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静气呼呼的道:“走你的桃花运去!你到校园论坛看看,全校女生都想跟你交往,再马上跟你分手,领取五百万分手费,你这个大傻蛋。”

赵锋愕然的道:“不会吧,我跟丹顶鹤分手的事,怎么传到论坛了?”

文静道:“你问我,我问谁去?你不会真给了丹顶鹤,五百万分手费吧。”

赵锋点头道:“钱财乃身外之物,丹顶鹤身在异国他乡,必须有钱傍身。”

文静苦笑道:“算你有情有义,对丹顶鹤痴心一片,我都嫉妒她了。”

赵锋道:“本王要独宠你,你有什么好嫉妒的?”

铃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文静娇嗔道:“上课了,你马上消失,别坐我旁边,我怕回寝室挨揍,你不走我走了!”

“我晕!”赵锋也是醉了,挎着单肩包,拿起课本回到最后一排,说什么话让女生舍不得你坐到金富贵旁边,叶晴和秋波早就离开了。

专业课老师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开始讲课。

金富贵竖起大拇指,小声道:“锋哥就是叼!女生主动表白,男友跪求别挖墙角,不愧是魔大情圣,泡妞达人,实力杠杠地。小母牛坐火箭,牛批上天了!”

但天蓬再彻底燃烧了。

“生杀大权尽在手,睥睨万物我唯尊!”

生杀予夺!

浩瀚星河在震动,神力再次爆发,宛如星辰炸开,宛如恒星孕育。

无量的神华漫天而又璀璨夺目。

“回光返照而已,真以为你能够翻天?”广目冷笑一声。

的确,残念都快要消散了,即便爆发,但没有力量,一切依旧只是空谈,热血也需要支撑!

“能借我吗?”天蓬忽然蓦地回头,看向了洛尘。

天蓬这是执念,要了却心愿。

他能够借来生机,提升自己的气机,让自己短暂的恢复一点点。

但唯一能够借给他的只有洛尘,因为只有洛尘会生杀予夺!

“借你一世,又何妨?”洛尘摊开双手,朝着自己的心脏猛地一抓。想离开又舍不得的句子

这一抓,从洛尘胸口出掏出了一团火焰。

“谢谢,谢谢你肯帮我,帮我正名!”天蓬一招手,那团火焰极速飞射,落入了天蓬的眉心。

结果几乎是在要到苏记门口的时候,小姑娘脚下突然一拌,整个人瞬间就向前扑去。

面对这突发情况,冯若若吓得小脸苍白,连去呼救都忘记了,眼睁睁看着自己即将要摔倒在地上。

就在小姑娘要摔倒瞬间,突然一只大手出现在小姑娘身体下面,一把将要摔跤的冯若若给捞起来,没有让小姑娘摔倒在古街的石板路上。

冯若若也是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已经摔在了地上。

但是正准备要哭出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悬浮在地面上。

紧接着小姑娘才感觉到自己小肚子下面好像有东西托住了自己。

冯若若慢慢抬起头,看到了托住自己的手是爸爸的。

眼睛里原本已经浸着泪光,看到爸爸把自己给抱住,小姑娘马上喊了一声:“爸爸。”

冯一帆把女儿抱在了怀里,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帕,轻轻给女儿擦去眼角泪水。

“下次可不能跑这么快,而且跑步的时候一定要看着路,舍不得你走的句子不可以这样一边回头说话,一边快快地跑,知道吗?”

苏锦荣抬起头说:“好啦,若若知道,我们,先回家。”

妈妈抱着女儿,爸爸则推着轮椅上的姥爷,奶奶跟在妈妈的身后,一家人就这样一起进了家门。

进了餐馆,冯若若从妈妈的怀里下来,然后转身跑到推姥爷进门爸爸身边。

“爸爸,你和小林叔叔已经把明天摆摊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看到女儿小脸上满是期待,冯一帆自然明白,女儿这么问实际上是想要去看一看,爸爸和小林叔叔到底准备了些什么东西?

他微笑着对女儿说:“准备好啦,若若要跟姥爷一起去看看吗?”

冯若若马上点头:“好呀好呀,若若和姥爷一起去看。”

卢翠玲这个时候笑着说:“若若,你是不是应该改口,你叫沈卿洛是沈姐姐,舍不得分开的句子就不能叫小林叔叔了。”

冯若若听了奶奶这么说,奇怪看向奶奶问:“为什么不能叫小林叔叔呀?”

卢翠玲先是笑了笑,可接着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孙女解释?

倒是冯一帆笑着说:“好啦,若若想要怎么叫,那就怎么叫,小孩子叫法随意的,而且男的叫叔叔,女的叫姐姐,应该算是现在通用的叫法吧?”

