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

人家不承认我这个外孙啊,我还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吗?

不过,去见见姜老爷子也好,我也想问问当年父母失踪的事情,问问姜家当年为何和我爷爷闹翻的,当年的苗岭之事,姜家参与了多少?

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太对劲,如果不是姜芸在我身边的话,估计那些家伙早就扑上来了。

我跟着姜芸来到了山庄东南角的一处比较幽静的别墅前,姜芸低声说道:“爷爷对你的态度暂时不太明朗,进去之后他说什么你听着就是了,别抬杠,乖乖的就行。要是能把他老人家哄开心了,山庄里没有人能把你怎么样……”

姜芸的叮嘱,让我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就算姜老爷子发话了,姜家的人表面上听命,暗地里对付我的行动绝对不会停止的。姜芸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或者说把她自家人想的太善良了些。

我随意的点点头,对她笑着说道:“放心吧,哄老人我很拿手的!”

姜芸有点不放心的看了我一眼,叹了一声,带着我走进了别墅。

对于这点,分手后马上有新女朋友李天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不及张紫涵从他最开始认识的时候,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孩子,再加上长的又是如此的好看,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也是理所应当的。

张紫涵笑了笑,问道:

“李天,你呢?”

李天耸了耸肩,笑道:

“收破烂!”

“啊?”

“为了给社会创造出一个优良美好的生存环境嘛!我就舍我其谁了!”

张紫涵闻言一愣,随即捂着脸噗呲一声便笑了出来。

“李天,你还是这么的幽默啊……”

两人都很有默契,都不提及当年的事情。

又聊上了一会。

一辆宝马7系的轿车突然停在了两人的身边,车窗打开,一个梳着大背头的年轻男子便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哟,好久不见!”

他看向张紫涵笑了笑,随后又看向了李天,淡淡的点了点头,也算是打了个招呼了。

李天脸上的神色很平静,同样的朝着对方点了点头。

离开了这边之后,走过一片竹林拐角,我把她的手扒拉开,揉了揉耳朵没好气的说道:“知道你在替我解围,不用这么大劲吧?耳朵都快被你扯掉了!”

姜芸哼了一声,刚刚的暴怒之色瞬间消失了,女人分手后的绝情原因皱着眉头沉声说道:“你来这里干什么?趁现在家里的那些长辈还没见到你,赶紧跟我走,我送你离开!”

我摇摇头,说道:“是你们家里的人请我来的,姜仁的老爹想请我吃顿饭,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拒绝?”

姜仁那家伙没跟过来,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打消对他那便宜老爹动手的念头。

姜芸眉头皱的更紧了,怒道:“你明明知道家里有些人想对你不利,你还敢来?姜仁那家伙怎么蛊惑你的?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让你离那个疯子远点,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是不是?”

听着姜芸的训斥,我眼神有点古怪的看着她。

“看什么看?我脸上有花吗?跟你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姜芸气呼呼的说道。

我啧啧说道:“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给我的感觉毕竟温柔贤淑,事实证明女人都是善于伪装的,这三娘教子的架势出现在你身上,着实让我有点惊讶了!”

“幸好突破了炼虚合道境界,不然如果还是炼神返虚的时候,分手后男友找了新女友这一招绝对要把我给打废了。”

林木有一些后怕,他凝聚一滴甘泉柳露给自己疗伤,然后才开始感应外面的情况。

洞穴内,又多了一个黑衣青年,不过这个人面目显得狰狞的多,整个人看起来鬼气森森,就仿佛是一具蜕变成功的尸骸一样。

“到底是谁杀了我师弟?”

黑衣青年发出沙哑的声音,只见他一只手点在林木老爸的眉心,已经把他给控制住。

“让他不要玩这些花样,非不听,现在自食其果了。”

“不过我们阴煞宗的人,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敢杀了我的师弟,这件事情一定要禀报师叔,让师叔去调查。”

黑衣青年暗自嘀咕,他并没有多看林木一眼,似乎完全没有把他看在眼里。

此刻他的目光落在林木老爸的尸骸上面,随后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

“这具阴尸不错,潜力非常大,师弟应该耗费了不少的材料,既然师弟已经死了,分手后男生直接有女朋友那么这具阴尸以后就归我了。”

如此面相,能活到现在也是个异数了。

姜力对姜芸点点头,然后看着我说道:“唐大宝,找个地方坐下聊聊?”

