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他的角度上看,今天的这个回调,如果在收盘的时候还拉不上去的话,那预示着明天可能还会继续下跌,因为上涨的动力出现了问题。

虽然这二百多元的跌幅,跟前期上涨的幅度相比,其实微不足道。可是李欣心里就是觉得不踏实,他左右纠结着到底是平仓一部分呢?还是再等等看?

到最后他还是决定,像袁杰说的那样,留到明天或者后天看看,如果明后天这个行情继续往下跌的话,那就坚决离场。

收盘以后,李欣坐在电脑前发呆:难道这两天的快速上涨真的像刘中舟上个星期五开会时说的那样,是个多头陷阱?

李欣现在的心态有些杯弓蛇影了。他突然觉得,原来刘中舟说的那个多头陷阱,其实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如果明天后天继续下跌的话,上两个交易日大幅拉高的这么一个诱多行情,就真的是成立了。

今天这样的走势,让李欣觉得坐立不安,但却让刘中舟有一种久旱逢甘霖的感觉。

上午开盘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今天一开盘就下跌了一百多元,因为要出去办事,所以他就没有在电脑面前继续看行情。

韩剑锋也端着酒杯站起来:“废话就不多说了,处女座失恋后的表达方式我先干为敬。”

他一饮而尽。

“剑锋和思思这么本事,很快就要腾飞,到时候别忘了我们这些穷亲戚啊。”

“啧啧,这么年轻,就有这些成绩,了不起啊。”

“一个工程大老板,一个五百强企业高管,韩家真是人才辈出啊。”

韩家亲戚一边热情敬酒,一边七嘴八舌赞许。

辈分最高的九大爷更是连拍桌子:“生子当如此啊,生子当如此啊。”

韩剑锋喷着酒气:“大爷,叔叔,伯伯,阿姨,你们言重了。”

“不管我和妹妹怎么出息,我们都是骨肉不分的一家人。”

韩思思也扬着精致的俏脸:“以后大家有什么事尽管吱声,我们兄妹绝对不掉链子。”

韩家兄妹把话说得很堂皇,在场亲戚很是满意,接着又是一顿吹捧。

韩父韩母红光满面,说不出的骄傲。

“那个……”唐风花忽然望向埋头苦吃的叶飞:“若雪,处女座失恋后多久能好不是姐姐说你,你也该鞭策鞭策你家叶飞了。”

就这样,杜凤阳亲眼目睹了敖剑带着巨蓝星球也成功逃离了这片星空后,心底最后一块大石也随之落了下来,在他脸上已经看不到任何的杂念,有的只是飞蛾扑火的坚持不渝!

“全体都有!预备!攻击!”

随着杜凤阳进入神杀军团攻击范围,在孙涛的一声令下,十万神杀大军纷纷发动至强一击,恐怖的能量气刃划破这方仙凡世界空间,犹如惊涛海啸一般朝杜凤阳席卷而去!

太空中,恐怖的能量奔腾激荡,而首当其冲的杜凤阳却显得如此之渺小,就仿佛惊涛骇浪即将扫荡过去的一只蝼蚁般,渺小得让人无法直视!

面对这股几欲毁天灭地的能量席卷而至,凭杜凤阳的实力根本就是避无可避,他只能继续保持着光速犹如飞蛾扑火般,毫无退路地飞扑向这股毁灭风暴!

眼前的狂暴能量越来越近,如何挽回处女座这也代表着死亡气息逐步逼近,他脑海中开始闪现自己成长至今的一幕幕画面。。。

记忆中,父亲是传说中无比伟大的存在,伟大到连想见他一面都极其困难!

在这个事情上,刘中舟坚信期货价格不可能再涨七千元,资金不会有问题。可是郑国瑞却不能不考虑万一出现意外情况,那时候该怎么办。

今天的这个下跌,让郑国瑞心里的那块石头暂时放了下来。他像刘中舟一样,希望这是一个转折点。

黄洪亮坐在办公室里边,一边抽烟,一边回想昨天晚上的香艳场面。

他用手捶捶酸痛的腰,心想:该补补了,怎么才攻击了两次就感觉这么劳累。

中午吃完饭后,黄洪亮偷偷跑到楼下的药店里面去,买了一盒补肾丸,回到办公室以后,立刻就按说明书吃了几颗。他心想:这说明书上把疗效吹得这么好,但愿是真的,能把自己的火力搞得充足一点,处女座男生分手后表现随便玩玩就腰酸腿疼的那还行?

