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老师俯首称臣、辛勤采蜜…

哇塞!

惊呆了一众看客,刺激神经末梢的方式原来这么多样!

按照周揭伦的语气就是:唉哟,不错哦,很diao的样子!

观众大开眼界,你们明星们私底下这么玩的吗?

真的,从这个角度来说,陈老师和他的摄影展地位不亚于《金梅瓶》…

哦,沈林在她的房间…

金牙床芙蓉帐里被掀红浪,抵死缠绵中!

就是拍完戏,一时之间未能出戏,用科学的说法就是荷尔蒙和弗洛蒙包括内啡肽都处在紧急战备状态……

箭在弦上,不发伤弦。

遂决定兵戈相见…

凌晨三点,大林子穿好衣服,回到自己房间——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其实,他还能再战,但明天要拍打戏…

万一腿软怎么办?

……

“师傅,我记得你说,君子小人只在一念思量,思量作恶,化为恶鬼;思量修善,化作善神。”

“人间色相本来就是空,分手了问前男友有想我嘛若做到心中无邪念,又怎会被眼前所见,牵动心绪?你们说女人是恶吗?还是我们的内心才是魔鬼!”

大闹圣殿的戏份拍的很快,几乎一遍就过了…

姜明挺好演的,别看他说的台词绕口的很,其实他就是没有搞明白天道(导演)的意图…

按照沈林对姜明的认知,他是个追求完美的人,他想一个人完美解决此事不想任何人受到伤害,不惜牺牲自己。

用两个字形容就是:自信!太他妈的相信自己了,你留封信带着女苑远走高飞都比这强!

最终伤了师傅、同门、女苑包括他的女儿…

最终造成惨案…

《仙剑》每一个有名有姓的角色都很惨。

总提到的道,其实就是顺应天命的意思。

青儿是女娲后人,她的道就是福泽万物,而这是一条最终走向牺牲的道路,也就是她的宿命,是她的“道”。

剑圣的道是顺应天命,明知事不可为而不为,前男友谈了新女友他知道青儿的宿命和结局,所以他不能去改变不能去参与,只能去见证。

陈文有重生金手指,但对于具体的股票运作时机,他毫无概念,需要得到专业人士的指点。

“陈先生有多少流动资金?”方经理问道。

“两万多。”陈文回答道。

“所以,陈先生被行情打动了?”方经理问道。

“趁着这波行情,买点股票,赚点钱。”陈文实话实说。

“我认为陈先生现在不宜进场!”方经理果断说道。

“为什么呢?”陈文好奇道。

方经理笑笑,反问道:“你面前有两条赚钱途径,陈先生为什么要选一条赚钱更少、风险更大的途径呢?”

陈文惊讶道:“莫非方经理另有更好的建议?”

方经理解释道:“现在股市太热,随时会发生大的动荡,不是进场的合适时机。男生不回答有没有对象而且吧,陈先生即使现在买一点股票,短线赚一倍、或是两倍,顶多也就是把你的两万块变成几万块,这算是一条赚钱路,但这有什么意思呢?”

陈文问道:“那么另一条路呢?”

我双目没有半点退缩,心中在想着寒仙门这么做的目的,但回顾许久,始终没有半点由头切入,就说道:“呵呵,给人打工都能打出这么个平天下纷争的口号来,萧前辈果然是够能往脸上贴金的,我多有不及也。”

“哈哈,夏小友莫要着恼,既然都来了,老夫当然不能就这么忽悠小友不是?小友又怎可如此早妄下评论?”萧剑岚笑道。

“呵呵,我这评论下得可不早,这些日子也把寒仙门看在眼中许久了,目下还没有看到你们有平天下的迹象,你忽然拉出这么大的虎皮来,让我怎么信你?藏剑山中光看不炼,如占着茅坑不拉屎,既然此剑有无上神威,就该拿出来斩尽邪魔!而不是藏起来吓唬人。”我皱眉冷笑。

萧剑岚摇摇头,问道:“那老夫问你,天下为何始终纷争不断,数千年来,征战不休?”

“不过是化仙者想要吞并原仙者而已,实则也不过天城为了自己心中欲念,前男友把你当备胎表现强加于原仙者罢了!”我冷哼道。

“看来,夏道友所站位置,乃是原仙者这边。”萧剑岚捻须凝神,我却反倒:“难道不是?化仙者眼中,原仙者缺一道新仙气而为原始之仙,觉得原仙终究应该给淘汰,为不完整之仙,但化仙者又岂知原仙者如何想的?画龙点睛和画蛇添足皆是同落一笔,但却千差万别,化仙者觉得原仙者不完整,原仙者更觉得化仙者吞没的一抹新仙气,不过是画蛇添足呢!终究因为寿元早尽而夭!又怎么如原仙者这般顺其自然的好?”

