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真有你的,这次你的性命就寄存下来,下次见面,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哦?不如现在就决战如何,何须下次呢?”

“哼,等着吧,小子,真魔降临,末日之境,你们全都要死在我们手中,哈哈哈!’

伴随着狂笑,魔物瞬间钻入地下,不见踪影。

叶凡开启神魔之眼追踪,但是无法找到确切位置。

“小凡,真是没想到啊,你的实力强大到这样的程度。”魏老使用千里传音说道。

“魏老,这可不仅仅是我的实力,而是我身上的力量。”

“你身上的力量?”

“不错!”

叶凡快速来到魏老的身边,服用金丹之后,魏老的身体恢复的很好,靠着金甲神人的自我恢复能力,臂膀也重新长出。

这正是叶凡使用暗合金技术,把魔界法则融合进入金甲神人之后的效果,现在魏老只要不是受到致命伤害,他就可以自我恢复。

“你身上的什么力量这么厉害?”

叶凡叹息一声:“国师是一个伟大的人,祝前任找到新女朋友的句子行,我不强人所难。”

“叶神医那就是答应今晚吃饭谈判了?”

洛云韵娇笑一声:“那云韵来安排地方了?”

“不急!”

叶凡话锋一转,打断了洛云韵的节奏和安排:

“虽然我跟国师一见如故,但八王子昨天的无礼,让我深感你们没有诚意谈判。”

“而国师又不肯下嫁叶凡。”

“所以国师想要坐下来跟我深入交流的话,那就必须拿出一点诚意给我看看。”

叶凡字眼清晰:“不然我担心今晚见面也是浪费时间。”

洛云韵声音轻柔:“不知道叶神医想要什么诚意?”

曹不修道听途说的话,就是为了诈一下秦刀,想来看看秦刀什么反应。

不过,他遇到的是秦刀,这不是哑巴更像是哑巴的人。

见到曹不修还想继续问,周小昆嗤笑一句,“大师兄,怎么你是想挖我墙角不成?秦刀是我哥们,跟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之前你们不是压根不上秦刀上主桌吗?”

曹不修心中一惊,武者都是骄傲的,尤其是这年纪轻轻的成为大师的人,那更是骄傲的,祝福前男友找到女朋友自己缺了礼数怪不得人家现在不搭理自己。

曹不修心思转动,对曹不止说,“把那小畜生叫来,给这位先生道歉!”

曹不修打的一手好算盘,他想给足了秦刀面子,以为秦刀接下来也会给自己一个面子,也别说帮他一起对付小昆了,就是后面只要秦刀两不相帮,曹不修就算是目的达到了,他可不相信这秦刀跟周小昆有多深的关系,狼怎么会跟狗交朋友?

“喂,我说,二师兄,你追着秦刀说什么,还想不想看我的言出法随了?”

“黄口小儿!”曹不修冷哼一声,“你以为你跟秦小友什么关系,刚才我看秦小友这身法,跟我一位故人相熟,小友,我们一会在叙。”

“毕波太上长老,萧卓秀太上长老,原来二老都在呀,真是吓了我一身冷汗,还以为禁地这次招了贼,给偷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呢。”乐正凌淡淡一笑,两眼看过来时,全是笑意,似乎吃定了我。

我心中剧烈跳起来,心中暗觉自己卷入了什么了不得的争端里了,原本才找到的好修炼之地,现在成了豺狼虎豹的聚集地了!

南宫师叔呀,都是你养的狼呀,前脚刚走,后脚就造反了。祝福前男友的话简短

我心中急忙想着办法,但他们整天都想着怎么算计这禁地,我可不如他们呀,这一阵,指定是输了,当即就说道:“两位太上长老,你们都什么修为了?我那点微末本事,偷没偷到东西你们一眼就看出来了,现在可什么都没有。”

“臭小子,不要和我们打马虎眼,这些事谁知道呢?可能你真偷了什么呢?”毕波冷笑起来,上下打量我。

萧卓秀笑着摆摆手:“毕长老,算了,我们也不能平白冤枉了他,偷没偷,是不好说,但毕竟是眼里看到的,我们也不能空口无凭不是?这次算了,希望这位小辈往后不要乱闯我们紫竹禁地,免得生出什么误会来,再有一次,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耆老今天能让周小昆胡来秦刀其实是他信任的底牌,只要是有秦刀在,今天周小昆绝对出不了大问题啊,但现在周小昆居然主动雪藏秦刀,这让耆老开始担心。

“大师兄,我有数,别忘了,我的长处是言出法随!”

