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听这意思,居然是准王要见他们?

“不错。”

得到肯定回答,李冠哲还好,龙宇凡和陆水仙顿时感到震惊。

这是准王啊!

如今准王居然都要接见他们!

何其荣幸?

三人点头同意,随后陆水仙又看向了已经独自走向远处的洛尘!

“姓洛的看见了吗?”

“曾经你让我一无所有,但是如今,连准王都要请我们前去,接见我们!”

“而你洛尘呢?”

龙宇凡也摇摇头,自此开始,他们已经彻底和洛尘拉开了距离。

就连赵归真都一阵兴奋!

然后也看向了洛尘独自远去的背影。

“若是你小子不得罪我,这份荣耀本该有你一份的!”

“现在可曾后悔了?”

几人刚刚被华夏这边的人表彰宴请,随后又被欧洲这边的查理家族邀请!

倒是洛尘没走多远,给前任找到女朋友的祝福语电话就响起来了。

“这种无知的小子,必须要给他点惨痛的教训。”

那帮女人七嘴八舌,吵得韩三千有些头疼。

对于这种现象的粉丝文化,韩三千是不太能够理解的,但是他也知道,在未来,这样的现象会越发严重,网络上出现的各种撕逼大战,都是这些所谓的偶像粉丝挑起的。

这不得不让韩三千叹了口气,所谓明星,真的值得那么多人去追捧吗?

“怎么了?”听到韩三千叹气,施菁担忧的问道,她怕韩三千会觉得自己不是闫冰峰的对手。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施菁不会让韩三千上场,因为闫冰峰肯定不会手下留情,如果打不过闫冰峰,韩三千恐怕就会受到非常严重的伤害。

“没什么,一时有些感慨而已,值得追捧的无人问津,而这些毫无意义的人,却能够受大众追捧,实在让人无法理解。”真正的英雄不在少数,但他们的名字,有多少人知道?那些人在背后的努力,才是伟大的。

而这些光鲜亮丽的荧幕人,他们又做了什么?

施菁不太理解韩三千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毕竟现在的她也不知道未来的粉丝效应有多强大的影响力。前任找着对象了祝福语

反是在做病人的杜家东,穿着病号衣,斜斜的躺在病床上,声音稳稳的道:“怕什么,他们不敢做,云医敢做,不正说明云医的水平好吗?”

这句话,就说的比较言不由衷了。

杜家东其实也有些后悔,他希望能多方论证,多寻找一些参考意见,再做决定,却没想到会误了时机。

但是,时机误了就是误了,再懊恼也是无用。杜家东迅速的做出手术决定,也是希望能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杜承基就没有相应的觉悟了,哼哧哼哧的想了一会:“那美国那边的医生呢?他们是怎么建议的。”

“美国医生原本就对到国内做手术有顾忌,现在条件不太具备,讨论起来就……”薄院长谈论了两句困难,却是帮劳寐雍解围。

邀请美国医生来做手术,一直是劳寐雍的建议,现在执行不下去,自然就是劳寐雍的锅了。

不过,薄院长并没有兴趣在杜家东跟前争宠,他是经营诊所的,这一单生意做完,又不需要在杜家人跟前晃悠了。

因此,薄院长替劳寐雍说了两句话,再缓缓道:“我个人建议,祝福前女友幸福一段话咨询美国的医生可以,远程连线的视频会议也没什么影响,但到了做手术这个环节,就算是选择一名一流的美国医生,也不如选择一名顶级的中国医生?好。反而是欧洲医生,在一些理念上,与中美两国都有比较大的差异……”

“我这一天天的,不是跟着您吗?”杜承基倍感委屈。

杜家东摇摇头:“让你来陪床,你就恨不得一天到晚的躺在床上玩手机,跟着我有什么用?”

“我……我哪里有一天到晚的玩手机……”杜承基冤的不行,他最近刚刚开始熟悉云华,哪里有空一天到晚的玩手机啊,最多也就是老父清醒的时候,坐在旁边闲刷罢了……

“基少爷,董事长的检查报告已经送到多家医院看过了。”劳寐雍在旁低声说了一句,算是提醒,现在可不是讨论玩手机的时间。

杜承基没听明白,皱皱眉,道:“早不是都送过去了?”

“那是之前的检查报告,这次云医做的检查,自然也要给各方更新一下。祝福前女友的话短一点”薄院长同样是低声解释,语气却是更有信心一些,这种一口气递送报告给多家医院的本事,也算是君安诊所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了,普通病人看医生,排队挂号到一家三甲医院一名主任就很难得了,弄不好还得买张黄牛票。当然,薄院长的收费,比多张黄牛票又贵多了。

杜承基于是看向薄院长,自语:“已经送过去了?”