徐悦暗示武大威走出房间,两人向洗手间走去。

“大威,跟我我后悔吗?以后可能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徐少,我听过很有意思的一段话。它说男人两大爱好:拉良家妇女下水,劝风尘女子从良。合适问前妻现在有对象吗女人两大爱好:和穷人总是在谈钱,和富人谈的全是感情。”

“大威,你觉得呢,路有正反两面,你觉得我们这算什么?”

“我最直观的就是我要得到什么,她们要付出什么,我觉得徐少不像同情心泛滥的人,像是在谋划一盘大棋。”

“她们都是被陈潇皖控制的,史珍香拉着她们投靠我,是想我帮她们拿回视频,她们想拿回什么就要付出,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她们在谋划我,我在算计我能在她们身上得到什么。”

武大威犹豫了一下:“徐少,我想知道,我最后能得到什么?”

徐悦知道武大威想让自己给他一个承诺,转身拍着武大威的肩说道:“不久我会抽出身忙其它的事,安心会让你持股,以后也会发展成为集团。安心物业,商业安保,工厂安保,押运,商业调查,私人调查都要进入鹏城前三。”

“围点打援,前男友突然联系我代表什么但他们真正目标不是我,而是要重创你和飞蛇小队,毕竟我不是轻易能杀死的。”

叶凡盯着前方如蝗虫一样现身的龙神殿精锐:

“你背负骂名,叶天东没有废掉你,还让飞蛇小队补充你,说明他对你非常看好。”

“如果你和飞蛇小队执行任务全军覆没,那说明叶天东对你的重视是一大失误,也会让他的权威受到质疑。”

叶凡迅速作出推测:“以后有人要反对叶天东的决策,就会拿出你和飞蛇小队覆灭一事攻击。”

卫红朝一愣:“幕后黑手怎么知道我和飞蛇会来宾国?”

“他知道,涉及异境救人,我一定会找你帮忙。”

“除了模板把我们绑在一起,以及你欠我千叶镇雄的人情外,还有就是你有足够的营救渠道。”

叶凡叹息一声:“而你为了整合手里力量,必然会带飞蛇小队淬炼。”

“毕竟一起经历一场任务,比做思想工作好十倍。”

他脸上风轻云淡,心里却有一丝遗憾,终究还是迟了一点。

如果陈文在上周把这两万多块,拿去随便买点股票,再过几天、几周、一个月,可不可以问女孩前任应该可以翻倍,甚至多倍。

有钱不赚是傻子,陈文现在心里直呼自己很傻!

提前布局已经来不及了,但陈文知道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行情是上涨,也就是说现在买股票,短期内肯定赚!

想到这里,陈文决定联系证券公司方经理,听一听业内人士的执教。

陈文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拨通了方经理家里的号码。

“哎呀,陈先生,我总算等到你的电话啦!”方经理听到陈文的声音,显得异常高兴。

“方经理你好!我有些事情想和你一起交流下,听听你的见解。”陈文说道。

“那好,我们现在就碰一面吧!”方经理说道。

随后,两人相约,在一家距离医院不远的茶馆见面。

---------------------------------

1992年的沪市,乃至整个华夏,几乎很少有咖啡馆。

“不错,如今已然封山,夏小友想见恐怕要等天下纷争起之时了。”萧剑岚说道,我眉心舒缓下来,随后喝了一口茶,说道:“不知道若是有人和萧前辈你斗一次剑,这紫剑会不会出?”

“剑亦不会出。”萧剑岚笑着捻须,随后说道:“夏道友也勿要再激老夫,老夫知道你无极境之修为,面对天道境都不看在眼中,想来老夫对夏小友而言也是一样,所以即便是夏道友挑战老夫,也不过是认个输而已,并无甚么大不了。”

“呵呵……看来,萧前辈也是猜到我无法怎样了,寒仙门目下除了给化仙者家族打打零工,可和平息天下纷争没有什么关系呀。”我心中冷笑,暗骂脸皮果然不薄,这萧剑岚无论是在客气还是觉得真是这样,都是一记好棋,反正我就是不打,难道你为了看一把剑能杀了我不成?

“平息天下纷争,无非只需一点罢了,夏小友也未免把我们寒仙山想得太过不堪了,多年来,寒仙山所做的一切,皆不过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罢了,故而广撒网,却从不会做出任何有悖寒仙门,有悖任何家族之事,因而在外界的眼中,寒仙山的所作所为,和夏小友你所想一致,然而实际上,岂止如此?”萧剑岚微微一笑,随后锐利的目光和我相对,仿佛潜藏于黑暗中的巨龙,正在一步步的露出狰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