今天没有看期货走势,让黄洪亮觉得很轻松,手里没有了持仓,也就不像以往那样随时担心着会不会亏钱,心里边没有了那种压力。

他现在对期货已经彻底丧失了信心,不敢去碰了。账户里那些钱已经答应了要给王菊芬,如果再进场去交易,又没有必胜的把握,要是再亏了,在王菊芬那里就更不好交代了。

便见他目光悲凉地遥望着渐渐远去的杜凤阳一眼,这才突兀地凭空消失无踪,再现身已经到了遥远的太空之中去了!

做为已方主战场,他已经通过暂时关闭的部分空间锁定区域,直接通过瞬移远远逃离了这片星空!

凭敖剑的实力,绝对不弱于十个神杀军团长强者,一次瞬移便已然脱离了绝大多数神杀会天神强者的神识覆盖区域,再次瞬移就成功摆脱掉他们的追踪锁定了!

这一幕落入十支神杀军团所有成员眼中,一切结果已然揭晓,如若杜龙这个达到天神阶无敌的存在仍然停留在这方仙凡世界,又何需如此这般仓皇逃离呢?!

“孙大人!咱们是否分兵去追杀那个携带巨蓝星球逃亡的红龙小子?处女座分手很平静!”立马有位军团长开口询问道。

“不必了!”孙涛很干脆地摆手应道:“咱们此行目的并非争夺这方仙凡世界的主导权,根本无需大动干戈,只需要将杜龙的这个大儿子留下,待会咱们全力出手看能否逼出杜龙就能弄明白他是否已经飞升神界了!”

“大人英明!”

“金智媛这样为你掏心掏肺,你忍心让她死在乱枪下?”

她看着叶凡轻声一句:“今晚,还是和平收手吧……”

叶凡脸色微变,随后冷笑一声:“看来今晚是不得不和了……”

“啊——”

就在这时,唐若雪不顾疼痛,猛地一拉朴智静手里枪械,要帮她按下扳机:

“杀了我!”

她不能看着母亲被带走,想要牺牲自己来救人。

朴智静脸色微变,根本没想到唐若雪这么疯狂。

她本能一抬手,枪口向上翘起了两分。

“砰!”

一声枪响,处女座分手后死心表现子弹擦着唐若雪头发射了出去,没入黑乎乎的仓库上方。

枪口随之偏离了唐若雪太阳穴,朴智静躲避的脑袋也露了出来。

不好!

朴智静暗呼一声,正要压下枪口顶住唐若雪,却见刀光猛地一闪。

“当!”

仿佛雷霆的一击,一把匕首如闪电般从半空闪过,狠狠钉入朴智静的咽喉。

“我只是想要她安静一点,这样才能让你理智地对待交易。”

朴智静感受到叶凡的杀意,让自己身子隐入唐若雪后面,手里枪械也是紧紧贴着扳机,不给叶凡突然发难的机会。

“叶凡,我刚才的提议,你想好了没有?”

“用福邦少爷的安全以及我们的离开,换取唐若雪和肚子里的孩子,这交易不错吧?”

“杀我和福邦少爷的机会有很多,而妻子和孩子的生死却只有一次。双鱼男失恋后的表现”

“用我这条贱命陪葬你妻子和孩子,不值得吧?”

“而且我都能忍受被灭门的痛苦和恨意,你堂堂赤子神医就不能为妻儿忍辱一晚?”

朴智静懂得分析利弊打动对方:“怎样,想好没有?一起死,还是和平收场?”

唐若雪又抬起头:“不能让他们带走我妈……”

叶凡声音冷漠:“可以交易,不过还需要加一个条件,把四十九号给我留下。”

他尝试着佐证林秋玲的身份。

“不可能!”

“怎么了?”

“……”

………………………………

包厢外。

吴彬最终还是尴尬地走下楼。

不过,走下楼的时候,却没有离开,而是深深呼了一口气继续找位置坐着,时不时地看着楼上……

钢琴曲变了。

不再是那首《塞尔达夜曲》了,而是《失恋进行曲》……

《失恋进行曲》并不是什么正规的钢琴曲,而是网上好事网友创作的一首曲子。

真正名字应该叫《舔狗之歌》!

吴彬听到这的时候猛地看了一眼钢琴师。

他觉得这家伙特么就是在嘲讽自己。

而钢琴师仿佛没有注意到他目光一样,就是这么认真地弹着……

……………………

楼上秦瑶的包厢内。

秦瑶冷着脸。

很明显整个人有些烦躁。

沈浪和周晓溪进入包厢有一段时间了,谁都不知道他们在包厢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