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仙宗还说保护你的势力千年。

现在的云仙宗,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他还怎么保护你的势力?

“云仙宗的奖励就不要想了,他们不杀我们都是照顾我们这些人了。”

“没错,以前的云仙宗是高高在上的,我们招惹不起的,根本就不敢抗衡的存在,可现在,他们几百万人的云仙宗,只剩下了十多万人,那还有什么怕的?”

“云仙宗以前可是杀了我不少家人,今天终于可以报仇了。”

现场这些人的情绪也是瞬间被激发起来了。

没错!

他们这些人被云仙宗压迫的太久了。

现在有了反抗的机会。

他们也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而且将就像是夏天所说的。

他们如果扫平云仙宗的话,那云仙宗的所有财富也就是他们的了。

杀!

一时间。

所有人全都向前杀去。

夏天也是带头冲向了前方。

袁横威严如狱的声音响彻整个会议室:“但如今,如果这都不算爱李荣浩妖族野心勃勃,已经将爪牙伸向了这座神山,所以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阻止他们,还要必须赶在妖族方面提前攻占这座神山!”

“另外,昆仑山脉、喜马拉雅山脉、天山山脉等蕴含我华夏国龙脉的宝地绝对不能有失!”

“还有嵩山和峨眉山这两座名山,也坚决不能被妖族所霸占,这两座名山一座乃是天下武学起源地,一座乃是蜀山秘境入口,重中之重!”

袁横不愧是华夏国守护神之一,而且出自于袁家这样强大的至尊家族,所了解的隐秘很多很多,直接就一针见血点出了嵩山和峨眉山的重要性。

殊不知,这两个地方其实早就被某些人捷足先登了,下方一直静静倾听会议内容的王子琼和王子瑜姐妹俩,忍不住用眼神轻轻瞟了某个一脸严肃的家伙一眼。

要是被人知道,嵩山千年古刹和传说中的蜀山都已经被身边某个家伙捷足先登,真不知道大家又是一个怎样的反应。

“袁至尊,您说的这一切东西我们都知道它的重要性,可神山没有彻底复苏,里面蕴含的各种天地禁制和秩序锁链非常强大,如果这都不算爱by成川即便是尊者境强者也不敢擅自乱闯,我们必须要找到足够懂得阵法的大师才可行啊!”

“这……”

他内心一颤,脑中不断地思考着,眼前到底是怎么回事。

“照世龙眼!”

随着体内的大荒神火晋升为荒宇龙炎,叶凡的慧眼同时进化,成为了照世龙眼。

“吼!’

随着一声龙吼之音,叶凡的头上浮现出了应龙龙皇之象,同时,释放两道金光,直接穿透了眼前的虚空。

在龙眼之内,周围的法则排布,渐渐地清晰了。

这个空间正是杀意空间,而且是深层次的杀意空间,一般的灵眼根本看不透。

只有叶凡的龙眼,才能够看清楚其中的法则排布,这就是叶凡升级自己体内神火的一个效果。

“呵呵呵,叶凡,如何啊,这些黑影杀之不尽,你没有机会,等到我杀意之剑彻底凝聚,就是你的死期。”

薛峰阴冷地笑着,他现在诛杀叶凡的心到了极致,只有叶凡死,他的最终大计才能够完成,走出这个金牛先生为他设计的禁锢。

“是吗,可惜了,你没有办法估计到我的成长速度!如果这都不算爱顾明朗”

撤退!

云仙宗的人开始大撤退。

就这样。

他们不断的追。

对方不断的跑。

在五个光日后。

云仙宗的队伍,只剩下了不到五万人。

但八位真仙到了。

八位真仙一出场,就是八道范围性的法则攻击打了出来,大片的死亡出现,同时他们也都是使用大扩音符喊道:“我们是云仙宗的八位真仙,敢和我们抗衡的,必死无疑,真仙一下,皆为刍狗。”

气势!

八大真仙也是拥有非常可怕的气势。

他们八个人站在那里,就仿佛是一道巨大的屏障一样,让前冲的队伍士气瞬间下落。

“云仙二使都能被杀,八大真仙算得了什么,几千万人,上亿人一起发动远程攻击,砸死他们。”夏天也是同样适用大扩音符喊道。

杀!

夏天的话,让所有人全都是反应过来了。

云仙二使都能被杀,这八位真仙算得了什么。

.

