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青走到赵保刚身后,拽了把椅子坐下,看着监视器里面,众位演员的表演。

马京武神态平静地坐在炕上,喝着小酒,旁边的司勤高娃边吃边说:“那文啊,今天怎么多炒了俩菜啊?”

邓洁和孙嵩一道进来,她的手上还端着盘菜,往桌上一摆,俩人相视一笑,邓洁欢快地说:“今天高兴,一不小心就多做了俩菜。”

那文这个角色在整个故事里,看着是个插科打诨的佐料,可事实上非常重要,因为整个故事,在她出场的时候,整体的基调就开始往正剧里走,越到后来基调就越沉重,她算是整部正剧里面唯一的一点亮色,时不时的犯个二,不光是起到调剂的作用,更为重要的是,不会让观众在看的时候,太过沉重。

邓洁的形象好,比原版的牛丽更漂亮,而且她的性格也更贴近那文这个人物,外表柔弱,骨子里刚强,不然的话,也干不出来拿着刀砍传文那种事。

司勤高娃不解,处女座女生说分手前兆问道:“又有啥事让你高兴啊?”

旁边的马京武佯装不满,道:“啥事你都喜欢刨根问底的,吃你的饭吧!”

要不是她力气够大挣脱了,这会指定还跟那男人纠缠着。

“放屁!”宋蓉脸上的表情有些绷不住,伸出一只手来指着时音,恶狠狠地说道:“你给我站在这别动,等警察来了再说。”

“你搞不搞笑啊,勒索我的是你,骚扰我的是你男人,现在你们还要报警抓我?”时音满心满眼都泛着恶心,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遇到这么糟心的事。

她忍着厌恶从台阶上走下来准备离开,怀里还抱着那只箱子。

宋蓉三两步并作一步走上前来,伸手死死抓住她的胳膊,拔尖了音调冲围观的人群喊道:“大家快看呐,打了人还想跑,真是没天理了!”

李杰老师和孙彩虹的戏倒是不着急,本来戏份就不多,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了,可邓洁演的是朱家大儿媳妇儿那文,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两个月的时间,能把朱家大院这边的戏拍完就不错了,剩下的戏份,还得和王福林导演再协调了。

“行了!你快进去吧,处女座女生分手后心理别打扰我背剧本,待会儿就有我的戏。”

易青也急着去找赵保刚他们,闻言起身道:“那行,姐,你先看着,等你下了戏,咱们再聊。”

赵保刚这会儿正在院子里布置机位,易青不在组里,虽然有冯裤子帮衬,可好些事都没人能料理清楚,他这个做导演的只能亲自上阵,一个多月下来,肉掉了十几斤,嗓子没有一天是好的。

“待会儿那文和传文俩人走进来,记住了,推一个中景,平着来,重点放在那文的身上,还有灯光,你们也记住了,给那文特写的时候,灯光不能暗了,咱们这个镜头是白天的戏。”

正说着,赵保刚一眼就瞄见了走过来的易青。

“卧槽!你特么可算是来了!”

见着易青,赵保刚真有种想要哭的冲动,这些天可特么累死了。

这样来看,一个所谓的皇家后裔也就这么多,那么更别说其他人了。

“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柳氏愕然的开口道。

她已经暴露了,失去了原本的作用,今天要是拿不下昊氏,想跟处女座提分手那么这么多年在昊氏一族卧薪尝胆,甚至出卖自己都算是白费了。

更重要的是,要不是为了大计,为了拿下昊氏一族,以她身份,岂会嫁给昊光?

昊光即便是大圣灵的长子,但是大圣灵已经陨落了,她也看不上!

她即便是一个私生女,但也是界主的私生女!

论现在的身份地位,昊光配的上她?

只是她话音刚落地!

“啪!”

隔空一耳光直接扇在了她脸上。

她有背景,有地位身份。

那也得看是面对谁?

面对十绝这样的恐怖存在,人家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界主是界主,子嗣是子嗣!

“你敢质疑本座?”蓝残冷笑道。

“不敢!”这一巴掌,柳氏只能自讨没趣。

“还吗?”

“还就现在拿出来,处女座女生主动说分手不还,就滚一边去!”蓝残话语十分的不客气。

还?

怎么还?

拿什么来还?

“哈哈哈哈!”

“哈哈哈!”柳氏一下子就笑了。

“你们昊氏一族完了。”柳氏站起身,而后走了出去,走到一旁看热闹去了。

她此刻恨得牙痒痒的,因为洛尘一招就破坏了她们谋划多年的计划。

但是也就像是柳氏说的那样,昊氏一族完了。

“蓝残,昊氏一族怕是没有能力偿还。”老祖母这个时候叹息一声,她也彻底懵了不知道洛尘到底做了什么。

“我知道!”蓝残忽然看向了红缺。

“昊氏一族欠你们的黄金,后面慢慢还,但是昊氏一族你们不能动!”

