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求你反省自己胡搅蛮缠的行径,至少能恩怨分明看待林秋玲一事。”

“可是你不仅没有冷静下来,反而失去理智想着报复。”

“为了杀掉宋万三给林秋玲报仇,你竟然跟陶氏宗亲会联手起来。”

“唐若雪,先不说你根本不是宋万三的对手,就是陶氏宗亲会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你跟他们合作,简直就是与虎谋皮。”

在蔡伶之给叶凡搜集的资料中,陶啸天一伙无恶不作还极其排外。

跟他们合作过的人,事成之后轻则吞并,重则尸骨无存。

陶啸天他们从来只相信自家宗亲,外姓人全都是他们垫脚石。

唐若雪跟陶啸天联手,结果只会横尸街头。

“我跟宗亲会合作?”

唐若雪冷冷看着叶凡:“这就是你打我的理由。分手还能正常聊天拒绝复合”

“是,这就是我打你的理由。”

叶凡反手又是一巴掌,把唐若雪另一边的脸打出五个指印:

“我还要把你打醒,让你知道自己所为何等的愚蠢。”

“我是真没想到这电影剧本是你写的,与本人太不相符了。”她感慨了一句,补充道:“剧本没问题,你想让我演女主?”

纪羡忽略前半段废话,淡笑道:“没错。”

夏倾月深思,难为情道:“可是我每天还要上课,闲暇时间不是特别充裕。”

纪羡闻言却不担心,想了想,道:“没事,你下来把你每天空闲的时间段列个表发我,你的戏就放在那个时间去拍。”

“那好吧!”

夏倾月答应了纪羡的邀请,念头一动,突然道:“我的片酬你给多少?”

纪羡神情一滞,一本正经道:“没有片酬。”

他的话把夏倾月惊呆了,没有片酬你请我拍电影?你怕是痴人说梦吧!

“抱歉,这电影我不拍了。”她反悔了,甚至想起身走人。

“这个嘛,跟你俩也说不着。”

丁跃都懒得跟黄友杰和徐斌俩人解释了,分手挽回最有力度的话这俩货吃火锅的时候喝啤酒,看起来都像喝得晕乎乎似的。

反正八竿子打不着。

跟他们俩说徐九歌干嘛?

“说说呗。”

徐斌有点小兴奋的把手搭在了丁跃的肩膀上。

“行吧,回去之后我再慢慢跟你们说。”

丁跃看了下时间,还不是睡觉的时候,于是就和老黄阿斌一块儿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房间里。

仨人往沙发上一坐,就天南海北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又聊回到了徐九歌的身上。

“徐九歌她是做动画工作室的,然后她们的动画工作室被我收购了,我准备让学校影视学院动漫设计与制作专业的师生,加上收购来的动画工作室,做一个大白的动画电影或者宣传片什么的。”

丁跃这会儿倒挺有耐心的给俩人解释了一下徐九歌的来头。

“大白,电影?”

他里面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廉价T恤,秋风刮过,给他的感觉像是活在天寒地冻的冬天,只差被冻成冰雕了。

两人保持着沉默,纪羡一个劲的往面馆内张望,脸上带着希冀。

幸好,漫长的等待终是结束了,服务员端着香喷喷的牛肉面走走来,分手挽回最有效说话放在了他面前的桌上。

“请慢用。”

“谢谢。”

纪羡急忙抽出一双筷子,夹起一大口面条,正要吃下去时,他又把面条放回了碗中,小心翼翼的喝汤。

美味的面汤融合了牛肉的肉香,色香味俱全,喝进腹中的刹那,青年两眼放精光,胃子暖洋洋的,身体的寒意驱散了些许。

然后,他动筷了,大口吃面,无比幸福。

夏倾月闻到香味,偷偷看了纪羡一眼,口水不争气的分泌出,喉咙滚了又滚。

纪羡知道她馋,会心一笑,把面条夹起,朝夏倾月坐的位置吹气,念叨道:“真香,太香了,人间绝味,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面条呢?”

他的不当人做法,让夏倾月更加忍受不住了,可想到要减肥,女孩压下躁动的心,努力使自己不再去看纪羡。

结果这货头一偏,分手后千万别主动联系又继续呼呼睡了起来。

整张大沙发都被两个人给整得乱七八糟的,凌乱不堪。

“起来干活儿了!”

