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炖的怎么样了?”水笙的母亲问道。

“马上就好了。”水笙说道,虽然是打鱼的,但是她们并不经常吃鱼,因为鱼很贵,可以卖钱,他们平时吃馒头,大米饭,青菜便宜的时候就买点青菜,青菜贵的时候就自己腌点咸菜。

生活非常艰苦。

而且这么大的鱼,水笙长这么大只吃过一回,那是他生重病的时候母亲给她炖的。

“你怎么样了?”水笙的母亲走入木屋内问道。

“还好,就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一想就头痛。”夏天解释道,水笙的母亲穿着非常朴素,不过衣服上并没有什么补丁,她和水笙一样,都穿的是靴子,身上套一个围裙,脸上脏兮兮的。

她的头发是扎起来的。

头发上还沾着鱼鳞。

“可能是你的脑部受到了撞击,梦见前男友有孩子了水笙给你炖了鱼,先吃了鱼恢复恢复,等有机会带你去市里的医院看看。”水笙的母亲说道。

“谢谢阿姨!”夏天说道。

“没事,我常年捕鱼,救了你就算是积德了。”水笙的母亲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她的脸上写满了岁月的痕迹,皱纹很深。

这时候,杨爷已经换好工作服推门走了出来:“呵呵,我知道,你想让我推荐你去打比赛对不对?”

李游书点了点头。

“小伙子,你叫什么?”

“我叫李游书。游历的游,书写的书。”

“嗯,好名。游书啊,我看你年纪轻轻的一脸文气,怎么看都像个学生,你为什么跑来打比赛?”

于是李游书把自己无家可归、身无分文的现状讲给了杨爷听。杨爷听了点了点头,又不免有些可惜地说:“你这么好的小伙子,梦到前男友已经有孩子我真不想你去做那些见血的事情。”

李游书往后退了一步,稳稳当当摆了个形意龙形搜骨的架势,又直起身对杨爷说道:“杨爷,我家就是干这个的,我高中就已经跟人拼过命了。”

于是杨爷点了点头:“好,那等会儿你跟我去吧台酒柜那边,等老总来巡视的时候我就把你推荐给他。”

李游书大喜过望,连忙一拱手冲杨爷施礼:“哎哟,那可真是太谢谢杨爷了。我这人天生命里遇见贵人,今天您就是我的大贵人。”

诺大的办公室里。

沈浪推了推眼镜,认真地看着裴乾。

裴乾震惊地盯着沈浪,只感觉脑壳嗡嗡声直响。

“浪哥,这样夸大也不好,这样我总觉得……”

“裴总,打广告哪有不夸大的?真的吃了补肾的药就能补肾?真的吃了治癌的药,就能让晚期的人恢复健康?换句话说,就算是可乐好了,电视广告里拍的“喝了,可汽可乐,让你瞬间变超人!梦见前男友带我回他家”喝了这玩意,我真的能扛得动卡车了?”沈浪继续笑着看着裴乾。

“好像……是这个道理?”裴乾感觉自己的三观得到了刷新。

脑壳中嗡嗡声更响了……

但是,他莫名又觉得沈浪说得非常有道理,似乎这样说也没错。

宣传,本质上不就是打广告吗?

打广告打得夸张点,好像也没错,大家都是这么夸张的……

“宣传,要不拘一格……”

“浪哥,那万一我们收不了场呢?”

“被骂死呗……不过也还好,网络上现在骂我的这么多,再多一些也没啥关系,就算他们想给我扔臭鸡蛋,他们还得排队一个个扔呢!”沈浪笑了起来“裴总,去忙吧,什么都不用担心,别人问你,你就把一切锅都甩给我好了,说我强行让你这么干的……”

现在这里没有几个华夏人,所以岛国人想怎么说都可以了,他说他是天下第一,难道他就真的就是天下第一了吗?

