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商家店铺解封申请已经发布上去了好几天,却一直没有回应,这让苟郁心里有些着急。

“还没有!”坐在电脑面前的年轻男人叹了口气:“大哥!我刚刚打电话问后台,他们说是因为申请解封的商家店铺太多了。”

“而且需要整理调查的数据很多,所以一时半会儿还没有那么快!”

“没有那么快?”苟郁眯着眼睛想了想:“快是没有那么快!但是我心里着急!一天没有音讯,就一天,心里不太安稳。”

“总是觉得心里还有石头没有落地!”苟郁叹了口气,“大哥!我们谁不是一样的?”

“对了!你去群里问一问,看看有没有哪个店铺已经申请解封成功了的,只要有店铺申请解封通过了,至少我们心里还有个底。”苟郁想了想,开口说道。

“好!我现在就去问问。”年轻男人立马开口答应,三两下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不想让男朋友离开自己的话

群里立马有店铺商家开口回复道:“同问同问!有没有哪家申请解封通过了的?”

“我这边都已经等了好几天了,申请一直没有下来,平台那方也一直在说需要整理的数据很多,而且人也太多。”

“要是知道了的呢?是不是要先杀人灭口?”束河古镇的老大问道。

“我没有那么做。”鬼地宗虽然有过那个想法,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所以现在他也不需要承认什么。

“好,我就当你没想过,不过今天的事情如果你不给我一个说法的话,那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如果我不在乎的事,什么事情我都可以不当一回事,但是如果我在乎的,那就算事没事,我也会找事。”束河古镇的老大说道。

“你吓唬我啊。”鬼地宗咬着牙说道。

“我就是吓唬你,你又能怎么样?我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做好了灭了你们鬼家的准备,怕对象离开自己的句子你如果真的逼我那么做,我一定满足你。”束河古镇的老大可不是好欺负的。

否则他也不可能让束河古镇这么多年来都是如此安宁的了。

强权永远都是最硬的道理。

现在也是一样。

虽然鬼地宗非常的不爽,但是他明白,自己真的是惹不起束河古镇的老大,他现在也只能忍气吞声了:“你想怎么样?”

老哥这番话,看似冠冕堂皇很有道理,但陈英俊也不是傻子,他自然能听得出来老哥对周小昆的抱怨和不满,所以他也明白,周小昆说的那些事应该都是真的,确实是老哥在工作室里给周小昆穿小鞋了。

那要是这样的话,陈英俊觉得必须要快刀斩乱麻了,因为两人一旦出现了问题,这以后就很难把控了,而且周小昆肯定是不愿意放弃另外一个团队的,所以这种问题的解决办法,就是两人散伙。

“行吧,怕对象离开想和她说的话那我回头给周小昆解释下吧。”

跟老哥聊完后,陈英俊又去找周小昆聊了聊,他说他哥的意思他也听明白了,就是嫌周小昆跟那边团队合作,而且还不让他分一杯羹,所以心里有怨念了。

“那你说吧,这件事咋整?”周小昆无奈的问。

陈英俊苦笑了一声:“一边是我的表哥,一边是最好的兄弟,你说我夹在中间多难看啊,我觉得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们两散伙吧,这样以后对谁都好,不过我觉得你投入了那么多钱进去,现在撤股的话,我哥那边可能不会给你太多,肯定是你损失比较大,他占便宜的,不知道你心里会不会有……”

松口了,认怂了。

现在这种情况,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除非他真的想要鬼家灭亡。

“夏天,你说吧,你想要他怎么样,他就一定会怎么样。”束河古镇的老大夏天,他这也算是替夏天出气了。

毕竟夏天的人被打伤了。

如果不给夏天一个交代的话,那他就太对不起夏天了。

夏天千里迢迢的给他来送人,让女朋友感动到哭的话中间被人劫,他还不出面撑腰,那他以后就真的不用做人了。

此时的主动权在夏天手中了。

鬼地宗和鬼家的命全都掌握在夏天的手里了。

鬼手十三真的是非常的后悔啊,虽然他以前就知道红颜祸水,但是他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现在是真的后悔了。