再看老父的脸色,杜承基顿时意识到了什么,不由脱口而出:“情况不好?”

“恩,有两位医生,都表示不适合手术了。病灶增大的速度超过预期,卫星灶的数量也增加了一个。”薄院长低声回答,又道:“另外几位医生表示,如果要做手术,也只能保证R1清除。”

“R1清除怎么行。”杜承基脱口而出。

他跟着老爹跑了好几个城市,送给前女友的一段话如今也知道许多医学术语了。所谓R0切除,就是外科切除后,显微镜下无残留,R1切除则是显微镜下有残留,R2为肉眼可见有肿瘤残留。

要做根治术,或者说,要做外科治疗,R0是生存时间最长的选择,也是病人和医生所追求的。

如果要求只是R1切除的话,杜家人又何必往来匆匆的考察检查呢?哪里还不能做这个手术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说只能R1切除的医生,等于是在婉拒了。

但是,他们之所以会婉拒,原因又只能是病情的进展超出预期。

尽管早就知道,癌症转移以后,可以进展的非常快,杜承基依旧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仿佛是心甘情愿把自己暴露在久绅赤裸裸的目光之下,甚至还特意的挺了挺自己的酥胸。

“怎么样?我好看吗?”女人再一次的问出口,言语中,眼神里,还带着丝丝的诱惑。

“认识我?”这次久绅并没有回答,祝福前女友幸福的句子直接把握住了话语主动权,原以为只是一次偶然的邂逅,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久绅还没红到家喻户晓,见个人就知道自己是谁的地步,对方在一开始也并没有说出认识自己。

明显对方是有备而来。

“大名鼎鼎的第九集团董事长久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认识你很奇怪吗?”女人的眼睛里充满着挑逗。

“我现在这么有名气了吗,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

“久董太谦虚了……”女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花姐,你和久久认识?”打断女人话的是吴暖月,几天不见的吴暖月,再一次的出现在了久绅的面前,还是那么的风采照人,佳人依旧。

“暖月今天怎么也来了?”那被称作花姐的女人,自然也是看到了来人,明显和吴暖月的确认识,看上去表面上关系还不错,两人亲切的打了个招呼。

“噗。”闫冰峰又是噗哧一笑,这小子,竟然想把他当作踏脚石,这样的想法未免太疯狂了一点。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闫冰峰说道。

“当然知道,我会把你踩在脚下,难道还说得不够清楚吗?”韩三千说道。对前女友的祝福短语

闫冰峰收起了自己的笑意,这种玩笑,适度的说说还行,要认真起来,他可不会放过韩三千。

被一个小孩子说踩在脚下,对闫冰峰来说,是莫大的羞辱。

“小家伙,这条路,可是你自己选的,别后悔,上了擂台,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闫冰峰冷声道。

“希望你求饶的时候,大声点,不然我怕听不见。”韩三千笑道。

闫冰峰突然握起了拳头。

而那些追捧者听到这样的话,也忍不住对韩三千谩骂了起来。

“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这样跟闫冰峰说话。”

“不知所谓的家伙,上了擂台,看你还敢不敢说这种话。”

“冰封,在擂台上让他见识见识你的厉害,千万不要留情。”

“拿我当傻子之前,你没有考虑过后果吗?”韩三千继续说道。

“小少爷,对不起,是我的错,从今天开始,我一定尽心尽力为你办事。”钟良猛的对韩三千磕着头,他清楚如果被赶出韩家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以韩三千的手段,整个华夏都不会有他的生存之地。

而且好不容易走上这样的高度,对钟良来说是不能失去的,这是他的所有。

唐龙已经一脸绝望,韩三千是不是韩家的人已经不重要了,仅凭钟良对他的态度,就已经足够让唐龙了解到他和韩三千之间的差距。

报仇?

这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现在想想当初立下的誓言,唐龙自己都觉得荒诞不经,在这种人面前,他有报仇的机会吗?

不过唐龙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厉害的人,甘愿被人骂做窝囊废,而且整整三年,整个云城拿他当作笑话看待,他怎么能够忍下这份屈辱。

“钟良,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好好把握住吧。”韩三千说道。

钟良听到这话,磕头不断,连连说道:“谢谢小少爷,谢谢小少爷,钟良一定记住您的话,一定会把握住您给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