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你开什么玩笑,我也不会骗你,我的人刚开始计划的非常好,但后面出事故了,我有两个手下生命玉牌也碎了,一个是凡仙六级,一个是凡仙七级。”樊云霄回应道。

“不可能,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他就是凡仙二级的人,一个凡仙二级的人,怎么杀凡仙六级七级的人?就算他是飞升上来的,就算他有底牌,这种事情也绝对不可能发生。”樊鹰仇愤怒的说道。

他认为。

樊云霄就是在和他搞事情。

“你自己看。”樊云霄将那两个人的生命玉牌拿了出来。

恩?

樊鹰仇的眉头一皱:“到底怎么回事?”

看到生命玉牌的时候,他就明白了,樊云霄不是在开玩笑,因为生命玉牌刚开始碎的时候是这样,如果这些是爱情如果过几天的话,就彻底消失了。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开始一切都挺顺利的,成功的将百风号的人引走了,可后面,两个人接连出事,我认为,只有一种可能,百风号在暗中安排了更厉害的高手,所以才能将我的手下干掉,否则我的手下不可能那么轻松就死掉的,而且他们就算是杀不掉对方,全身而退还是没问题的,除非是面对仙人级别的高手。”樊云霄对自己的手下还是非常自信的。

“这种八卦我不关心,你还有没有事,没事晚上再来,我现在着急炼丹呢。”丹灵终于忍不住下逐客令了。

“额!”器玉还是第一次看到丹灵这样,她这才发现丹灵有点着急,于是目光在向周围看去,她发现丹灵好像刚刚炼制完一炉丹药,不过她很快就看到了夏天:“咦,白衣弟子。”

“器玉师姐好。”夏天恭敬的说道。

“挺懂礼貌的。”器玉点了点头。

“我要炼丹了,如果爱情不曾悲伤不陪你了。”丹灵已经彻底不耐烦了。

“那我在这看你炼丹。”器玉说道。

“今天不行,你先走吧,你要想看的话,晚上我炼你看。”丹灵明白夏天肯定不愿意暴露自己是炼器师的身份,如果器玉在这里的话,那夏天肯定什么都不会说。

“神神秘秘的。”器玉的嘴一嘟,直接转身离开了,当她走之前还特意打量了夏天一圈。

“怎么样?我做的不错吧。”丹灵仿佛是在邀功一样。

她是红衣弟子,夏天只是白衣弟子,但她刚才仿佛像是在跟夏天邀功,这要是让器玉看到的话,绝对会惊讶的下巴都掉到地上。

此言一出,于阁主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柳少,您究竟是什么意思,奔雷剑真假,您大可以拿去检测,若有一丝掺假,我十倍偿还,天宝阁的名声在外,《如果是爱情会很恶心》您可以质疑我于佳,但您不能诋毁天宝阁的荣誉!”

于阁主语气郑重,一把松开了对方的手臂。

开门做的是生意,不论是态度,还是商品,甚至价格她都可以做到最好,让客人满意。

而且她对柳少也都是小心翼翼,尽力做到完美,不留一丝瑕疵。

可是,对方的行为已经很明显了,根本就是不想在买这把奔雷剑。

定金才两万灵髓,可是事关这个月的业绩,她真的犯难了。

“不用了,剑是假的,我也不追究你的责任了,至于定金,也当做你的辛苦费吧。”

柳少随手就再次把剑扔了回去,被于阁主一把接住,只见她面色铁青,眼睛里写满了愤怒。

她被耍了!

整整一个星期,她全身心都投入了奔雷剑这笔单子上。

“小凡,这是阴角?哪来的?”我随口解释说。如果岁月可回头

“蛇君头上斩的。”

“我记得,阴角三寸为金,这个刚好三寸。”这话,让二爷爷、青姨还有叶承,三个人面面相觑,全都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好一阵子都没说出话。

二爷爷跟我说。

“小凡,你得了老庙岗子之下的机缘就好,还斩阴角,做什么?”我则回答。

会花费更多的时间一样,想必这一次我将要沉睡很久,而并非是自己的力量越是盈满,就能完全缩短它的时间。

不过我也好奇,我到底这次睡了多久,居然睡得连半个守着我的人都没有了?

