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二哥,是我,傅友。”

门外一声略尖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傅德闻言,起身透过猫眼往外面开瞄:这家伙来干什么?傅德对自己这个奸诈的四弟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从小两个人就不对付,奸诈的老四总是各种阴傅德,而且最近傅德听说这家伙旗下的财产全都亏损,自己碍于情面,没有将他的事情告诉老爷子。

傅德缓缓的打开了门,一夜没睡他有一些脱相,傅德看着眼前的傅友,神色有些不悦的开口问道:“你来做什么?”

傅友见傅德有些不悦,他也不见外,傅友尖嘴猴腮的模样真心叫人提不起好感:“哎呦,二哥,看你说的,你这不当上咱们傅家的家主了嘛,当弟弟的能不来祝贺祝贺你吗?”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你不是巴不得我当不上这个家主?”

傅德抱着胳膊靠着门框,面色不悦的看着傅友,傅友以前可没少坑了自己,当初去五台山也是被逼无奈,也全都是拜这个小人所赐,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傅德可是真的不想和傅友有什么来往。

心里咯噔一声,难不成自己的事情暴露了?可随即一想,自己根本没有泄露出去任何的东西!谦友表白薛之谦简短

肯定是栽赃陷害!

敢他妈的针对老子!找死是吧?

高崎开口连忙矢口否认!

跪在地上的青年,抬起头,脸上因为痛苦一片扭曲,涕泗横流,急忙从兜里掏出一张报纸。

颤抖着急忙举到高崎面前。

“高总!是真的!真的有你的丑闻,就在这个报纸上!”

“现在整个西渝都已经传疯了!网络上更是铺天盖地!真的,高总!”

“你看看……”

“你看看……”青年急忙跪走过去,涕泗横流哭着说到。

“什么玩意!”高崎脸色瞬间黑下。

心脏砰砰乱跳。

一把抢过青年手里的报纸:“我到要看看到底是谁,敢来搞我!”

一把展开手中的报纸,一张巨大的报纸,只有一个新闻篇幅!

“西渝省东方传媒富二代高崎如何在一年之内做下众多天理不容之事!”

“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傅德猛的清醒过来,或者说他是被冻醒的,这个小浴室里面的温度低的像冬天一样,傅德也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被冻的,他颤颤巍巍的起身,猛的看向喷头。

“哗哗哗~”

一股股清澈的水流落下,哪里有什么血,傅德不相信似得揉了揉眼睛,薛之谦的谦友口号随后又看了一眼地面,地面上也是除了少许的积水,哪里有什么血的痕迹。

傅德咕咚的咽了一口唾沫,他知道事情不好,他直了直因为极度恐惧而软的不听使唤的双腿,半扶半挪的凑到镜子面前。

傅德的身上还是没有一滴血液,之前的那一幕幕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德摇着脑袋,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语,之前发生的种种,他可以肯定,绝对不是自己眼花,可是现实却是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看着镜子里虽然周围很冷,但满头大汗的自己,傅德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冷静了一下,他觉得应该先出去这里再说。

傅德刚走两步,如同急刹车似得愣在了原地,他有感觉,自己的毛都快炸了,傅德缓缓扭头,他看了一眼镜子里面的自己,咕咚,傅德深深的咽了一口唾沫,众所周知,镜子里面的影像虽然和本人相反,但是若是你向前跑,镜子里的影像也绝对会和你做同一动作,谦友专用网名也就是向前。

可傅德却看到了另一种景象,镜子里的那个自己,居然在向后跑,而傅德扭头与之对视时,他的眼里居然放出来一抹幽怨的光随后就像是变戏法似得,镜子里面的那个傅德忽然扭曲,一个披头散发,舌头深得足足有三米长,舔着傅德的脸,两只眼睛只剩下两个黑窟窿的女鬼,诡异的出现在镜子里面!!

傅德看着镜子里面那个面目狰狞的女鬼,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般,他瘫坐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

“你……你……你是谁?你别过来,别过来。”

傅德坐到地上,一边用最后一点力气往后缓缓移动,一边摇晃着自己的脑袋,瞪着似乎要凸出来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看着眼前镜子里面,那个已经钻出来半边身子的可怖女鬼。

“咯咯咯~,咯咯咯~。”

女鬼将舌头伸到傅德跟前,粗糙的似乎带着倒勾般的舌头划着傅德的脸,冰冷带着粘液的舌头划过傅德的脸,谦友的专属手势傅德的心脏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他用眼角的余光瞄着在他脸上滑动的长舌头,猩红的鬼舌就好像是一根随时都能要了他性命的绞绳一般。

蓝羲玄自然知道不会仅仅这么简单的原因,他没有说话等着刘柔接着说“然后她问我我们怎么样才能离开,我我说她离开了我们自然就会回去了。”

“何为她离开,又怎么离开?”

