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摇了摇头,“我不会喝酒。”说完又笑着对沈培川说,“你也少喝点,下午你还要送我回学校呢。”

“我可以送你的。”沈培川还没说话,宋雅馨就接过了她的话。

桑榆笑着说,“不用麻烦了,其实是我时间不多,是想培川他陪陪我。”

她就看不了宋雅馨有意无意的接近沈培川,还故意当着她的面和沈培川搞暧昧,肯定是没安好心。

如果今天来的真的是沈培川的女朋友肯定会误会的。

好在她并不是真正的沈培川女朋友,能够清醒的作为一个旁观者的心态去看这件事。

才能真正的了解,这并不是沈培川的错,而且这个女人在故意接近,故意要让人误会。

如果真的是祝福沈培川,应该是知道他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而保持距离,不是有意的接近。

宋局爽朗的笑了一声,“那今天不喝了,改天你们的喜酒,我再多喝点。如果这就是爱情网络歌手”

宋雅馨将酒瓶放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有很多男女朋友谈着谈着恋爱就分手了,有些是性格不合,有些是习惯不同,还有些是年龄差距,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宋夫人转身走出去,宋雅馨叫住她,“妈,你干什么去?”

“我去给他们倒杯水。”宋夫人说。

“我去吧,你看着锅里的菜。”宋雅馨放下手里的铲子。

宋夫人觉得他们年轻有话说些,便走进来,接过女儿炒的辣子鸡丁,问道,“里面调料都放了吗?”

“嗯,都放了。”宋雅馨洗了手,拿出水杯倒了三杯新鲜果汁端出去,分别放在他们跟前,将空了的托盘放在桌子上,在桑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你看着很年轻,应该比培川小吧?”

桑榆说,“嗯。”

“你在什么地上班?”宋雅馨从果盘里摘了一颗葡萄放在嘴里。

桑榆并未遮掩,也不觉得有什么,这就是爱情回答道,“大一。”

宋雅馨愣了一下,看着桑榆小,但是没想到还是大一的学生,她的目光投向沈培川,笑说,“你喜欢这么小的呀?以前还以为你不喜欢女的呢。”

沈培川讪讪扯出僵硬的笑,“我也是正常人。”

宋雅馨点头,“也是,你又不是没有七情六欲的和尚。”

“唐老夫人也就是慕容氏,唐平凡的妈……嗯,我奶奶。”

“她看唐三国势力如日冲天,越来越越压下儿子唐平凡,就恶向胆边生想要除掉唐三国。”

“有一次,老门主宴请家人和外戚一起赏月吃饭。”

“唐老夫人就唆使唐石耳在赏月的时候学李白舞剑。”

“意思就是要他找机会‘一不小心’刺死唐三国这个强大竞争者。”

“唐石耳向来拥护唐平凡,亲爱的那不是爱情毫不犹豫答应,吃饭的时候趁着酒意说舞剑。”

“老门主允许。”

“唐石耳于是拿着一把染毒的利剑翩翩起舞,时不时往唐三国的身上刺过去。”

“慕容无心看出不对劲,喊着一人舞剑太孤独,两人对抗才有意思。”

“因此慕容无心也扛了一把剑,把唐石耳刺向唐三国的毒剑全部挡掉。”

“慕容无心救了唐三国一条命,但却成了慕容家族唾弃的背叛者。”

宋红颜幽幽一叹,看似轻描淡写,却能让人想到当年的暗波汹涌。

叶凡点点头:“放心,我有分寸,其实我心里还是希望他出手的,不然都不会意思拿掉慕容家族。”

“不愧是我的男人,越来越有野心和魄力了。”

宋红颜幽幽一笑,接着伸伸懒腰:

“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洗牛奶澡了,可惜你不在,不然咱们可以一起洗。”

“不过没关系,拍婚纱照那个晚上,我们可以泡一晚。”

她调戏一句:“我还会在身上藏个礼物让你找一找……”

叶凡脸颊一烫笑道:“圣诞很快就会到了……”

挂掉电话,如果这就是爱情手语舞叶凡没有再翻看资料,而是消化宋红颜的电话内容。

随后,他陷入了沉思,寻思一挑三该怎么走。

“我是来打擂台的,不是来斗嘴的!废话少说,一切都用实力来证明吧!”叶凡冷冷地回应道。

虽然没人看清楚叶凡此刻的表情,可是从那语气中,大部分人都听出了那种傲气。

似乎,他才是不想浪费时间的那个人,是魏人杰在浪费他的时间。

这样一来,气势完全反转了,众人甚至一瞬间忘却了叶凡的三十六档小星辰的标记,真的被他震慑到了。

魏人杰脸色大变,在这个擂台上,他才是主角!

