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阿辰一直蹦蹦跳跳,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就甩开了云筱儿的手跑了进去,云筱儿刚想追上去,就被门口守卫的保安拦了下来:“不好意思小姐,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云筱儿解释道:“你可能不认识我,我是云董的侄女……”

保安还未等云筱儿说完,便打断了:“假冒的吧,云董从未向外界说出过自己有个侄女,你这么肥,就算有,那也不会是你。”

面对保安的这种态度,云筱儿觉得也是情有可原,再次耐心地说道:“大哥,你就让我进去吧,我真的是云董的侄女啊!”

云筱儿心想:可明明是两个人一起来的,可是保安偏偏拦下了我,反倒让阿辰进去。这是什么道理?

云筱儿越想越疑惑,直接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反问道“那他为什么能进去啊?”

可保安更是没好气的白了云筱儿一眼:“那人的气质一看就是气宇不凡,比你这种土bie不知道好多少了。” 说完,便朝云筱儿身上的衣着打扮嫌弃的瞄了一眼。前男友有新女友还说爱我

“你会后悔的!”云筱儿有些愤怒地说道。

放下电话,陈文感觉到凡尔赛这边的夜间出行真是不方便,没有区间车了,街面上也没有出租车,当然他也可以打电话叫个出租车,但就算叫了车,还得等车上门,再赶到留学生公寓去,折腾一番回到凡尔赛,恐怕都过了24点。

陈文心想,自己是不是应该买一辆汽车呢?

想到就要做到,反正不差钱。

陈文今天第四次抓起电话机,拨打了地接李斯特的号码。

电话一打就通。

陈文说:“我想买辆汽车,凡尔赛这边太偏了,去市里不方便。”

李斯特说:“哎哟,你买车啊,这对我可不是好消息,今后你不会租我车了。”

陈文说:“得了吧,现在我也用不着租你车,平时我出门都是短途,以凡尔赛和巴黎西区为主,真要是叫你的车,你赶过来还要一个钟头,我还不如叫个出租车呢。”

李斯特嘿嘿笑道:“我说笑的,你别介意。你想买什么样的车,新车还是二手车。前男友有了新女友还联系我”

陈文想着自己在法国只能再呆两个多月,买新车有点浪费,便说想买二手车。

李斯特与陈文约好,明早九点左右,他开车来凡尔赛接陈文。

“啧!”

杨东听完林天驰的一番话,沉吟半晌之后,将目光投向了黄硕:“你刚刚说,孝信酒厂已经快要被褚家挤垮了,这也就是说,他们始终在垂死挣扎,还没有彻底完蛋,是吧?”

“对,现在市外几个区县,还是有不少商店里能卖到孝信啤酒的,但是大部分娱乐场所已经不能卖了,据说孝信酒厂这半年真是被褚家祸害够呛,库存的酒过期之后,都发给附近的村民浇地了。”黄硕点头回应道。

“你能想办法联系上这个孝信酒厂的老板吗?”杨东再次问道。

“我不行,估计我大哥能认识他,老婆前男友我认识但是你也知道,我大哥栓住了。”黄硕耸肩作答。

“东子,你啥意思啊,你该不会是想……”林天驰瞬间猜到了杨东的想法。

“没错,既然孝信酒厂在本地有知名度,有销路,那咱们如果咱们真想做酒水行业,为啥不做孝信的酒呢!”杨东顿了一下,点头道:“做假酒的风险太大,而且投入也高,即便咱们真的能够跟褚家把假酒市场抢下来,可是万一出事了,一把活就赔死了,褚家干了大半年,已经有家底了,但是咱们拼不起!”

陈文一愣,赶忙问:“被欺负了是什么意思。”

宋琴瑶解释了一番,事情不大,但委屈不小。

两个女孩打工的地方是市区的一家混合餐厅,做服务生。今天第一天上班,一切正常。

不愉快事情发生在下班后。

等公交车的时候,在站台上,一个男老外摸张婉婷的。张婉婷性子烈,当场大骂对方。那老外抬手就打了张婉婷一耳光,随后跑掉了。

两个女孩报了警,法国警察赶来后,询问了情况,做了笔录,让她俩回家等消息,如果抓到嫌犯,警察局会通知她俩。

来法国已经一个多月了,男友说爱我却还和别的女人两个女孩也知道这种小事警察不会太认真对待,只能忍气吞声坐车回家。

宋琴瑶说:“张婉婷这会已经不哭了,刚才在车上哭得可凶了,吓死我了。”

陈文说:“要不要我过来看看你们?”