“身身陨,或者离开地星。”

蓝羲玄脑海里不断的转着,现在也找到了白幽若拼命修炼的原因,只是她回到神界的话也算离开,但回不去怎么办?

见蓝羲玄不说话刘柔紧张的道“我真的已经都告诉你了,没有半分隐瞒。”

“你回去吧,如果敢伤害这具身体,就算是追你到冥界,我也会让你魂飞魄散。能代表谦友的网名”

“是是我一定不会对这具身体做什么的。”

蓝羲玄不再言语刘柔便离开了,她是真的害怕了,此时的她没有了半分一开始的嚣张气焰,蓝羲玄回到酒店便看到白幽若正在打电话,电话那边是院长,如今院长病好了,而且看起来更是比以前年轻了几岁,最高兴的莫过于白幽若。

蓝羲玄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神情不对白幽若跟院长没说多久便挂了电话,她走到蓝羲玄身边“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高总!高总!出事了!出事了!”

高崎转过身,一眼看见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满头大汗,焦急的小跑过来。

一看见他!

瞬间脸上出现一抹失意。

“喊什么喊?不懂规矩是不是?”高崎皱着眉头,冷喝一声。

“不是……不是……高总!谦友所有应援口号真的出大事了!”青年立马开口喊到。

脸上一脸惶恐不安。

“有什么屁事你就快说,结结巴巴没张嘴啊?”高崎眼中闪过一丝怒气!

一脚踹上去。

青年瞬间被踢中腰部,一下子滚在地上,“哎哟”痛嚎一声!

“快说!”高崎脸色冰冷,上去又是一脚。

青年连忙捂着肚子跪起身来,神色痛苦的开口急忙说到:“高总!”

“网上现在铺天盖地都是你的丑闻!”

“连报纸上都是!”

“不知道是谁,在网上放出去的消息。”

“丑闻?你放屁!我能有什么丑闻?”高崎一听青年这句话。

在场的人,每个人都红了眼。

无论是脸上的表情,还是眼中的眼神都看得出来一个词——贪婪!

没人能例外。

抢夺!

绝对要抢下来据为己有!

光芒一去,便有仙帝一边使出神通向功法抓去,一边往身后爆发一个威力巨大的法诀,企图抢占先机。

可是,在场诸多仙帝,谁不是蓄势待发,一场惊天大战就此爆发……

最终低阶仙帝刚开始就被秒杀,谦友写给薛之谦的话无耻仙帝,抓住一个机会,以超越大部分人的速度抢到了功法。

谁能想到一个默默无闻,籍籍无名的人速度竟如此之快,令人猝不及防。

无耻仙帝刚抢到手,便有若干神通、术法等向他轰来。

可无耻仙帝也不是盖的,凭借一身的极品仙器,和强横的肉身抗了下来,当然也身受重创,换作在场其他任何人都会当场惨死,魂飞魄散,渣都不剩。

无耻仙帝不愧是无耻仙帝,顶住这些伤害之后就立即激发他悄悄布置下的空间大挪移阵法挪移逃走,并丢出数件上品仙器和极品仙器自爆。

无耻仙帝这样想着,所以他的心理也极为暴虐。

无耻仙帝一人面对十多个仙帝,气势达到了生平最高点,哪怕此时的他状态没有达到巅峰时的80%。

在场没有丝毫言语,大家都知道,现在是你死我活的状况了,虽然他们是以多欺少,但他们丝毫不在乎。

各仙帝看到无耻仙帝一人面对他们这么多人竟面不改色,虽然是敌对状态,也对他产生了极大的敬佩之情和惋惜。

就像有句话说的,在有些时候,不但兄弟之间情同手足,而对手之间也惺惺相惜!

“战吧!”

“狂霸拳!”

“绝仙掌!”

无耻仙帝张狂无比的声音传出,他完全放弃了防御,一手一个绝招神通轰出,只对上那五个状态完好的仙帝,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虽然没有杀死一人,却直接重伤了这五人。

之后被其余的十多位仙帝打中,以至于身后的那颗星球都成了飞灰,无耻仙帝立即濒临死亡。

无耻仙帝露出惨烈的笑容,让人看得心头发慌,众人都有种不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