为什么有一个臭小子,作为他的对手,不是瑟瑟发抖,而是如此硬气地回应他,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作为这个赛场的主宰者,他就应该高高在上,而眼前的叶凡,该跪下来和他讲话,只有如此,他才可能手下留情。如果这就是爱情 歌词

之前,他想要让叶凡跪下认输,然后滚出去,可是现在,他似乎在改变着自己的想法,因为叶凡惹怒他了。

“可恶!”

魏人杰冷眼看着叶凡,气氛无比,他没想到自己的对手如此狂傲。

对于这些拒绝、厌烦和嘲讽,华韵不以为意。

依旧是淡然如水的模样:“黄医生的丹药如果给夫人吃了,才会要了她的性命!”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华韵的身上。

黄医生骂道:“你是看行骗不成,故意污蔑我是吧?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如此恶毒?”

萧主任拖拽着华韵:“华医生,你不要因为不甘心就口出恶言,这样不是医者之道啊!”

上官华指着华韵喊道:“快点出去,再胡言乱语,我就叫保安了!”

就连一直沉稳的上官锦也摇摇头:“华和医院的管理就这个水平吗?真是混乱!”

上官绣则眉头紧锁:“小姑娘你不要在这里故意给我们添堵,这就是爱情李代沫赶快出去吧!”

只有上官年拦住众人,并摆摆手让大家保持安静,对华韵问道:“华医生,为何我母亲吃了黄医生的丹药反而会被要了性命,你不妨讲清楚,免得引起误会,也免得让大家心里不舒服。”

多年特案科的办案经验告诉他,一个年轻女孩能如此淡然,就肯定不简单。

“二是他需要慕容无心将功赎罪去霸占华西的资源。”

“这个倒可能是真实想法,因为一个人位置到了金字塔,眼里不仅要利,还要名。”

“所以,慕容无心如果没有找死,你可以看我和唐门面子,井水不犯河水。”

“如果他找死,你可以连他一起收拾了。”

“不过动作要快,一旦你动手对付慕容家族,唐门肯定也会抢胜利果实。”

“唐平凡白养这么多年的猪,不会眼睁睁看着你独吞的。”

宋红颜一笑:“你雷霆拿下,我再宣告说是我们的,唐平凡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红颜,谢谢你!”

叶凡听完轻声一句。

他心里知道,宋红颜来这个电话,除了讲述慕容无心跟唐门的恩怨外,还有就是让叶凡不要有半点负担。

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如果这就是爱情我都知道唐门有什么怪责,她会好好担着。

“迂腐!”

宋红颜白了叶凡一眼:“对了,还有一个提醒你,慕容无心这人,喜欢玩阴的,你要小心。”

“豪门无情,兄弟姐妹都能相互残杀,何况什么唐平凡的小舅。”

“别说我对他没什么交往,也没有见过一面。”

“就算有感情,只要他冥顽不灵的挡你的路,我也会支持你踩下他。”

她干脆利落地表达自己立场,让叶凡不至于因她关系而有所顾忌。

“有你这句话,我就能放手一战了。”

叶凡大笑一声:“只是你要不要跟唐平凡打个招呼,怎么慕容无心说也是他小舅。”

虽然叶凡对唐平凡没有好感,但唐门好几次支持了自己。

特别是象国一战无条件资金支持,他还是感激的。

所以也想给唐平凡一点尊重。

说不定唐平凡可以说服慕容无心不介入华西一战,这样就能避免双方刀兵相向的尴尬了。

“慕容无心确实是唐平凡小舅,但双方很多年前就已经闹翻。”

“以前唐门老门主还在的时候,慕容无心跟唐三国走得比较近。”

宋红颜翘起了双腿,端了一杯红酒,慵懒对着叶凡娇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