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飞宇走了过来,坐到赵锋旁边,赞叹道:“锋哥真叼!校花的第一个男人,我都嫉妒死你了,先有苏朵朵倒贴,又有文静垂青,你是一代情圣,这是没跑了。”

赵锋哀怨的道:“我跟文静吃了一顿火锅,就变成情圣了,我要跟国民女神吃一顿宵夜,是不是就变成男人公敌了。”

曹飞宇调侃道:“此言有理,你解释也没用,你是魔大校花的绯闻男友,经济学院的情圣,煤二代赵锋同学!”

“卧糟!”赵锋也是醉了,无可奈何的道:“我决定下午逃课,你替我喊到!”

“行呀!”曹飞宇痛快答应,笑道:“公共课上千学生,喊道都是抽查的,我没有问题。锋哥给个面子,传授一下追校花的经验,我是认真的。”

赵锋苦涩的道:“我没追校花,苏朵朵和文静是同寝闺蜜,成天混在一起,我莫名其妙就混熟了,然后吃了一顿火锅,我就变成情圣了!”

曹飞宇满脸钦佩,竖起双手大拇指,由衷赞叹道:“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锋哥不愧是泡妞高手,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不声不响追到校花,男刚分手就找到新女朋友还是天天上网包宿,抽时间吃顿火锅,顺手拿下的校花,兄弟彻底服了!”

很快。

一名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他身上穿着金光闪闪的龙袍,体内没有气息透出,却给人一种透不过气来的压抑感觉。

他便是徐醉心的父亲徐展雄,徐氏王朝的当今圣上,一身修为抵达了三星仙帝,战力极为的强大,甚至曾经和一名四星仙帝,大战十天不分胜负。

徐展雄没有让随行的人一起进来,他看到贺海尘怒火中烧的目光之后,道:“贺老,你这是何意?”

贺海尘这个老头的脾气向来火爆,他才不管徐展雄的修为,喝道:“你配做醉心这丫头的父亲吗?看看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

“之前丹药被动手脚的事情,你怎么不给我们一个说法?反而给醉心安排了选驸马。”

“我们琴师阁绝对会抗议到底,你简直太不是个东西了。”

闻言。

徐展雄的眉头一皱,嘴角多了一丝冷意,平淡道:“贺海尘,我给琴师阁面子,才称呼你一声贺老。分手后很快和别人结婚”

“你每次都在我面前蹬鼻子上脸,你以为自己有多大的能耐?你能代表整个琴师阁?”

不用坐车,三人走着路没多久,就来到了一家全聚德的门店。

前世陈文来过一次帝都,为了奔丧,既没有旅游,也没有享用帝都美食,后来他在南粤省居住多年,吃烧鸭烧鹅比较多,帝都烤鸭他只闻其名,没吃过。

唐瑾第一次来帝都,不论是以前在老家杭城,还是在沪市读大学和工作,也没吃过帝都烤鸭。

那姐熟门熟路带两人进门,跟大堂经理打了个招呼,要了一个靠角落的桌子。

帝都烤鸭好吃吗?很好吃。

那姐说:“你们偶尔吃,会觉得特别好吃,片好的鸭肉,蘸上甜面酱,加上大葱丝和黄瓜丝,拿薄饼卷上,咬一口,香到姥姥家。”

那姐还说:“这玩意你要是天天吃,你就腻了,一口咬下去,全是油腻!头几年,欢哥有阵子特好这口,连吃了一个多月,长了十多斤,给他悔的啊!女友刚分手就找了别人”

唐瑾连吃了两张薄饼卷烤鸭,眼睛闪闪发光说:“太好吃了,我恨不得这几天每天都吃!”

陈文看着唐瑾,笑道:“唐姐,我知道狼的眼睛是什么样了!”

五神山不会参与一重天内的纷争,没有真正意义上和这里的最强势力神庭对碰过。

但是,在五神山最初的那数千年里,还是有不长眼睛的人,自主去得罪五神山。

其中最有名的是非常久远的曾经,有一名顶级势力的长老,杀了刚刚加入五神山的小师弟。

五神山只是让那个顶级势力交出那名长老,可那个顶级势力非但拒绝,甚至想要联合其他势力,将五神山给彻底覆灭。

就在他们商议此事的那一天,当初五神山上的大师兄走了下来,只用了一晚上的时间,覆灭了那个顶级势力,他完全以一人之力,做到了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次事件之后,五神山彻底在一重天内扬名,成为了一个极为神圣的地方,很多年轻弟子做梦都想要加入五神山。

不过,五神山的选拔极为严格,而且需要有弟子去往二重天,分手后用新欢刺激前任才会有空位出来。

这是一个无比另类的势力。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之中,有不少强者想要挑战五神山上的弟子,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战力。

那姐说道:“我不知道你的身价,我也不好说贵还是便宜。四合院的道道太多,价格很难说出一个准确的数。”

陈文好奇道:“有请那姐指点迷津。”

那姐解释道:“我也不瞒你了,我那个院子你很喜欢吧,一模一样的院子你现在要买,没一百万你别想。但你知道我多少钱买的吗,我才花了四十万买下的。”

唐瑾惊叹道:“那姐你真会投资赚钱啊!”