那个岛国头领刚开始听到独眼王的话,还在想怎么对付夏天呢,毕竟夏天刚才可是骂他了,他自然不能放过夏天了,梦到前男友生个女儿现在一听到夏天的话,他自然是直接答应了:“好,那就你来。”

他答应的很痛快,就好像是在害怕夏天反悔一样。

“哼!”夏天冷哼一声,他的目光瞬间盯住了那个岛国的人身上:“下次记住,有种就去华夏里面光明正大的叫嚣,而不是在这种地方说我们华夏不行,就凭你们这种人也配跟我们华夏人比酒量,我在华夏的里面酒量连中等都算不上,今天我就要让你死得心服口服。”

夏天说完直接走上前去。

“夏先生。”独眼想要说什么。

“不用说了,这次的事情跟你们美观,我出手是因为他侮辱了我们华夏。”夏天说道。

周围那些人都停住了自己的动作。

这次赌酒的双方可都是大人物啊。

水嫂给夏天套上了一个自制的救生衣,防止夏天掉到水里去,他们捕鱼的工具很简单,就是一张网,网并不大,而且网上面也没有刀片之类的东西。

她们打的是活鱼,因为死鱼第二天早晨送过去就不值钱了。

“水哥,一会小心点,梦见前男友结婚有孩子鱼的力气可是很大的。”水笙提醒道。

“恩。”夏天点了点头。

船很小,而且没有发动机,是靠划船前进的,他们足足划了一个小时,水嫂才将船停下来。

这里已经可以进行捕鱼了。

撒网!

收网!

水笙做了一个简单的动作,但是什么都没有捞上来,鱼并不好捞,而且还要看准时机。

她一直在重复着这个动作。

夏天将碗里的鱼肉夹给了水笙的娘。

“水哥,你吃吧!”水笙的娘也直接称呼夏天为水哥。

“阿姨,我的胃不舒服,喝点鱼汤能好点,能给我一个满头吗?我感觉吃点面食应该会好点。”夏天说道,他看得出来,这对母女都不舍得吃这条鱼,他是一个外来人,而且还是被人救了命。

咚!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道响声。

“给我出来!”外面传来了一声大喝。

“我先出去。”水笙的母亲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

水笙和夏天也跟了出去。梦见前男友的媳妇和孩子

“水嫂,今天可是你该交费用的日子了,拿来吧。”三个光着膀子的男人站在外面,为首的一个人胳膊上有纹身,脖子上有一个大大的金链子,剃了一个板寸头。

“虎哥,能不能宽限两天啊,最近鱼不好打,你宽限我两天,我肯定把钱给你。”水嫂央求道。

“我看你是给脸不要脸啊,你每个月都这么说,我每个月都给你宽限两天,那其他人怎么看。”虎哥语气冰冷的说道。

“虎哥,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水嫂发誓着说道。

“好,我就给你最后这一次机会,如果不是我看在你们母女可怜的份上,早就把你们赶走了,这是最后一次,下次你要是还这么拖的话,我就叫人拆了你的房子,以后都别想在这打鱼了。”虎哥警告道。

“一定!一定!”水嫂急忙说道。

“咱们走!”虎哥说完走向了外面。

“他们是干什么的?梦到跟前男友生了孩子”夏天不解的问道。

“还能干什么的,收保护费的。”水笙噘着嘴说道。

“没人管吗?”夏天虽然失忆了,但是他并不傻,自然知道有警察了。

“谁管啊,他们都是有背景的人,你报警了也没用,警察根本就抓不到他们,他们都是有消息的,而且他们还会报复你。”水笙说道。

“别说了,进去吃饭吧,吃完饭咱们去捕鱼。”水嫂说道。

吃饭时的气氛非常压抑,就连水笙都开始不说话了,吃完饭之后,水嫂要和水笙去捕鱼,夏天要求一起去,刚开始水嫂不同意,因为夏天身上还有伤,不过夏天的态度强硬,非要跟着去。

韩三千顿时整个人直接被这声吼叫震飞,同时,一股血黑色的气息也猛然在自己身上蔓延,并束缚自己的手脚。

下一秒,韩三千还未反映过来的时候,她那鹰爪一般的手,已经直接一把卡住他的喉咙,接着凌空将韩三千举了起来。

“现在,你说是不说?”黑影冷冷一笑,面目又恢复正常。

韩三千眉头紧皱,心中虽然大骇,但并未惊慌,同时,整个人疯狂的运起能量。

“刷!”

韩三千猛的挣脱那些束缚,手中玉剑一提,顿时将面前的手给齐肘砍断,但喉咙上刚有放松的迹象,下一秒,那鹰爪一般的手又一次的卡在韩三千的喉咙上!

死不而灭,灭而又来啊!

“无知的蝼蚁,去死吧。”手中猛的用力,鹰爪顿时直接卡死韩三千的喉咙。

韩三千只感觉喉咙像是被一个巨型的钳子夹住一般,力量极强,即便自己将所有力气汇聚在脖子上,也只是勉强可以抵挡得住不被掐死而已。

黑影也明显一愣,显然,她并没有料到,有人竟然可以抵挡住她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