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城文理大学只有拥有庞大的学生数量之后,才能够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的精英人才。

且不说像丁小悠、佟一航、陈俊他们那样的顶尖人才,光是各个专业的精英人才,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试想,哪个国家,哪个社会不想要更多的精英专业人才呢?

不过。

今年丁跃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待会儿跟齐春生谈一下。

“今年计划招生应该在四万人左右,分为统一招生阶段和自主招生阶段,当然了,今年的主要生源应该还是来自于自主招生阶段,统一招生阶段的话,以我们雾城文理大学的名声,应该也可以招到一批本科线的学生。”

齐春生对于目前雾城文理大学评估还是比较准确的。

同时也相信全国统招阶段,是可以招到一批上了本科线的学生,这批学生往往学习能力相比起那些高考落榜的学生们是要强一些,也更容易出人才一些。她跟前任复合我怎么报仇

因为齐春生是有数据支持的。

去年雾城文理大学就全国统招招了一批本科分数线的学生,这批学生在来到雾城文理大学之后,经过努力的学习,成绩往往在各个专业都是名列前茅的存在。

“原来如此。”周离点头。

“看来我不能天天跟你在一起了。”槐序将果核扔进了垃圾桶,“不然明公都不敢来找我。”

“你还是要保护好周离才行。”红染睁开眼睛瞄了他一眼,“下次我可以安排个时间,让你们和明公见面……你们也应该见一面的。”

“真的?”槐序淡定不了了。

“不是说不能见面吗?”周离问。

“在故土世界,你们世界意志的影响会弱一些,在一些特殊的地方,还会弱一些。”红染解释完,又笑着对周离说,“带你去见见我们的世界,可漂亮了。”

“但还是有影响吧?”周离又问。

“有,要做足准备。”红染停顿了几秒,才又说,“明公的时间可能没有多少了。前任一哭现任必输是真的吗”

“为什么?”

“怎么可能!?”

周离有些不解,槐序则很震惊。

这次红染又停顿了几秒,才说道:“还是因为你,你的诞生、你的成长,都在迫使世界意志清除掉上个时代的明公,修补这个漏洞,明公也撑不了多久了。”

教务处主任齐春生正在给丁校长汇报一学期一度的重要总结工作。

“教师队伍建设方面,我们这学期从全国各地高校招揽了一共6名教授,博士生、研究生前来应聘讲师的数量也逐渐增多......”

关于教师队伍建设,齐春生作为重点给丁校长进行汇报。

教师队伍的建设,一直都是雾城文理大学的重中之重。

因为雾城文理大学每年都会招收数万名学生,目前还只是有两个年级的情况下,女孩她前任复合教师队伍的数量才勉强够用。

这学期结束之后,九月份就又要开始招收新生了,到时候雾城文理大学的师资队伍肯定要跟上才行。

而且除了基本的教师之外,雾城文理大学还要不断的招聘更多教授级的老师。

很久之前,丁跃亲自出面招了几名教授。

随后雾城文理大学开出丰厚的条件,而且随着雾城文理大学的综合实力,科研影响等不断进步,也开始招收到越来越多的教授了。

目前为止,雾城文理大学的教授人数,已经有两位数了,副教授级别的更多。

现在自己被唐玉娇缠上了,若想在天云宗混下去,绝对不能和唐玉娇之间闹得水深火热,所以裴君临就算是有千般,不愿万般不情,也只能从善如流,将计就计,借坡下驴了。

“那好吧,唐师妹。”裴君临心不在焉的说道。

裴君临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让唐玉娇飞霞满面,心中如同小鹿乱撞一样,扑通扑通直跳。女朋友前男友找她复合看着眼前浓眉大眼的男子,不知道为什么唐玉娇越看越是喜欢,简直是爱煞了,恨不得立即就钻进裴君临的怀里,将自己柔软的身体,和裴君临融合在一起。

而裴君临看着唐玉娇含羞带涩的眼神,更觉得罪孽深重。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无意之间竟然害了这样一个纯情的小丫头。

裴君临努力想从人群之中找到哪个是云瑶,但是最终他失败了。云瑶似乎并不在这些女孩之中,这让裴君临内心产生了一种极为恐惧且恐慌的情绪。

难道云瑶在路上出了什么事情?