埃德曾经觉得,坐在巨龙的背上飞过天空,已经是一个人能够想象得到的,如果这都不算爱简谱歌谱最美好,最不可思议的经历——除了风总是有点太冷。

然而此刻,他就是风。他不需要翅膀也能飞翔。

他自由自在地穿行于云海,掠过连绵的群山和森林。蜿蜒的维因兹河像一道金色的光芒,静静地指引着他。

当他沉下去,沉入水中,他就变成了水,或一尾逆流而上的鱼;当他扑进柯林斯平原的迷雾,他就变成了袅绕的水气。他第一次相信,斯科特说得并没有错,这些迷雾不是惩罚,不是诅咒,而是保护……它们低低的呢喃细碎又温柔。

他在克利瑟斯堡最高的塔楼上绕了一圈。那破败无人的古堡伤痕累累,苍老又疲惫,却仍发出低沉的声音,像是某种挽留。

可他不能停留。

他穿过巴拉赫依旧繁华的街道,伯兰蒂图书馆的水晶尖顶好奇地向他闪烁,用一串清脆的铃音询问他的去向。余枫李荣浩汪小敏

他没有回答,他并不知道。

他在战鹰森林里降下一场大雨,熄灭了刚刚燃起的野火;他飞过一片雪白的沙滩,在茫茫大海上看见一艘漂亮的三桅船。当他用一阵风胀满它白色的船帆,一个褐色皮肤的年轻人抬头发出爽朗的笑声。

下方有人提出建议,此话一落,立刻得到了许多强者的共鸣。

神山之所以没有被攻破,最大的原因就在于那些可怕的天地禁制和秩序锁链上,那是让尊者境强者都忌惮畏惧的存在,可不是随便说一句攻占就能攻占的!

想要攻占这样的神山,难度太大了,同时风险也非常大,稍不小心就会殒命!

没有人胆敢擅自承担下这样艰巨的任务!

“阵法大师这一点高层早已经考虑进入,今天还有一件事便是,我要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位来自上古文明时代的强者——九宫真人”

袁横开口道,说话间领导席位上就有一名靠近袁横身穿古装,明显是古人打扮的老者缓缓站起来,对着所有人微微点头示意。余枫绯闻汪小敏

这个头发雪白的老者,身形枯瘦,面色蜡黄,一脸营养不良的样子,但却没有人敢小觑,只因对方身上隐隐所散发而出的一丝气息,竟然是一位尊者境强者,具体境界未知。

“九宫真人是来自上古文明时期的大名鼎鼎阵法大家——九宫门一脉,精通阵法之道,同时他也是一位强大的尊者境强者,大家欢迎!”

袁横直接任命道:“你有什么需要,可以现在就提出,同时此次泰山之行,国家方面会给你们安排一支专业的队伍,从而确保你们的安全!”

“袁至尊,属下还真有所求!”

裴君临朗声道。

“说!”

袁横声音平静。

“我现在的实力处于一个关键点,需要一件木属性的至宝才能得以圆满!”

“泰山攻破禁制之路,凶险万分,多一分实力便能多增加一分活命的机会,所以我现在很需要一件木属性至宝!”裴君临同样声音不疾不徐道。

适逢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傻瓜才会不提条件呢?!

有国家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做支撑,只要条件不过分,相信都会满足的,尤其还是像他这样稀缺的年轻阵法大师。我想和你唱李荣浩余枫

“可以!会议结束后,我会让人给你送来!”

果然,对于裴君临的要求,袁横连犹豫都没有,直接就点头答应了。

裴君临暗自心中喊了声:爽,想不到一直苦恼的木属性至宝竟然如此轻松就解决了,真的是运气来了怎么挡都挡不住!

他喜欢那灿烂的笑容,于是高兴地向他挥手,即使他不可能看见。

然后,他找到了那座孤悬海上的小岛,无尽湛蓝中白白小小的一点,就像一个精巧又脆弱的白贝壳。

他有些迟疑。这里看起来比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要安静,事实上却比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要吵闹。

可那声音愈发清晰——有谁在呼唤他。

没有任何一道门,也没有任何魔法能够阻拦他。他钻进地底,钻进一片水晶的森林。

透明的枝叶在他头顶交错,它们所发出的悠远而恢弘的乐声让他恍惚像是置身于某位神明的圣殿。然而这里没有神圣的祭坛,也没有华丽的王座,小路尽头,闪烁的微光环绕着一个漂浮的影子,褐色长发披在双肩,通透的双眼在灰绿与金黄之间变幻。

“……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那影子向他微笑,“很高兴终于能见到你,埃德·辛格尔……我是萨克西斯,也许你听过我的名字。”

埃德点头。

那个不幸的混血儿,斑叶龙与精灵的后代……但他不知道他居然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