“我们四个一起就打了一场,惨败……”陈江笑道。

“哈哈,少了我这个顶级钻石选手,失败是很正常滴。”陈诗吹起牛来。

李天文听到钻石选手,又看了陈诗一眼,正好碰到陈诗那肆无忌惮的眼神,不由的脸上一红。

“这位就是你的学霸同学,李天文?”陈诗问道。

“嗯,他是新手,老姐你嘴上留情。”陈江提醒道,平时老姐跟他排老是会哔哔他的操作失误。

“哦,你好。我是陈江的姐姐陈诗。”陈诗大方的跟李天文问好。

“你好,请多关照。”李天文也问好道。舍不得你走伤感句子

“这位是石勇。”陈江又介绍道。

陈诗的脸色顿时冷淡了不少,只是说了声:“好。”

所幸石勇也是神经大条的人,他也没多想,就乐呵呵的打了招呼。

“怎么样,熟悉得差不多了吧?差不多就开搞吧。”陈诗问道。

“你怎么样,要不要再熟悉下?”陈江对李天文问道,刚刚那一把的亚索实在是太惨了……

卢翠玲便迈开步子,快速向前边奔跑中的小孙女追了过去。

别看卢翠玲头发花白,年纪看上去已经不小,但是跑起来倒也算是比较快,三步两步便追上了奔跑中的小孙女。

冯若若看到奶奶追上来,小姑娘一边继续跑一边笑嘻嘻说:“奶奶,你来追若若呀。”

卢翠玲赶紧说:“不要跑,晚上这街上没有灯的,你这样跑摔了怎么办?”

冯若若依旧是开心笑呵呵回应奶奶:“没关系呀,和爱人分开舍不得的话若若肯定会小心看着脚下呢,奶奶你快点来追若若呀。”

说着冯若若加快脚步,再次把奶奶给甩在了身后。

卢翠玲见状也是苦笑着摇头,只能是赶紧继续跟在后面跑。

就这样祖孙俩一路小跑,一直跑到了苏记的门前。

看到了姥爷的餐馆,冯若若扭头向身后的奶奶笑呵呵喊着:“奶奶,你看要到终点啦,你还没有追上若若呀,若若要赢啦。”

一边回头对奶奶喊,一边是加快脚步向前跑,很自然没有办法看脚下的路。

正说着,妈妈从外面走进来,笑着说:“在你眼里,爸爸就是最厉害的,没有人比你爸爸厉害,是吧。”

冯若若听到妈妈的声音,小姑娘转身冲向妈妈,扑进了妈妈怀里。

小脑袋抬起头看着妈妈,小姑娘微笑说:“不是的,妈妈比爸爸厉害呀。”

苏若曦有些奇怪问:“妈妈为什么会比爸爸厉害呢?舍不得喜欢的人走说说”

冯若若拉着妈妈蹲下来,趴在妈妈耳边低声说:“因为爸爸都是听妈妈的话呀,所以妈妈比爸爸厉害。”

听了女儿的话,让苏若曦忍不住笑起来,轻轻捏捏女儿小脸。

“你这个小东西,越来越会拍马屁了,快要变成一个小马屁精啦。”

冯若若抱住妈妈说:“才不是呢,若若才不是小马屁精,妈妈你不能这样说若若的,若若是乖孩子,那么听话,妈妈不能说若若。”

苏若曦被女儿的话再次逗得笑起来,搂住女儿笑得是前仰后合。

“哎呦,你这个小东西,真的是太会说话啦,这话说得妈妈都接不上话了,好吧,妈妈不叫若若小马屁精,若若老师妈妈的乖宝宝。”

而上路的孙璐则是完全按照陈江的吩咐,龟在塔下,死倒是没死,问题是被诺手压了快60刀,等级领先了3级……

然后,才二十分钟不到,基地就直接被推平了……

退出游戏后,孙璐和李天文完全进入自闭模式……

李天文最后的战绩是0-11,可谓是被花式吊打……

“这……这游戏这么难吗?”李天文完全傻了。不应该啊,在玩之前他已经熟读了英雄技能,而且游戏规则他也知道,为何会被打成这个样子?

陈江哈哈笑道:”这里面还是有很多技巧的。你现在总算知道这个游戏为什么会有职业比赛了吧。就跟篮球一样,熟悉规则和会打篮球是两个概念。“

李天文摇了摇头,焦急道:”我还不信我驾驭不了这款游戏,你快教我点技巧!“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复仇了!

接下来,陈江让孙璐和石勇两个先玩,他开始给李天文普及一些游戏常识,诸如等级,兵线,野区资源,对线技巧之类的东西。

其实陈江平时经常看比赛和直播,游戏知识他倒是很丰富。无奈自己是个手残党,而且他在游戏里也容易上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