裴君临本能的想到那无影族的入侵事件……想到这里裴君临的心惶惶然,一双眼睛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惊慌。

丁校长已经不止一次有过如此大胆的想法了,齐春生作为雾城文理大学的重要校领导之一,对于丁校长的这些想法,只能听一听,是不能当真的。女人联系前任正常吗

“丁校长,如果这次杨开宁教授和我们医学院团队研制成功了这个生物医学工程的话,我们或许可以借助这个契机,来试图留一下杨教授。”

齐春生思来想去,觉得只有这么一个机会了。

否则的话,杨开宁教授人家一个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教授,怎么会选择留在雾城文理大学呢?

“行。”

丁跃想了一下,发现也只有这么一个机会来留一下杨开宁教授。

到时候如果顺利的完成了生物医学工程的颜值后,丁跃准备开一个庆功晚宴。

到时候就借着这个庆功晚宴的机会,找杨开宁教授谈一谈。

相信以自己雾城文理大学能够研制出3D生物打印机技术这样的实力,应该对杨开宁教授是有一定吸引力的。

“另外,丁校长,这学期结束之后,暑假期间我会安排好九月份的招生,目前招生视频、招生简章等,都在积极的筹备当中。”

他也猜得到。男生甩了现任复合前任

显然不是想让他给他也按按。

于是周离沉吟了下,开口问道:“姐姐你最近有见到明公吗?”

瞥一眼槐序。

老妖怪依然啃着果子,只不动声色的将动作放慢放轻了些,同时瞄了眼周离。

周离嘴角勾了下,算作回应。

只见红染眯着眼睛答道:“有啊,怎么了?”

“什么时候见到的?”

“前两天吧。”

“你知道他在哪吗?”

“你是帮槐序打探情报的吗?”红染的语气中多了几分笑意。

“唔……”周离也不脸红,直截了当的问,“他为什么不来找槐序呢?”

“你见过他吗?”红染却是反问。

“见过一次吧。”

“见过?”

“嗯,我觉得应该是他,但不确定,只远远的见过一眼,而且只看见了背影。”周离老实说道,“那种感觉很奇特。”

“他不能和你见面。”

“其中还有从国外招聘来的沃顿商学院毕业生,就是我们工商管理学院的陈以琳陈主任,根据教学安排,以后应该会从国外招收更多优秀的师资力量。”

齐春生继续汇报着。

“嗯,这个可以。”丁跃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更加偏向于招聘更多的海外华人教师,前女友想复合的暗示至于外国佬的话,除了英文系之外,其他的......可能人家还看不上我们呢。”

实际上,丁跃并不是很想招收太多的外国人来当老师,不过肯定不可能没有。

光是外语系就有不少外教你。

“好的丁校长,我懂你的意思。”齐春生点头道。

“噢对了,咱们从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请来的杨开宁教授,他目前正在参与生物医学工程的研究,有没有可能,把他留下来?”

丁跃与齐春生主任聊到海外华人教授这个话题的时候,忽地便想起来了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杨开宁教授。

杨开宁教授的能力和地位,以及影响力自然是不用多说了。

当初丁跃去邀请杨开宁教授的时候,杨开宁教授就有点表现出比较想回国发展的意思。

“嗯?”

周离刚想问为什么,突然想起,他看见明公的那一天,那一刻,天色好像的确有所变化,天地间有一种诡异的压迫感。

红染拍了拍他的手。

“哦!”

周离连忙继续给她按摩。

红染这才慢悠悠的解释道:“明公是很独特的,他以前在人类、在天师中就是很独特的,这导致他变成妖后也和槐序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变成妖后,他并没有直接从‘人类’中除名,他仍然被世界意志记录着,仍然具备世界意志赋予他的无上限的灵力,这是一种特权,彰显着他的特殊存在和地位。”红染的语调慵懒得不像是个掌权者,“你也是很特殊的,但区别在于,他属于上个时代,你属于这个时代,你们都该是独一无二的。而他本该在很多年前就死了的,可他却活到了现在。”

“这和不能见我有什么关系呢?”

“你可以理解为,他能活到现在已经是钻了空子了,所以得缩着头才行。”红染耸了下肩,“更不能和他的下一任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