明明是来要账的,结果这个时候却要保昊氏一族了,瞬间所有人更加懵了。

苟书寒便把QQ号码告诉给了他们,然后苟书寒准备回白石洲,他们准备回皇岗。

分别的时候,处女座女生的性格分析阿德妹妹露西突然开口说道:“回头我也加一下你QQ。”

大美女要加自己微信,苟书寒还是有点受宠若惊的,忙回答说:“好的,那就此别过了,我们下次再见。”

等苟书寒一身疲惫骑到白石洲的时候已晚上十一点多了。

苟书寒看着网吧门口,不知道林小娟这一天有没有联系自己,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给自己QQ留言。

苟书寒赌气不打算上网,骑到了楼下扛起自行车回到租房,冲完凉,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又跑出去网吧,好在网吧过年还营业。

他开了一台机子,习惯性戴上耳机,输入QQ账号密码登录了QQ。

林小娟的头像不停闪烁,信息提示咳嗽声密集。

苟书寒点开她的留言。

QQ别致的傻子是她的网名。

“你去哪里了,你要急死我吗?”

“快接电话,快回电话。”

其他两位家主也都急忙跟上,唯恐李家主趁机讨好叶修。

“你们两个是不是瞎了,连京都四大家主都敢惹,没看保安都没动,你们出门不带脑子么?处女座马女分手前的表现我说过多少遍,睁大狗眼,别给我招惹麻烦,现在好了,你们看,怎么办吧。”

玥玥本来心情就不好,先是在电梯里,被一个家伙野蛮抢去电梯,出来粉丝都跑光了,所有风光都被周围那群大人物抢去了。

她自己就像是小丑一样,走到哪都显得平淡无奇,甚至,刚才某个歌神,把她当做小粉丝,拒绝地推到了一边。

两个助理又给她平添麻烦,让她即将抓狂了。

“玥玥姐,我们真不知道他们来头这么大啊,以往见到的都是四大家族的公子千金,也没见过家主啊。”

“是啊,玥玥姐,你帮我们求求情吧,据说,四大家主非常强势,杀人都不在话下啊。”

两个助理直接跪在地上,狠狠地抽着自己的耳光,已经吓得哭了。

四大家族,处女座分手后的心情谁人不知啊,她们却自己往枪口上撞。

当然,叶天不可能真的统御这些宗门,他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精力。只是象征性的让他们俯首称臣,然后就把他们打发了,说以后会一个个登门拜访。

却说,在隐门立下道统,也未尝不可以。

只是叶天现在形单影只,难以为继罢了,以后可以考虑。

把几大宗门打发离开后,叶天跟着萧天舒来到了天玄剑宗的藏宝库,里面堆积成山的灵石和成箱成堆的灵药,让叶天双眼一亮。

“叶天人如有需要,可以尽管拿。不过,希望多少能给我们留一些。我天玄剑宗一万多弟子和长老,全指望这些过活呢。”萧天舒一副很肉疼,豁出去的样子。

“全在这里了吗?”叶天问道。

“全在这里了。”萧天舒郑重点头。

叶天背负着双手,在灵药架前走走停停。

比之灵石,他对灵药更有需要,尤其需要神魂方面的灵药。

可是,让他很失望,这里的灵药虽多,却都是中下品,神魂方面的灵药更是一株都没有。

而灵石,品相同样也不高。

“没多大事,这人跟人之间总会有误会的时候,阿姨误会了也不要怪她。”

“寒哥,我知道你肯定不开心,林总监来我家,我事先不知道,后来他走了——寒哥,我给你打个电话好吗,你手机一直关机。”

“手机今天丢了,打不了电话了,在外面坐公交车弄掉了。”

“我给阿姨打电话,她跟我说了,那我打网吧座机,你把号码告诉我。”

苟书寒转头看了看网吧前台,红色座机摆在台面上,孤苦伶仃的,它在向他召唤,来吧,拿起我,给你女友打电话吧。

苟书寒回林小娟一行字。

“座机被人占用了,那边还排着队有好几个人要打呢,我困了,骑单车累死了,我回去睡觉了。”

“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没有,生什么气啊?”

“生今天事情的气。”

“你又没有做错,我生什么气,我只是伤心。”

“嗯?跟娟妹妹我讲讲怎么伤心了。”

“你送给我的手机,我把它弄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