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枚黑色玉石,一面刻着飞升二字,另一面刻有‘仙历一千六百三十八纪元,999239年,紫月仙湾碧波飞升界!’

很显然,另一面刻着杜龙飞升的具体日期,以及飞升界的位置信息。

‘果然如龟伯所言,这枚飞升令牌实际上又是自己的新身份令牌,此令牌主人一旦身亡也将随之破碎,将来要加入某些势力,必须有此令牌人家才能放心让你加入!’杜龙在看清令牌上的信息后,暗暗点头想道。

翻手收起这枚将有可能伴随自己一生的飞升令牌,杜龙这才继续随着人流向外行去,很快便来到喧闹不堪的广场外围。

广场外围,矗立着上百栋造型各异的建筑,越靠近飞升界阵门方向的建筑就越豪华气派,一眼望去,可以看到自由联盟、冒险联盟、丹盟、器盟、黑杀会、紫月宗等许多势力招收弟子的办事点。

对于仙界各方势力而言,一百零八座飞升界是各方势力最好的新鲜血液来源,跟前任聊天第一句话说什么自然不会放弃这个绝佳的场所。

为了抢到优秀的新弟子人选,许多势力干脆派人在广场上动手拉人,也正因为如此,整个飞升界外面的广场之上,才会像菜市场一般喧闹不堪!

四大联盟控制着整个仙界绝大部分区域内的各行各业,类似于仙界钱庄、仙界拍卖行、仙界仙珍阁等等仙界最大的垄断性行业,几乎都能看到四大联盟的影子。

不过,仙界这四个看起来无比强大的联盟,它们实际上却是一个似紧实松的组织!

比如说,杜龙在巨蓝星球就与那个所谓仙界最大势力的黑杀会有了瓜葛,实际上,黑杀会又是四大联盟的一分子,四大联盟的产业他们也有份额!

概括起来就是,四大联盟控制着整个仙界绝大部分的经济命脉,同时又是仙界各大势力的产业!

简单说来,就是仙界四大联盟它不被任何个人所掌控,而是四个由阵灵智慧生命负责管理的联盟势力,四大联盟永远只会追求利益最大化,给前任开口的第一句话却不会参与到任何的仇杀当中。

当然,任何势力若胆敢对四大联盟的产业进行攻击,那必定会招来整个仙界的敌对,届时仙界虽大,却不会有其容身之所!

跟在众多飞升者背后,杜龙很快就从某个负责飞升令发放的士兵手中取到属于自己的飞升令牌,并且按照要求将这枚飞升令炼化,这才认真观察手中的这枚飞升令牌。

‘果然如此!你这家伙成天就知道闷头苦修,居然连这么简单的原理都搞不清楚!’戒灵灵儿作恍然状,似乎因为杜龙这么快飞升仙界感到有些高兴,倒也不再卖什么关子,直接解释道:‘其实,你们人类修炼达到一定实力后,能够御空飞行的主要原因就是体内的丹田空间!’

‘丹田空间?!’杜龙疑惑道。

‘正是!因为丹田空间的质变,会形成一股能够抵抗重力的力量,这种力量越强大,飞行的速度也就越快!’戒灵灵儿继续解释道:‘在灵阶实力的时候,你们的丹田形成的力量就可以推动身体抵消凡间界的重力,你们也就可以飞行了!至于这个仙界的重力,跟前任联系说的第一句话除非突破达到仙界,否则,就算是返虚阶圆满实力,也休想御空飞行!’

‘啊?!不会吧?’杜龙显然无法相信这个结果。

‘这也是为什么那个龟老头希望你别把家人全带来仙界的原因,实力不够,来到仙界不会飞行事小,如果无法适应长期如此恐怖重力环境,恐怕会对他们的成长造成巨大影响!’戒灵灵儿略显严肃地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青莲她的几个在仙界也无法飞行啦?!’杜龙无奈道:‘那今后她们恐怕大部分时间只能呆在玄灵小洞天内部啦?!’

因为有了与龟伯提前商量好来到仙界后,该如何安排今后的计划,故此,杜龙直接无视广场上那些看起来很牛逼的大势力,大步朝广场外面的街道行去。

一旦有人上前拉他加入某个宗派势力,杜龙便会以自己已经加入某个宗派为借口拒绝所有邀请,如此一来,那些人就不会在爷身上再浪费口舌了。

成功挤出熙熙攘攘的飞升界广场,杜龙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如何给前任发第一句话也开始仔细欣赏起仙界大城市的独特景观,认真感受着仙界与普通凡俗世界之间的区别。

‘灵儿!这里的重力比巨蓝星强许多倍,恐怕普通灵修者在这里连飞行都做不到吧?!’杜龙暗中跟戒灵灵儿闲聊道。

‘嘻嘻,那是自然!你可知道,你们人类在什么情况下能够飞行,飞行的原理又是什么?!’戒灵灵儿娇声笑应道。

‘。。。。。。’

