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事,交付于他们办理即可。

此事处理完。

天色已经快要亮了。

王霸找到我,带我去了道观的客房,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交代。我看他神神秘秘,跟他过去,问他。

“王表哥,咋了?”

王霸关上门,从口袋里,拿出林蜜儿藏身的那块通灵古玉。

“蜜儿她,有话跟你说。”

这倒是让我有些疑惑。

她要说什么事了?

通灵古玉上,冒出一缕青烟,林蜜儿穿着一身旗袍,从青烟之中走出来。她身上的伤势,已经恢复了,这是通灵古玉的作用,也是她现在魂魄逐渐强大的作用。

看到我的时候。

林蜜儿的脸上,带着天真无邪的笑。

“大哥哥,这是那个坏人身上的东西,我记得,好像姐姐身上好像也有这种熟悉的气息,我就把它拿来了。”

林蜜儿跟我说着,她伸出双手,掌心之中竟捧着一缕黑金之气。

想着这些的时候,前男友有女朋友了说说王霸微微皱眉说。

“杨大师,外边棺材里的那位,不会真是杨擎天吗?”

“不是。”

我简单道。

其实,除了王霸之外,还有道观里没有走的那些人,也都在担心着棺材里的那位。他们不如王霸知情,都觉得,那尸体,是杨慕凡。

是那个曾经击败白江翳的年轻人,也曾给他们带来震撼,在他们看来,杨慕凡是出了杨擎天之外,洛城的希望之子。

若杨慕凡就此陨落,他们,一样无法接受。

此时。

该让他们看到真相了。

走到金丝楠木棺之前。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边丁无妄,与道观的老道们,还正在忙碌着,所以,我就没有打扰他。

秘记之中,也有纸人之法。

我手上掐出指诀,掌控棺材里的尸体。

手指一挑。

棺材里的尸体,便站了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此处。

林蜜儿说的姐姐,是指林采薇。

黑金之气,蒹葭的身上有,采薇的身上,或许也有。

只是。

这一缕黑金之气,怎么会从白永靖身上而来?

我掐出一道贯穿阴阳的指诀,前女友结婚了的说说伸手。

林蜜儿把这一缕黑金之气,落于我的手掌心。黑金之气渐渐凝聚,变成了一张黑金之色的请帖。

一封葬礼的请帖。

下意识的,我将其打开。

其中的内容,更是让我有那么一些意外。

地点为,阴山神殿。

而要举办的葬礼,是阴间女帝的葬礼。

这张请帖,是给白永靖的,上边有他的署名。所以,那位“阴大人”这次来,不但为了我和杨擎天的性命,还顺便还未白永靖带来了请帖。

女帝葬礼的请帖。

蒹葭陨落于黄泉离宫的那一幕,我以追踪之法,见到了。

她把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我和采薇的身上,我知道,作为采薇,阴间女帝,终会归来!

乌耶律被儿子这种散漫浪荡的态度,触怒了,火冒三丈,大发雷霆。

可裴君临却愈发表现的浮夸,闻言毫不犹豫的冷笑起来:“修炼?!修炼那也是要有资源的,我倒是想要资源,可是父王你给么?!”

“本王这些年给你的资源还少么?!”乌耶律脸色越越越阴沉,怒云笼罩,吓得四周过往的仆从,立刻跪倒一地。

“是不少,可那些都只不过是一些别的家伙淘汰下来的东西,挽回前男友的聊天技巧真正的宝物你又给过我多少?你若是真心疼你儿子,我要那黑蚁血精!”裴君临大声喊道。

“往些年,咱们乌金城获得的许多宝贵资源,你都给了我上面的那些家伙了,既然父王你口口声声说心疼我,那这一次,我要这黑蚁血精!”

裴君临说到最后,眼睛都红了起来,如同一只发怒的饿狼,极为疯狂。

通过接受记忆,他已经获知了那黑蚁血精就在这乌耶律的身上,是这一次紫藤拍卖场最为压轴的拍卖品,价格最低估计都在百万晶石以上了!

黑蚁血精,非常珍贵,绝对是所有妖神强者修炼中的圣品,服用后引发肉身的一次彻底质变。

此刻洗尘道人手中抓握的一柄青铜战戈,就是一把传奇圣兵,有一人多高,看起来很古旧了。

嗡嗡嗡!

