……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那影子向他微笑,“很高兴终于能见到你,埃德·辛格尔……我是萨克西斯,也许你听过我的名字。”

埃德点头。

那个不幸的混血儿,斑叶龙与精灵的后代……但他不知道他居然还……活着?

最后。

跑掉的只有云仙宗的八位真仙,那些首席弟子和一些精英弟子了。

“看到了吗?你们这些人,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夏天大声喊道,随后他是直接向前跑去。

速度非常的快。

后面的人也都跟着向前跑。

“你们这么跑下去就跑到云仙宗所在之地,忘川峰了,虽然你们这里的人不少,但到了忘川峰之后,就要停下来了,这些人硬冲云仙宗的阵法,也是必死无疑的。”仙使提醒道。

云仙宗可是有大阵存在的。

任何人冲过去。

都是一样的下场。

别管你是几千万还是上亿。

都会死。

“前面就是忘川峰,如果这就是爱情你都知道那里是云仙宗的山门之处,但山门有大阵,大家不要冲进去,给我一些时间,我想办法弄掉阵法,大家再杀上云仙宗,到时候你们能抢到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了。”夏天大声喊道。

同时他想了一下之前的法则光弩。

只是看着坏掉的锁头,唐若雪又微微头疼:

“门被你踹坏了,我晚上怎么睡觉啊?”

她习惯反锁房门睡觉。

“没事。”

叶凡给出了一个建议:“你睡大床,我睡沙发,不就可以了?”

“不行!”

唐若雪轻轻摇头:“如果被钱家欣他们看到你睡我房间,还不得一番质疑我和嘲讽你?”

“而我现在又无法说你是我男人,不然家欣一定以为咱们拿她耍弄。”

“再说了,让你睡沙发,我也不忍心。”

唐若雪作出决定:“你还是回房间睡吧,我推沙发过去挡住门就行。”

“你习惯锁门睡,不锁门,你睡的不踏实,影响睡眠质量。”

叶凡思虑一会后开口:“要不这样,你去我房间睡,我在这里对付一宿。”

“对,就这么定了,我把你东西拿过去。”

说完之后,叶凡就拿起手袋和行李箱,示意唐若雪跟自己换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