还是为了绝对的安全,所以大家干脆让我任由界力之花漂流,以至于它已经不知道飞到了哪儿?

界力之花的厉害我是知道的,连腐气都能够完美的错开,更别提是一般的攻击了,几千年的护界可不是说笑的,赵茜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我,就会给它足够的信任。

当然,如果他们能够更信任我一点就更好了,把我直接丢在天之境的界面里,不过天之境显然也冒不起这个险。

我心中不禁苦笑,毕竟道盟作为天之境的最大敌人,很可能会因为知道我的沉睡而陷入疯狂的报复,因为爱情有多美他们有的是方法撬开界力之花,所以不知道,有时候才是最大的威慑!

那到底这种威慑能持续多久?

我也不知道,因为道盟实在太大了,足足是天之境的数百倍,他们无论做出什么决定都不奇怪。

柳少挥手间,扭转剑花,顿时雷光奔涌,电弧闪烁。

空间都被剑动的痕迹所扭曲,荡漾起一圈圈波纹。

“这不是我前些天看上的那把奔雷剑!”

柳少摇了摇头,随手就将剑扔到了地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声响。

顿时,于阁主急忙弯下腰,把剑捡了起来,一脸惊异之色。

“柳少,您在开玩笑吧,这就是前些天您挑选的奔雷剑啊,一直保持完好,当您交了预订金后,我就直接收了起来,从来没给人看过,更别说触碰过了。”

于阁主很是焦急,只要这把剑交易成功,这个月的业绩,基本上就可以稳操胜券了。

而她的阁主位置,也就能保住了。

但现在突然柳少说,这把剑有问题,让她内心瞬间慌乱了。

“谁在开玩笑,如果爱情飞不到天堂前些天我看剑的时候,这上面明明有雷图,现在根本没有,我说于阁主,你这是怎么做生意的,想拿个赝品来糊弄我,真当我柳云青是傻子么?”

柳少闻言,怒目呵斥道。

我则没理会他。长须者白永靖瞪了白江翳一眼。

“江翳,退下!”

“师父!”

“我让你退下!”

“是!”袁胜义他们看着这边,气氛似乎有些紧张。他们立即走过来,跟我说。

“小杨,没事的,是我们和北山府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我则摆手说。

“袁伯,人与人之间,没有差距。北山府不懂得回礼,就是他们不对。”可袁胜义却又皱眉说。

“小杨,我们的事都是小事,既然北山府来邀请你参加风水大会,那就是你的造化啊,你可能千万不能因为我们,丢了这次机会,这样,袁伯以后……以后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了……”我看向袁胜义说。

“袁伯,尊严,不是小事。”

“他们的风水大会,不参加也罢。”听到这话。那边的长须者白永靖立即说。

“杨小友,方才之事,的确是我们的错。云翳,还有北山府的所有人,如果爱情不曾来临立即与洛城玄门之人回礼,赔个不是!”后边,包括白江翳在内的所有北山府之人,全都瞪大了眼,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北山府的人,还要给不入流的玄门小家族赔礼。

可这话她不可能明着说出来,只能憋在心里自己生闷气,然后越想越委屈。

明明要一间卧室的人是他,为什么现在他又干脆直接把她晾到一边去了?如果是对她没兴趣的话,一开始直接分开睡不就好了吗?

她把头蒙在被子里胡思乱想,不消片刻,眼眶竟然有了几分酸涩的意味。

她告诉自己:没事的时音,感情这回事就是这样,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容易反应过激,别多想,没这么严重。

可尽管这么想着,她还是忍不住觉得难过。

明明之前他也暗示过,为什么等到现在她做好准备了,他却没什么动作了?她是不是太主动了一点?或许,两人根本还没发展到那一步。

手里拽着的被子慢慢被人从外面抽走,外面的景象一点点出现在眼前。

客厅里透进来明亮的的灯光,她睁着一双清明的眸子,看见祁嘉禾正俯身看着自己,一手撑在她耳畔,一手拿着从她手里扯出来的被子,漂亮的黑眸里盛着复杂的情愫。

“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直接说就好了,别这样,很让人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