大阵疯狂运转,裂口处光华大炽,密密麻麻的符文交织,很快裂口就愈合了。

大阵运转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需要海量的能量消耗。

好在天机殿的地下有两条龙脉经过,护宗大阵扎根其上,提供了一大半的能量,源源不断。其余的小半能量由天机殿储备的灵石提供。分手后女朋友有了新欢

想毁掉大阵,除非把地下的两条龙脉拔掉,否则以一人之力,很难撼动整座城池。

一击不成,叶天拍了拍手,然后负手而立,眸光注视着大阵,神色有几分凝重,没有再出拳的意思。因为他知道,再出拳也是差不多的结果,无法真正摧毁九重大阵。

“说好不能动用神兵,可不准食言。否则,你会被整个昆墟唾弃。”洗尘道人连忙说道,唯恐叶天反悔。

这时,却见叶天一声轻笑,说道:“把阵台给我准备好吧。我赶时间。”

说完,就见叶天伸出手,对着不远处的一座山岳抓去。

简阳听到后,身体顿时一颤,然后,本能的下意识瞥了一眼客厅的柜子上的方向。

那里是一个透明的柜子,里面摆放着各种泰妍得到的奖杯。

少女时代的有,solo时期的也有,满满的都是岁月的勋章。

这个小动作怎么能够逃过泰妍的注视。前男友结婚了心酸祝福

“允儿。”

“内,欧尼。”

“你现在,去那边的柜子里面找找。”

泰妍指着柜子冷笑道:“尤其是重点看第三排和第二排的位置,相信我,到时候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不‘温柔’了。”

“啊。”允儿一怔。

简阳却是连忙跑了过来,陪笑道:“哪里有需要找的东西。”

说着,看向节目组道:“不是有什么任务之类的事情吗,都已经开场这么久了,还不赶紧做?”

说完,又在泰妍耳边低声道:“拍摄呢,两国直播,给我留点面子。”

“当然可以。”

泰妍通情达理的点头。

诈骗犯!

还是夫妻组团的那种。

任务...明明在来的时候,就没接到通知有任务来着!

不过好心的允儿还是熟练地开始制作食物。

只是半晌......

“欧尼,你尝尝......”

当允儿做好饭了之后,前任有对象了伤感说说欣喜的准备让泰妍品尝一下自己成果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身后已经只剩下了摄像师的存在。

端着菜,来到客厅。

客厅中,泰妍正躺在简阳的腿上,仰着头,长着小嘴,做出了‘啊’的姿势,显然是正在等待着喂投。

简阳将喜好的草莓细心的去掉根部,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在泰妍的嘴中。

泰妍嚼着草莓,眼睛弯起了两道可爱的月牙。

“欧尼!”

直到允儿说话的时候,这才注意到了后者的到来。

“啊,做好饭...不对......”

泰妍俏脸上浮现出了浮夸的诧异,很快,埋怨的打了简阳一拳,不满道:“都说了,让你在厨房里帮允儿做点事情,怎么就忽然跑回来了?”

“那是叶少主的唯一骨肉,也是武盟少主的少主,还流淌着叶家的血液。前女友结婚了感慨语言”

“叶少主对唐门原本充满信心,认为唐门能够保护好唐若雪和孩子。”

“可是现在,孩子在唐门眼皮底下不见了,过去二十分钟也不见唐门把人找回来。”

“唐门保护不力不说了,唐门有内鬼也不说了,唐门要给的交待也不说了——”“叶少主现在只想孩子平安归来。”

“他对唐门失去了信心和耐心,所以下令武盟子弟前来搜寻。”

“唐管家最好让唐门子弟把路让开,让武盟子弟把小少主找出来。”

“我把话撂在这里,今天,这门,不管你让还是不让,武盟子弟都必须进。”

“而且唐门最好祈祷小少主没事,否则我跟你们都要人头落地。”

蔡伶之声音一如既往淡漠,却带着一股子威压,让唐门感受到事情的严重。

同时,三百武盟子弟当一声长剑出鞘。

剑锋光寒。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