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还请你们尽快收拾残局,那些变异海族就交给你们去处理了!”杜龙当即向黎洪与姜央等人传音交待一声,这才朝着光明大神王逃离的方向一步迈出。

整个海底世界都在其神识笼罩范围以内,外面又是危机四伏的守护法阵,以及层层叠叠的时空裂隙,光明大神王若没有变异海族的帮助,根本就别想瞬间逃离开来。

嗖!

三头六臂的杜龙瞬间出现在那个光明大神王面前,直接挡住了他的去路,当场把这个光明大神王给吓得面如土色,一时间定在了原地。

“你。。。你不能杀我!我。。。我乃是西方光明神族的王境强者!你若是敢杀我的话,西方光明神族必定会倾尽举族之力,将你们原始人族举族屠灭!!”生死存亡关头,这个光明大神王再次用这种话语来威胁杜龙。

面对这个不知道被西方人用过多少回的威胁话语,方季惟爱情故事的含义杜龙当场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你们西方光暗两族的人实在有够无耻的了,在你们实力更加强大的时候,看谁不顺眼就会不择手段地杀死对方,只要发现对方实力比自己强大了,立马就会用这种话语来威胁对方!”

车子里很安静,向南便将目光投向了车外。

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很多。

已经接近年关了,在外打拼的人,也已经开启了回家团圆的旅程,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灿烂而幸福的笑容。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过年,这已经是沿袭了数千年的传统文化,而今虽然在大人们的眼里,年味儿在逐渐变淡,但不远千万里,也要回家团聚的习俗,却依然盛行不衰。

“过两天,我也该回家了。”

向南在心里面暗暗想道,既然已经出师,歌曲爱情的故事表达含义那就没必要在魔都博物馆古陶瓷修复中心待到放假,等处理完了这边的事情,就可以回家了。

之前,他原想着,既然已经出师,那原先租的房子就可以退掉了。

可后来老师江易鸿和朱远舟等人,提议让他在魔都开一个文物修复工作室,这让他的脑子里顿时豁然开朗,想也没怎么想,就答应了下来。

如此一来,自己年后肯定还要继续回魔都来的,那这房子暂时就不用退了。

烤鹅呈现漂亮的红褐色,端出烤箱的时候,诱人的香味令三个小女孩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去吃了。

“爸爸,快点呀,我和溪溪、霏霏都要吃。”

“冯爸爸这个好香,溪溪想吃。”

“冯爸爸,霏霏也想吃。”

冯一帆端过来,笑着回应:“好好,都可以吃,不过要等一下,现在很烫的,我们稍稍放凉一点点再吃,好不好?”

三个小女孩自然是立刻答应:“好。”

等稍稍放凉了一下,方季惟悔这首歌词含义冯一帆首先破开鹅的腹部,将鹅身体里的汁水倒出来。

然后将鹅全部给剁成小块,并且就连鹅头和脖子也都给剁开。

听到这话,身处这间小会客室里的所有法国人都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因为这就是事实,无可否认!

稍作停顿,叶天继续接着说道: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打算把那些文献资料留在法国、留给法国人民,让那些文献资料还历史一个真相,而不是秘而不宣或公开拍卖”

“什么?你打算把那些极其重要的文献资料留在法国?我没听错吧?斯蒂文”

法国总统直接窜了起来,激动不已地问道,双眼紧紧盯着叶天。

其他几位法国佬也都一样,一瞬间全都站了起来,瞪圆了双眼看着叶天,满眼的不可思议,似乎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叶天肯定地点了点头,然后微笑着朗声说道:

“你没听错,总统先生,我的确有这个打算,那些文献资料最应该存在的地方,正是法国、正是巴黎,只有在这里,它们才最有价值!