挠了挠头,杜龙老脸立马红了起来,一直以来,他还真没有仔细想过这方面的原因,反正达到灵阶实力后,就能够御空飞行,至于这里面的原因倒没有去深入探究。

第二日一早不待众人反应,神界以北的地方某处突然发生异样,以至于个宗门世家等纷纷前往查探,而这个时候蓝羲玄还有白幽若二人早就已经出现在这里了。

“看来这两日就要开启了,若是明日出发的话来此也需要半个月时间,添加前任后第一句话怎么说需要换个方式来了。”

“明日我在此处布置一个传送阵,这是特殊情况,所以让宗门弟子直接传送过来吧。”

“那我在宗门那里布置一个可以传送过来的传送阵,你也不用两边跑。”

“好。”

因为各个宗门来的都是宗门里有身份地位以及修为很高的长老,所以他们来此也算是快的,并且这些人有很多法器,自然比那些弟子要来的快。

看到此处的异样陆续来此的众人都纷纷拿出法宝通知自家宗门,而得到消息的人也开始通知下去同时准备传送阵,他们的想法与蓝羲玄的一致,都是因为特殊情况所以只能将这些弟子传送过去。

因为布置一个传送阵需要消耗很多的灵石,所以各宗门自然不想将灵石用在布置传送阵上,但是这次情况特殊,所以也不得不如此了。

这萧韵清右边的脸颊上肿了起来。

聂文冲倒是控制好了力道,跟前任破冰的第一句话明天他毕竟要和萧韵清成婚的,他总不能让萧韵清毁容吧!

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并没有让萧韵清皱任何一下眉头。

一旁坐在轮椅上的萧白萱,喝道:“聂文冲,你早晚会有报应的。”

聂文冲笑道:“报应?我聂文冲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报应,我父亲乃是中神庭内的庭主,而我的亲哥哥又是中神庭内的第一天才。”

“他们对我都极为的爱护,有他们在二重天之内,有谁敢对我动手?我又会遭遇什么报应?你倒是对我详细说一说啊!”

萧白萱在听到聂文冲如此嚣张的话语之后,她嘴巴里紧紧咬着银牙,双眸之内被滚滚戾气充斥着。

见此,聂文冲十分满意的说道:“萧白萱,我很喜欢你现在的表情,当年你要是愿意乖乖被我和我的那些朋友玩弄一番,你也不会落得坐在轮椅上的下场。”

“说不一定你让我们高兴了,我们还能够赐给你机缘。”

“少主如何知晓?”

“咳,在世俗界第一次见你二人我就知道,只是你问这问题究竟是什么意思?找前任聊天第一句我知道的跟你说的怕是有些出处。”

“少主何时知道我对楚恒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什么想法?”

白幽若还是想弄清楚他的意思,别到时候他说的与自己想的不一致那就乌龙了,于是白幽若还是故作不解的问墨尘,而墨尘也像是豁出去了,看了白幽若半晌才开口道“我对楚恒有了男女之间才会出现的感情。”

“你的意思是说你喜欢上了楚恒,我没理解错吧?”

“没有,就是这个意思。”

白幽若松了口气,只是随后她便通过这话明白了,看来楚恒还是没有告诉他啊,并且上次那样就可说通了,楚恒一直保持与他的距离,所以两人看起来才那么奇怪,而楚恒的做法让墨尘错误的理解为他讨厌自己。

“咳,那个,楚恒知道吗?”

“我认为他是察觉到了什么。”

“也就是说他不知道是吧。”

“约你出来,越过云彩,跃上柳梢,乐在心瑶……”庄同学才思敏捷,一首“咏月”,把彼此的心境烘托得淋漓尽致、荡气回肠。

郭姐默默地把庄金荣的诗句牢牢的记在心间,一有机会她肯定会把它们整理成册,作为一种宝贵的精神财富,永久的收藏起来……

由于佳节将至,整个情人岛并没有多少人,估计都在忙着自家的烟火。

明天的自己也将启程去A市陪父母团圆过节了,今晚是她能陪庄小弟的最后一个晚上,所以非常的珍惜。

不一会儿,他们就卿卿我我的来到了情人岛的最高处“梦天阁”,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来休息。

看到庄小弟略显疲惫的精神状态,郭御姐就知道连日来的运筹帷幄,肯定透支了庄小弟不少的精力。再加上刚才的应酬,此时的庄小弟最需要的就是按摩和休息。

想到这郭御姐善解人意的说道:

“我看你也累了,赶紧躺下来眯一会儿吧,我给你掐掐脚解解乏。”

“不,我口渴了,我要喝茶。”庄金荣孩子般的娇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