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他们现在只能等待宣判,夏天的话就是宣判。

他们的生死全都掌握在夏天的手中。

有的人一辈子都顿悟不了,有的人只需要一瞬间就可以顿悟,现在的鬼手十三就已经顿悟了。

看了眼角落中的孙静怡之后,沈风的身影随即掠了过去,将身体几乎无法动弹的孙静怡,给一把搂入了怀里面。

长相清纯可爱的孙静怡,被沈风突然搂入了怀里,她的脸颊不禁微微一红,当她感觉到沈风的手掌在自己身上摸索后,心里面隐隐在滋生出一种怒意。

不过,在她察觉到自己恢复修为和行动能力之后,让对象暖心的一段话心里面立马一阵愧疚,这才明白沈风是帮她在化解体内的限制力。

地牢内的重压之力,无时无刻都在上涨。

伴随着时间推移,沈风也开始有些难以承受了,他对着孙静怡,道:“你站在我后面,尽量靠的我紧一点。”

说话之间。

他来到了地牢的大门位置,如今这里也被一堵金属墙也堵住了。

孙静怡则是紧紧的跟在他身后,他的防护之力不仅仅是保护自己,还将这个女人保护在了其中。

沈风对孙静怡还是挺有好感的,尤其是这女人那种宁死不屈的性格,他真的十分欣赏。

眼下,孙静怡在沈风的防护力之下,她身上稍微轻松了一些。

苟郁皱了皱眉头么好气的喝斥了一句:“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按理来说不应该!”

“从申请提交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一周的时间了,按照平台那边说的,要在活动之前给我们一个交代。”

“到现在应该有不少的三家店铺已经得到解封的通过了呀?为什么会没有消息呢?”

苟郁同样疑惑不解,皱着眉头,眼中很是忧虑。

“大哥...你说...你说...平台那边不会是骗我们的吧?情话短句”年轻男人突然开口担心地问了一句。

“说什么胡话?找打?”苟郁竖着眉头一巴掌直接打到他脑袋上。

年轻男人立马闭口。

“平台那边不是傻子!他们知道要是敢拿这件事来敷衍我们的话,我们对他们的影响就肯定会越来越大。”

“平台应该不会骗我们的!很有可能是因为申请的人数太多,所以想把通过申请的统一发出来。”

“嗯!一定是这样的!”苟郁心里也不太确定,但是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够把希望寄托于平台,能够快一点。

白浩天微微沉吟,而后道:”分为两拨,一波藏在暗处,一波待机参加混战,我们的首要目标还是药材地,至于地级果子,先放一放,准确地说,我们不要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诸人闻言均是点点头,白浩天语气一变:”当然,表达特别爱一个人的话计划不一定赶得上变化,如果药材地那边有三级妖兽出现,我会带人悄悄前往那颗银色果树的生长地,如果有机会,直接拿下三颗果子,就价值来说,一枚地级果子超过十株玄级上品药材。“

诸人没有异议,白浩天也不再废话,洛水仙等人为一拨,王朗三人加上唐波葫三人为一拨,他在前头引路。

很快深入洼地两百多米,遇上一头二级妖兽,白浩天当即出手,其他人一拥而上,三秒功夫,那头二级妖兽便是被群殴致死,眼瞳透着一抹深深绝望。

两拨人分为左右,迅速前进,很快就到了药材地那边,此刻,十人左右对上十几头妖兽,人兽混战已经进入白人化。

”那些人是武大学生,一边是京都武大,一边很可能是帝星武大。“洛水仙扫动了几眼,眉头一簇,神色益发凝重:”灰白两色武服是京都武大的校服,另外一些人当中有一个人我见过,青云榜排名一百七十二位,来自帝星武大。“

“故意拖延我们的时间?”另一个三星级店铺开口说道,群里立马有人开口反驳:“不太可能!”

“除非平台这边是真的想要干不下去!我们这么多的人,还真的闹不出来,一点动静吗?”

“就是就是!”

“我可不宁愿相信你说的这种事。”每个人都有几十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现金流压在平台那里,店铺解封申请,现在是他们唯一的救命稻草。

谁都不愿意轻易的把这根稻草给丢出去。

“再等等吧!”

“再等等...”众人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