我挺想跟他好好聊聊的,不仅想聊金地玉景二期工地那边的事情,还想聊聊安吉小区建筑图的事情,姜家在这些事情里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当然,我也知道姜力不会单纯的和我‘聊聊’,难免会动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我也做好了大闹一场的准备。

正想点头回应的时候,姜芸突然开口回应道:“五叔,爷爷要见他,我先带他去见爷爷!”

姜力沉吟了一下,点点头,对我说道:“不急,有的是时间,先去见老爷子吧!”

不等我回应,姜芸拽着我就走。

身后姜力的眸光如芒在背,分手后千万别删男朋友我没有回头,对姜芸说道:“你爷爷真的要见我?”

“别总是你爷爷的叫着,你该喊外公!”

姜芸有点烦躁的说道:“五叔的性格比较阴沉,既然被他看到了你,暂时就走不掉了,先去爷爷那边避一避,回头再想办法送你离开!”

黑衣青年露出满意之色,随后他拿起一个小布袋,随之一股莫名的力量包裹住林木老爸的尸骸,直接收了进去。

“混蛋!”

大地之下,林木立即握紧双拳,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老爸的尸骸,没想到还会发生这样的变故。

此刻他的伤势已经在迅速恢复之中,他的内心有些疯狂,打算无论如何也要拼一把,怎么也不能让他把自己老爸的尸骸带走。

不过不等他有所动作,黑衣青年竟然转身就走,直接离开了洞穴。男人普遍对前任的态度

“该死,别走。”

林木忍不住冲了出去,不过眼前的尸骸似乎受刚才黑衣青年的影响,不少突然觉醒,一个个拦住了去路。

“给我滚开。”

林木开口呵斥,他心急如焚,阴煞宗的人祭炼阴尸,可想而知打算干什么。

想到自己老爸的尸骸,以后会遭到别人的驱使,他就忍无可忍,死者为大,自然不能让自己老爸死后还受这份罪。

可是等他杀出洞穴之后,

“喂,你怎么回事?怎么可以破坏学府的树木。”

一道好听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只见一个女神级别的美女矗立在一旁,她神色带着惊喜,更多的是意外。

“柳嫣然?”

林木惊呼一声,他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没想到这么巧合,自己最后出现在了金陵学府。

而且更加巧合的是,直接就遇到了柳嫣然,这个因为上次眼瞎,而得到满满福利的柳嫣然。

“林木,真的是你啊,我还差点以为认错了。”

柳嫣然带着俏皮,随后没有任何顾忌,直接上前抱住了林木的胳膊。

她虽然有些不正经,男人新欢一般多久新鲜喜欢开玩笑,但是对林木却产生了一点真感情,不然上次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到深渊下面去救他。

林木也知道这一点,不过上次就已经委婉的拒绝,这次自然也一样。

“我来找晚晴的。”

林木不失礼貌的回道,对于这个上次不顾生死,下到深渊来救他的女人,心中还是有着一定的好感。

包子轩笑着说道:“既然总督阁下还没有想好,以后就不要在叫我过来。就是我们这些人把家产都卖掉估计也救不了香江,有拖后腿的人都不管,您叫我们这些人怎么做。”

说完就站起来准备离开,看到包子轩的动作沈弼顿时放心很多。真要是拿出证据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这个时候他可不敢刺激包首富。

尤德看到包子轩真准备离开,这个时候让人走了以后再香江他还能有权威。尤德赶紧站起来说道:“我是在思考一个问题,因为很多事情已经超出权限,必须要上报伦敦方面才行。”

包子轩:“总督府应该有与伦敦通话的专线吧!我们在这里多耽搁一天,港币的汇率就会下跌5个点以上。”

沈弼:“铸币权是早就确定的事情,不是你一句话就能够变更的。汇丰银行已经为香江市民服务超过100年,黑云银行才成立多久;想要铸币权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包子轩:“黑云在过分也不会出卖香江利益,现在我只希望诸位能够给一句痛快话。我们都是生意人,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在这里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