那姐笑道:“妹妹你别这么说。我买它的时候是个破破烂烂的院子,而且还是两户人家各自持有一半,我从两家手里买的。买下来以后,我又花了三十几万,整个房子全扒掉,找人又重新盖起来新房子。你们别看房子是新的,里面的大梁、砖头都是原来的,另外又从外面买了不少旧砖头。”

陈文惊叹道:“就冲那姐你付出的这份劳动,分手后的新欢都不长久也值了20万的增值啊!”

那姐说道:“可不,增值的那部分,都是我流的汗水!”

“再说了,我的娃儿是我的家人,如果他们都不能出镜,我当这网红还有什么意义呢?”

张雅儿被秦风说的一结,再看看几个娃儿的样子,好一会才道:“风哥哥,那你可要考虑好了,真要是让几个娃儿一起出镜,很可能会影响你的粉丝量的?”

“说不好,还会有很多人攻击你,那样你就直接从颜值主播成为话题主播,你确定一定要拍吗?”

秦风坚定的点了点头:“一定要,雅儿,我的名字起的就是山村奶爸,别人看到也应该知道我有娃儿的,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

“好吧,那我就依你,不过风哥哥,你最好是先带着几个娃儿表演一下才艺,这样会让大家觉得娃儿们比较可爱。”张雅儿解释道。

“才艺?”秦风一愣,前男友找了新的女朋友完事又看看几个娃儿:“妞妞,你们会表演什么啊?”

“爸爸,我们会唱哥,唱数鸭子。”妞妞骄傲的道。

“真的吗?那咱们就拍数鸭子,正好爸爸的农场里也养着鸭子呢。”秦风开心的道。

随后又和张雅儿商量了一下,就带着几个娃儿去了农场。

陈文背着吉他,左手拖着沪市带来的小行李箱,右手拖着从王府井买的大拉杆箱,唐瑾拖着她的行李箱,左手抱着振姐给的纸箱子,两人坐电梯下楼,到前台办理了退房。

---------------------------------

打车重新回到那姐的四合院。

“我瞅瞅振姐送你啥了?”那姐从陈文手里接过纸箱子,打开翻看片刻,“哎哟,我忘记给你签名了,等着!”

又是一阵风,那姐刮进自己房间,抓着一支笔跑进西厢房,打开自己送给陈文的行李箱,挨个在几盘磁带的歌词纸上签了名。

“朋友们常说我这人太马虎,有什么地方我没考虑周到的,你俩别介意啊!”那姐风度真是没的说。一个女人刚分手就找男朋友

陈文还没来得及说话,唐瑾开口了:“那姐,要说这马虎啊,这个坏家伙才叫马虎呢!你是不知道,昨晚他居然被一个做高级伴游的小姐,进了他的房间!”

“哟,还有这好玩事呢?怎么个情况啊,给我说说!”那姐当然知道高级伴游是什么情况,她好奇陈文是如何处理这种事情的,连忙问唐瑾。

“好好的为之后的事情做准备,好自为之吧!”

说完。

这次徐展雄大步走出了宫殿,他冷漠的背影,让徐醉心的心脏发颤,不知道为什么,她脑中又莫名其妙的浮现了沈风的模样。

只是她清楚,哪怕沈风来了又如何?哪怕沈风愿意英雄救美又如何?

最根本的是,沈风没有这个能力啊!

底下忽然传来一阵玄气波动,紧接着是突破的气息在空气中回荡。

琴魔的目光望下去。

只见握着五神珠的沈风,身上的气息不再是灵玄境六层,彻底的跨入了灵玄境七层,他周围玄气一阵狂暴。

从来没有人能够借助沟通五神珠,以此来突破自己的修为,恐怕沈风是第一个人。

当然琴魔狂喜的并不是沈风突破修为,而是沈风背后浓郁的迷雾,在逐渐的散开了,又有一幅巨大的画卷在徐徐展开。

数分钟之后。

当这幅画卷完全展开,其大小直接从地面连接到天空,从里面溢出一层层极为古老的气息。

这一切只有沈风和琴魔能够感觉到,其余人还是看不到这幅巨大的画,以及荡漾出的古老气息。

这幅画中多姿多彩。

有一头头咆哮着的妖兽,有一道道正在施展招式的人影……

高山流水,绚丽景色,古老建筑等等应有尽有。

这一刻。

琴魔真的移不开目光了,在心里面自语道:“荒古世界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