宋琴瑶赶忙拒绝:“已经八点多了,末班车已经发车了,你就算赶到这里,也没车回去。”

陈文说:“照顾好你们自己,改天我找个时间来看你们。”

“好!”

留学男点点头,他的特长就体现在电子信息方面,不做这个没啥其他事可以做。

“你负责去协助冬木!”

余飞看向夏瓜的时候,夏瓜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余飞也觉得没什么事情可以让她去做,正好她和冬木分开这么久,那么就让他们多一点共处的机会也不错。

“你负责协助我!”

东方冷自然是留在余飞身边了。

冬木下午就走了,或许是他着急想要做点事情,或者说是这里人太多,前男友朋友圈晒新女友他想要带着夏瓜离开这里,两个人私下里做点什么。

余飞和东方冷的工作,其实就是没工作,因为他们两个的特长,不是计划,而是行动。

就这样准备了三天,余飞他们准备妥当了,陈东那边也准备了不少,大量资料被传送过来,余飞看得眼睛都有些酸,说实话哪怕是他,也需要大量的数据和资料做支撑,这才方便自己的行动。

陈文正在院子里做着不知道是第几套广播体操,谢家姐妹拎着两个大塑料袋回来了。

双胞胎从家乐福下班,买了一堆便宜的肉食和打折蔬菜,快快乐乐地在厨房里张罗晚饭。

姐妹俩愉快的状态,也感染了陈文,陈菲儿那些事带来的负面情绪很快就消失了。

陈文觉得,谢家姐妹的表现是健康的留学生状态。

她俩肯定不是华夏的富家女,否则就不用去打工了。家里帮她们负担一大半学费,她俩自己打工挣小半学费和全部生活费。

虽然陈文的到来提高了谢家姐妹的伙食水平,但即便没有陈文,这对双胞胎也不过是吃得稍微差点,前男友有对象还说爱我度过留学的生活肯定没问题。

在陈文看来,谢家姐妹才刚刚高中毕业读大一,张婉婷和宋琴瑶是在国内读完大三跑来法国,显然谢家姐妹适应法国生活的效果比那俩女孩要更让人开心。

陈文走进厨房,凑到姐妹俩跟前,问:“家乐福那个湾湾领班,最近还找你们茬吗?”

谢甜甜嘻嘻笑道:“那个女人现在顾不上欺负我们,又有新人给她欺负啦!”

“久久,你快说,能不能给大家透个底?”丁凯再次问向久绅。

“行吧,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就说一点,你们刚才用的那个软件是九九看吧?”久绅的确是觉得自己身份没什么好隐瞒的,他不会刻意去展示自己,弄得人尽皆知,但也不会刻意去隐瞒。

隐瞒是神经病才做的事好吗,低调?开玩笑,神豪能和低调沾上边?又写神豪,又要低调的那些,久绅觉得真的是脑壳儿比较清奇。

“对啊,这九九看吧,我用了两天,真的挺好用,功能太强大了,可以说是集百家之长,这搜索匹配功能比千度厉害,短视频质量比音抖高,货物推送比里阿强,尤其是那人工智能,前男友有了新女友实在是太BUG了。

不但能优化手机性能,关键在于好用,我用了两天,就没碰到过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这话过,而且我这还没有培育到完全版,别的都好,就是氪金实在是太贵了。”

说这话的是一个叫张默的人,久绅多看了这兄弟好几眼,这特么的绝对九九看忠实粉丝没跑了,这概括的太精辟,不错不错。

余飞气的吸冷气,这货太滑头了。

“嘿嘿!”

冬木笑了笑缓解尴尬。

“计划就先不做了,做了也白做,智囊团在为我们量身定做行动计划,咱们先想办法赶去这个港口附近吧!我的脸不能被任何摄像头拍到,否则咱们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余飞决定先走一步看一步,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先把知道的事情都做了。

“这个我擅长,买一辆车,改装一下,增加一个夹层,你可以躺着去!”

冬木终于有了点作用,这个办法陈东就用过,余飞感受过,很好用。

“行,明天你就去搞定这件事。”

余飞需要的队友就是做这些杂事,至于真正如何击沉一艘直升机航母,余飞只考虑了自己一个人,其他人都没考虑进去。

“你负责开始收集情报,虽然我们有组织提供的情报,但是自己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基地之中,和基地周边,任何你感觉有用的消息,都可以收集。”

余飞对留学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