当然,这是有条件的,恨在今天再相遇国语你们应该听说过,之前我跟吉美博物馆做过一笔艺术品交易,用玛丽王后的珠宝首饰交换一些中国古董艺术品。

去公关。

具体怎样公关,苗蕾没说,但陈文可以脑补出来。

分明是现实版的白老师。

陈文很心疼苗蕾,他悄悄决定管一管这个闲事。

像那个“贵人”那号人,全国、全世界有太多了,陈文肯定管不过来,但既然遇上了一个,那就收拾一个。

帮助了苗蕾,陶冶了自己,挺好。

行,常小海又来活了。

第三瓶四特酒喝完,每个人都喝掉了大半斤白酒。

陈文肯定没醉,但三个女孩都大起了舌头。

不知道哪个女孩提议的,方雅打开了录放机,喇叭里播放出节奏感很强的歌曲。

陈文乐了,又是他“原创”的。

老男孩乐队专辑《别让我一个人醉》。

就在方雅家的小客厅里,饭桌挪到墙根,三个人随着黄勤、阿辉他们演奏的动感旋律,扭动青春的身体,跳起了迪斯科。

音乐声吵醒了沙发上的江水花,爱情故事我不懂苗蕾把她的同事拖起来,喊着一起跳舞。

叶天开着玩笑说道,跟马丁内兹逗着闷子。

“哈哈哈”

现场再次响起一片笑声,安德森他们全都笑了起来。

对面几名法国人也没好气地笑了,表情颇为无奈。

等笑声稍落,叶天立刻接着说道:

“对于法国国家图书馆收藏的中国顶级艺术品、来自清乾隆时期的绢本彩绘,《圆明园四十景图咏》,我非常感兴趣,想将其收入囊中。

此外,同样收藏于法国国家图书馆、来自中国敦煌莫高窟藏经洞的那些古代佛教经卷、社会文书、绢画等等文物,我也非常感兴趣。

除了这些,还有一些收藏于枫丹白露宫、以及法国其它博物馆和文博机构的中国古董艺术品,也可以放入交换物品之列,……“

对面几个法国佬直接听傻了,眼睛瞪得溜圆。

他们都被叶天的惊天胃口吓着了,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每个人眼中都闪动着愤怒的火焰,爱情的故事原唱恨不能给他挫骨扬灰!

马丁内兹说的一点没错,但凡被斯蒂文这个混蛋盯上的博物馆或文博机构,看来都免不了被疯狂洗劫一番的悲惨命运。

两相比较之下,孰轻孰重,我想并不难辨别,对咱们双方来说,这是一笔双赢的交易,大家各得其所,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呢?

如果从重要性和研究价值这些方面考虑,那十几箱文献资料的价值明显更高,所带来的影响也更大,在这笔交易中,我才是吃亏的一方!“

法国总统及其他法国佬俱都沉默了,他们开始思考叶天这番话。

这番话听上去倒也合情合理,似乎挑不出什么毛病!

对法国人而言,那些根本没有多少机会公开展出、也没有多少人参观的中国古董艺术品,重要性自然无法跟那十几箱文献资料相比!

但是,就斯蒂文这个狡猾无比且贪婪至极的混蛋,会白白便宜自己这些人?方季惟经典歌曲白白便宜法国?这可能吗?

这个混蛋什么时候做过亏本的生意?听都没听说过啊!不用问,这个混蛋肯定还有准备好的后手!

果不其然,还真让这些法国佬给猜中了。

看到对方几人脸上流露出了意动的神色,叶天立刻趁热打铁,微笑着接茬说道:

原始人族数万帝阶大军犹如虎群杀入羊群当中一样,直杀得对方尸横遍野,眼前这个被两记血色时空裂隙轰击得残破不堪的海底世界,在这一刻更是血流成河。

眼看着原始人族占据有绝对的优势以后,杜龙仅留下一小份心神继续关注眼前的战况,其它心神则是沉入镇妖塔中,直面那团属于始干的神魂能量。

“说吧!”杜龙冷漠无比的声音在始干的周围突然响起道:“我想知道这座海底守护法阵是怎么得来的!”

“你这个浑蛋!一边在屠戮我们的族人,竟然还有脸来追问这座守护法阵的来历?!”始干声音在微微颤栗,也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被气到的。

蓬!

杜龙根本就没有再度开口多说半句废话,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就这样凭空出现在始干的神魂能量团下方,一时间惨烈无比的痛嚎声随之响彻这层镇妖塔空间。

伴随着阵阵痛苦的惨叫声,无数难听到极致的辱骂诅咒声也在不断响起,始干也不知道是因为被烧痛了,还是因为族人被屠戮而痛骂着杜龙这个始作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