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世豪坐在一边,看见雷钢和杨东二人把自己当成了空气,磨了磨牙:“既然不是奔我,那你们为什么把李秋骗出去了?”

“操,你还真以为李秋是天兵天将啊,就算他在这,你觉得聚鼎想动你,他拦得住吗?温世豪,你要是真觉得自己可以,今天晚上我就把李秋给你送回来,然后等我们归拢完长锦,咱们也摆在台面上试试呗。”雷钢翘着二郎腿,依旧笑眯眯的开口,语气像极了玩笑,但所有人都清楚,温世豪绝对不敢把这句话当成玩笑看待。

“铃铃铃!”

就在雷钢这边话音刚落的时候,温世豪身前的手机铃声适时响起,看见打来的电话,温世豪一愣过后,拿着手机起身,走到了窗边:“喂,廖局长,您好!”

“嗯,你好!”电话对面,国土局的廖姓局长应了一声,继续道:“我打这个电话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你一句,你那个填海造陆的项目,是不是该把海域使用权证书,换发成国有土地使用证书了?”

“对,这事确实该办了!”温世豪笑着应了一声:“没想到这事您还记得,让您费心了。”

苏浅浅终于读完了N遍,美人气得嘴都在哆嗦。

陈文笑道:“这诬告信我只看了一眼,分手后送前女友礼物看见了你名字和大概内容,给我,我详细拜读一下。”

苏浅浅把信递给陈文。

陈文阅读一番。

抬头是财大校团委,内容不复杂,三部分内容。

第一部分是简单介绍苏浅浅长期夜不归寝室,在校外与男朋友同居,男女关系不正当。

第二部分则详细讲述了今年夏天公益项目中,苏浅浅作弊,拿一万块钱贿赂石库门街坊,吸引他们提供老兵线索,凭借这种非正常的手段,苏浅浅小组以远超其他小组的速度和效率,超额完成了寻访老兵的指标。

第三部分讲述了一个例子,指出苏浅浅拿钱到石库门粮站买粮油,用来贿赂石库门街坊,苏浅浅的弟弟在这家粮站打暑期工,以此揭发苏浅浅花钱肥水不流外人田,明着是拿钱作弊做公益,实际上钱有一部分又进到了苏浅浅弟弟的口袋,分手后收到前女友礼物最后又被苏浅浅自己拿回去。

落款是“义愤填膺的石库门市民”。

苏浅浅摇头:“两人的家,郭燕不是沪市人,彭杰家是沪市的。”

陈文吃了一块排骨,又问:“他俩在你们学校团总支是什么级别?干事还是委员?”

苏浅浅说:“他俩都是干事。”

陈文想起自己老妈嘲讽老爸的台词,笑着说道:“他俩进步真够慢的,从大一忙到大四,还是个小干事。”

苏浅浅说:“现在已经大四了,他俩如果最后这一个学年不能升级,恐怕毕业材料上就只能写干事了。”

陈文问:“干事和宣传委员什么的相比,哪一个对当事人更有好处呢?”

苏浅浅立刻回答:“肯定宣/传/委/员更好啦,不管是留校工作还是毕业分配去其他单位,都更有优势,就像学生会各部门部/长/副/部/长一样。”

苏浅浅给陈文加了酒,又说道:“其实我们学校好多学生在团/总/支和学生会各部门,分手礼物如果做到大三结束还是干事,就自己不再做了。大四的时候还不如把精力放在考研、考托。”

陈文端起碗,又喝了一口女儿红,哈出一个爽字:“你看啊,假如没有你今年夏天插的这一杠子,有没有一种可能,那个郭燕和彭杰,他们两个,或者其中一个,能够在大四的时候当上宣/传/委/员呢?”

“聚顶出手对付长锦……看来这大L,又要变天了。”李秋被人架起来之后,看着巩辉的背影,一点脾气没有的嘀咕了一句。

……

P兰店市郊。

“吱嘎!”

随着刹车声泛起,林忠虎那边剩下的两台车,直接扎进了一家废品收购站院内,车门敞开后,林忠虎率先下车,迈步就向前面一个亮着灯的房间走了过去。

“咣当!”

房间里的青年听见外面的刹车声,也推开屋门走到了院里:“大哥,你回来了!买什么礼物挽回前女友”

“嗯。”林忠虎应了一声,继续向屋内走去:“马吉友带出来了吗?”

