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乾美滋滋YY~~

不过...

楚凌瑶第一眼看到【翡翠五尾金凤步摇】,确实砰然心动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也不意外。

想象着楚凌瑶化身古风女子,在古道漫步,步步生莲,头上的步摇,也摇曳生姿~~

画面,简直太唯美太古风了~~

但是...

楚凌瑶只是看了一眼,就转过头去,再也不看了。

“你怎么不看了?”

江辰故意逗她。

“我不喜欢,而且我也用不上。”

楚凌瑶笑了笑道:“你知道的,我平常都在练琴...”

江辰却看得很清楚~~

楚凌瑶分明是非常喜欢的~~

只是,女人有三次改变命运这件物品实在太贵重,和江辰八字还没一撇,自己虽然喜欢这件金凤步摇。

但是在楚凌瑶心中,他更喜欢江辰。

金凤步摇可以不要,但江辰不能没有!

她笑着道:“不是,就是单纯的夸你。”这话总没错了吧?

“你心里想的什么我知道。”叶亦繁说完也没有继续尬聊这件事,而是问花开:“今天顾小雪没为难你吧?”

花开听见这个问题,不得不承认叶亦繁这发散性的思维真的很跳跃,这个问题也是挺奇怪。

她摇摇头:“没有,只是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顾小雪是男的?”

叶亦繁看着花开问:“性别很重要么?”

花开挠挠头:“不是性别的事,主要是这个太不合逻辑,如果我要是一时没忍住笑出来,那多不好?”

“你不会的,你是个很会管理情绪的人。”叶亦繁说的很肯定,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花开也承认叶亦繁说的对,人的脾气决定一生命运这人看的确实准,自己确实不是个愣头青,所以也不纠结这事了。

她把自己担心的跟叶亦繁说了一下:“对了叶队长,顾主任对咱们的关系有些误会,但是我越是解释,他越是不信,所以我担心给你添麻烦了。”

叶亦听到这,嘴角微微上翘:“那小子就这样,我以前就说他适合当编剧,可是他的梦想就是当政教处主任。”

“是啊,可恨我们没有能够战胜洪陵祖师,否则,天阳也许不用如此吧?”

离火宫的很多长老都很无奈,夏天阳是他们门内的绝顶天才,如果为了一场战斗让自己的功体崩溃,就不值得了。

但,这一场战斗对夏天阳来讲,并非只是一场胜利,还是自己武道尊严的证明。

“吼!”

突然,夏天阳发出了怒火之龙。

庞大的火龙身形,不断地朝着叶凡袭击。

“哼,来的好!”

叶凡双眼之中也是火焰闪烁,同时,全身的大荒神火来到了一个超高程度。

“大荒神火——吞噬万火!”

随着一声怒吼,叶凡掌控大荒神火,凝聚成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巨兽,它不断地张开自己的血盆大口,婚姻不好的生肖女对着火龙吞噬过来。

“吼!”

怒火之龙发出痛苦的咆哮,接着,居然是消失在了叶凡的身前。

“怎么可能!”

夏天阳震惊,双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这种程度的怒火之龙,就算是渡劫六七重的真仙都无法正面对抗,叶凡居然再次把它变没了。

栀子害怕分别,可木泽并不害怕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尝试过分别,但他确信的是栀子和他一样害怕孤独,因为他们都一样都是被父母抛弃的人。

其实在安定村不止是栀子,还有很多人都是一样,这里的很多年轻人都跑去城里工作了,留孩子给爷爷奶奶照顾,所以这也就是木泽来安定村的路上为什么只看到老饶原因。

可尽管这样,这里孩子依然很开心快乐,或许是还留着一份念想吧。

在这个村庄里也只有苏望夫妇是另当别论的,方棠和木源是同学一起在城里长大,后来他和苏望结婚后,想过着安静祥和的日子,于是两人来到了乡下,远离了城市的喧闹。

苏望夫妇是栀子家的邻居,他们也一直都当栀子像亲生孩子一样,不止是栀子他们当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9种手纹的女人命好

傍晚,吃完晚饭,栀子打了一盆洗脚水给奶奶洗脚。

奶奶把脚泡在热乎乎的水上很是享受,栀子用手轻轻的将水打在奶奶的脚上,奶奶看着她笑眯眯地:“栀子啊,真孝顺,奶奶的栀子没想到一晃眼就长这么大了,奶奶老了,怕是不能照顾你了。”

“我手上这个【翡翠五尾金凤步摇】,是清代,康熙皇帝的第一任皇后,孝诚仁皇后,佩戴的步摇!”