丁跃直接过来,准备叫醒两人。

这时房门突然被咚咚咚的敲响了。

“谁啊?”

丁跃立即转身来到门口,打开门一看,扎着双马尾的妹妹神采奕奕的出现在眼前。

“你怎么来了?不上课?”

丁跃微皱起眉头,嘀咕着问道。

丁小悠直接走了进来:“拜托丁跃,你都不看看今天星期几的吗?”

手里的手机拿起来亮屏一看,果然,今天是星期六了。

妹妹周末都是要放假的,而她放假之后,一般都会直接来雾城文理大学。

“啊!!!你们这是在干嘛???”

丁小悠刚走进屋子里,就看到客厅沙发上黄友杰和徐斌两个人那不堪入目的画面。

整个客厅真是乱七八糟的,好像昨晚经过了一场狂欢似的。

当初叶飞认罪,不但判了两年刑期,更是要赔偿赵泰一百万的汤药费。分手后还经常聊天

女友刘丽娜一家表示,愿意拿出三万。

父亲叶志远很大气,认为刘家并不富裕,叶家独自承担。

这笔钱,当时就赔给了赵泰,他凭什么还来要赔偿?

就算是赔偿,叶家也有些家底,怎么也不至于卖掉药铺,那可是叶家的根基!

哪怕卖,也不应该卖给赵泰!

“娜娜现在怎么样?”

见父亲不愿多说,叶飞只能暂时放下疑问,“我叫她一起来庆祝。”

父母脸色同时变的难看起来。

“阿飞,这世上好女孩多得是,没必要非和刘丽娜在一起……”

叶志远强挤出一丝笑容,规劝儿子,“你先在家休息几天,过后老爸给你安排相亲!”

脑子里轰隆一声,叶飞愣在当场,娜娜她……变心了?

父亲的声音好像越来越远,叶飞感觉自己的世界,崩塌了。

两年来的坚持,分手第几天男人最难受七百多个日日夜夜支撑自己的信念,在这一刻,变的如此可笑!

如果继续打下去,自取其辱的人就是自己。

杨风看都没有看萧天策一眼,直接转身离开了。

区区一个萧天策,还不值得杨风有所重视。

看到杨风无视自己的背影,萧天策恨的脸色铁青。

“杨风,你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我会超过你的!”

在愤怒完了之后,萧天策立刻冷静了下来。

萧天策知道,他跟杨风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这样下去,他一辈子都别想超过杨风。

萧天策深吸了一口气,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族长,我想要去无间地狱!”

“什么?你要去无间地狱!你是不是疯了?你知不知道去无间地狱的人几乎是九死一生!”

“族长,我没有疯!我想要变得更强,所以我只能去无间地狱!分手后不联系你的男人”

闻言,电话那头陷入到了沉默。

无间地狱,中州的一处绝地。

凡是进入无间地狱的人,几乎都很难活着离开。

钟家大变,但是葬礼之事却并没有在华人区引起太大的轰动,因为钟家在华人区的地位本就不高,而且在这种特殊时期,大多数世家都在想办法如何去讨好韩三千,谁又会有闲心关心钟家的事情呢。

不过这件事情,马飞浩听说之后,却是格外的关心,毕竟他又不需要去讨好韩三千,而且对于钟明跪在韩三千别墅前的目的,他也是亲耳听到韩三千拆穿的。

这家伙难不成被韩三千刺激之后,连自家人都杀了,这份无情的果断让马飞浩有些心惊。

看上去老老实实的一个家伙,竟然能有如此狠毒的手段,真是不简单啊。

韩三千现在已经完全沉浸在拥有韩念的事情里,称他为全职奶爸也一点不过分,每天除了带孩子之外,其他的任何事情似乎都不值得他关心。

趁着韩念睡着了,韩三千有休息空档的时候,马飞浩把钟家的事情告诉了韩三千。

韩三千对于钟明这种人并没有放在心上,虽然他知道钟明此举很有可能是受了他的刺激,不过即便如此,钟明也入不了他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