“放心吧!养猪场那边响枪的时候,我们就带着他从后窗户跳出去,翻墙跑了。”青年点了点头:“人在后院关着呢,让我塞狗笼子里了。”

“有吃的吗,给我整一口,饿了!”林忠虎听见这话,心情不错的迈步进屋。

“我去给你泡桶面!”青年点点头,走向了隔壁的厨房。

林忠虎进门后,驼子也随即跟了进来:“大哥,咱们接下来还干点啥?”

看见“作弊”俩字,陈文乐得笑出声来。

他太欣赏这两个字了,这是陈大盗纵横重生这一世的制胜秘笈呀,除了作弊他其他正经技能不具备。

苏浅浅骂道:“笑,笑,笑,你还笑!我都气死了!这封诬告信居然这样说我!你从哪里拿到这封信啊?”

陈文说道:“这是第二封诬告信,当然是从写信的人手里拿到的。”

苏浅浅问道:“谁写的?郭燕还是彭杰?”

陈文说:“都不是。”

说完,陈文从羽绒衣右侧的外袋拿出郭燕男朋友的作业本,分手的最后一个礼物交给苏浅浅。

苏浅浅先看了一眼封面,上面有理工大的名号,以及手写的专业、年级、班级和学生姓名。

苏浅浅表情惊讶道:“这字……好像信里的啊!”

陈文说:“你打开再看看。”

苏浅浅打开作业本,从陈文手里拿过来诬告信的稿纸,两相比对,只看了第一页密密麻麻的汉字,立刻能够判断出是同一个人的笔迹。

陈文说道:“这本作业本的主人,也就是这封信的书写者,他是郭燕的男朋友,理工大的大三学生。”

叶心妍无奈的回道,之前也是看这里租金便宜,所以就在这里开超市,谁知道会碰上这种事。

“这个可就由不得他了,除非他想把这栋房子烂在这里,你有没有他的电话,打个电话给他,我来跟他谈。”

林木心里已经想好了对策,而且别说是两千万,他最多只能出一千万,除非对方真的想把这栋楼烂在手里。

“好吧,那我

就打个电话给他,刚好我的租期也快到了,前女友接受我送的礼物就是我不找他,估计他也会来找我。”

叶心妍答应下来,然后播出了一个电话,按下了免提。

片刻之后,电话接通,里面传出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叶总,真是可喜可贺啊,最近我一直在找人破解风水问题,如今终于是见到了成效,我这个人就喜欢这样,有财大家一起发,现在叶总总该安心了吧。”

不得林木发招,这房东竟然率先出手,完全就是一个老成精的人物。

“房东是吧,我是叶心妍的老公,现在我全权代表她跟你谈超市的问题。”

林木开口说道,叶心妍也连忙附和一句,然后摆出一个请的手势,接下来看他的表演。

林木停下了手,我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一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就不会这么轻易出手。

“之前这栋房子挂价多少钱?”林木问道。

“两千万,除了我这个超市之外,上面三十层都是空的,一直没有人敢租,所以才会挂这么一个价钱。前女友结婚送什么礼物好”

叶心妍回道,这一栋大楼一共有33层,他们超市占了三层,上面还有足足30层。

本来这种大楼,就算是在小县城也值好几千万,不过被这里的风水问题一闹,现在两千万都没有人接手。

“两千万不算多,按照如今的情况,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把这栋大楼买下来。”

“心妍,要不你就把这栋大楼买下来吧,我全力支持你,我每天给你提供农产品,你就先不要给我本钱了,直到买下这栋大楼再说。”

林木出了一个主意,眼前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如果两千万买进来,到时候他再把风水问题解决掉,价格在迅速暴涨数倍。

“林木,你没有听明白我的话,现在我们超市的生意这么火爆,房东肯定会涨价的,而且卖不卖都是一个问题。”

一条黑线快速飞出。

黑线所在之处。

就是被破开的虚空。

无尽的血水在这一刻,也是流入到了虚空之中。

“真有你的,你不继续修炼,太可惜了。”皓月仙师看到天琦的壮举,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不修炼,是因为神州没有人配得上让我继续修炼的人,也许,他会是那个人。”天琦说道。

“但愿吧,不过我不想再见到他。”皓月仙师的身体一动,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你不想见他,是不是因为你在他手上受伤了,你觉得很没面子啊?”天琦喊了一声。

“我也不想再见到你。”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

天琦看了一眼躺在远处的十三:“十三,你还能动吗?”

“我能!”十三的身体从血水之中飞了出来,虽然身上很痛,但他还能动。

天琦将夏天扔给了十三:“他就交给你了。”

十三也是急忙接住夏天进行查看:“他的情况很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