“烂泥扶不上墙!”

郭小玲咬牙切齿的接,祝前男友找到女朋友的句子周小昆这种傻逼她还从来没见到过。

“时间刚刚好,二师兄,我在问你一遍,听说这妙春堂,是你们曹家的一半产业,所以你才得了这曹掌柜的名字?”

周小昆旧话重提。

“是有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难不成这妙春堂是你家的?”

妙春堂是他曹家的产业,这是他在私人场合说过无数次的话,虽然没有当着郭老说过,但在他心里,包括这些曹家人心里,事情就是这样的。

“你还真说对了,这妙春堂,就是我家的!”周小昆不管周围那些像是看他成傻逼一样的眼神,继续说,“不光是这妙春堂,还有你们这曹家大院,都是老子的!今天你们这群人在我家着实是太恶心,赶紧滚!”

向星河:“没想到啊我们还是老乡。”

你没想到的可多了……

洛琛笑了:“那我们两还真是有缘。”

他问:“你接下来要回家吗?我送你。”

向星河:“不麻烦了,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洛琛:“不麻烦,反正我也没事干。”

向星河摇头:“不用了。”

见她坚持洛琛也不强求了。

两人告别后,洛琛开着车子跟着她到了下一个路口,分手后祝对象幸福的话之后便看到有佣人来接她走了。

他看了看时间也该去准备今晚的宴会了。

他突然来了兴致了。

向星河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了向星辰正准备出去,他看着她:“你又去哪了?妈妈正等你呢,待会也马上到出息宴会的时间了,去准备准备吧。”

向星河:“叫姐姐,一你真是没大没。”

向星辰不话了,准备走的时候看到了佣人从车上拿下来的包好的蓝色玫瑰花,他指着它问:“向星河谁给你买的?”

向星河:“干嘛?我自己买的不行啊?”

虽是洛琛付的钱……

“鬼鬼祟祟。看你进我门派来就不像是专心修炼的,亏太上掌门居然相信了你!”乐正凌和我早就撕破脸了,看左右无监视者,脸上冒出了冷笑。

我心中骤然一惊,他不会趁着南宫师叔不在,给前男友的一段话心酸要杀我吧?

“呵呵,乐正凌,我这次也懒得叫你掌门了,你那点心思我早就看破了,别以为南宫师叔真是笨蛋了,当她什么都不知道么?”我随口就胡扯起来,脸上却一副正八经的模样。

乐正凌脸色顿时煞白,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夏一天,我乐正凌行的端坐的正,不怕你诬陷,你自己跑进了禁地,却还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就是再傻的人都觉得可疑吧?哼!”

既然肯和我卖乖,说明他心中也有鬼,并且是害怕南宫师叔看破他的行迹的,我顿时松了口气,但与此同时,心中又开始活泛了起来,两个煞星门神突然不见,乐正凌却一副刚好在此的模样,难道要打禁地的主意?状央吐扛。

也不知道这禁地是不是掌门也能进?早知道问问南宫师叔就好了。

如果乐正凌真和两个太上长老勾搭在一起了呢?那我在这里岂不是很危险?这可不好玩儿。

向星河解释:“不是,我不喜欢和不熟悉的异性多接触,一靠近,我就有些不习惯。”

洛琛笑了:“我知道了,下次我注意。”

向星河点零头“嗯”了一声。祝福前男友的话语狠话

她突然才注意到刚刚因为慌乱所以松了拿着蓝色玫瑰花的手,现在玫瑰花已经掉在地上了,她伸手蹲下去捡的时候,洛琛已经快了她一步,她没有碰到玫瑰花而是碰到了他的手。

两缺场怔住了,但是谁也没有先拿开手。

最后是洛琛问:“星河喜欢蓝色玫瑰花?”

向星河收回手,洛琛也拾起了玫瑰花但没有要还给她的打算。

向星河回答他:“嗯,挺喜欢的,我觉得它很漂亮,有着大海和空一样的蓝,像夜晚的精灵一样。”

向星河才想起刚刚洛琛进来的时候也过蓝色玫瑰花很漂亮,她问:“对了,你也喜欢?我记得刚刚你过它也很漂亮的。”

洛琛拿起玫瑰花凑近鼻子边闻了闻:“我觉得它很漂亮是因为看花的人很漂亮,所以也这样觉得了,而且它很适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