“所谓九五至尊,这个五尾金凤,恰恰代表着它至尊崇高的地位,因此......”

一系列介绍,让底下的逼王们,更加热血沸腾~~

此物的价值,在他们眼中,直线上升!!

九五至尊!

一国之母,康熙的皇后!!

高贵!至尊无上的地位!

王乾,眼中炽热起来。

一旁的柳岚,眼睛都红了!

她一把抓住王乾:“老公!!我想要,想要那个~~我如果戴上,只怕会比任何女人,都美丽一万倍。”

王乾心不在焉。改变一生的3次机会

他根本没看柳岚,而是看着...

楚凌瑶!

他认为,楚凌瑶这种喜欢古韵,艺术风满满的女神,一定对这件清朝皇后的【翡翠五位尾金凤步摇】,毫无抵抗力!

哼!只要我拿到它,当众献给楚凌瑶,楚凌瑶肯定会离开那个滴滴司机,投入我的怀抱的!

但韩三千的眼神却一直都与苏迎夏互相彼此凝望,从未与他人接触过。

“辛苦了。”苏迎夏望向韩三千的眼里,满满都是爱意。

“不辛苦。”韩三千轻轻一笑:“毕竟,为了你答应我的奖励。”

听到这话,苏迎夏顿时一愣,转而脸色一红。

“哈哈哈哈哈哈。”扶莽虽然不知道苏迎夏给韩三千的奖励是什么,但看到苏迎夏红脸顿时便秒懂。

扶莽一吼,一帮人也跟着瞎起哄,一时间热闹非凡。

只有秦霜,默默的低下头,最灵验的改变命运方法神情黯然。

三永此时看了一眼二三长老和林梦夕,彼此互相对视肯定的点点头以后,齐步走到了韩三千的面前,紧接着,四人直接跪在了韩三千的面前。

“你们这是干什么?”韩三千眉头一皱。

“三千,对不起。”

“是啊,当初我们那样对你,你却依然不计前嫌的帮助我们,这次要不是你的话,我们虚无宗可能就此被灭门,被叶孤城那混蛋取而代之了。”

栀子笑着:“奶奶的哪里话,栀子孝顺奶奶是应该的,栀子不要奶奶照顾,现在的栀子可以照顾自己的,奶奶老了就应该栀子来照顾奶奶了。”

奶奶摸了摸栀子的头,深沉地:“可是奶奶却耽误了你,奶奶实在觉得愧疚啊。”

栀子摇了摇头:“不,奶奶没有耽误,栀子喜欢这里,栀子想一直留在这里,栀子喜欢这里的每一个人,喜欢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喜欢这里的阳光,喜欢这里的夜空,还喜欢这里的栀子花,栀子还想一直待在奶奶身边,一直陪着奶奶,栀子真的真的……很喜欢这里……”栀子着着低下头,命不好的女人怎么改命眼泪莫名地流了出来,一滴眼泪滴在了奶奶的脚背上。

奶奶心疼了,把栀子捧在怀里,安慰道:“奶奶的好栀子不哭啊,奶奶知道栀子喜欢这里,奶奶还知道栀子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

只是奶奶不知道的是栀子撒了慌。

夜深了,栀子像往常一样出来院子看星星,她坐在草地上,想起下午放学时林雨舒和她的话。

“栀子真好啊,木泽现在变得话多了,也爱笑了。”林雨舒笑着:“不止是他,就连我们的栀子也爱话了。”

午饭之后,哈迪斯拎着姜蝉给的猪肉离开了庄园。经此一役,所有人都对姜蝉这位贵族小姐改观了,之前心里打着的小心思全都放下了。

你见过哪位贵族小姐这么厉害的?就这么一拳啊,就砸晕了一头野猪。要是自己上去,估计一拳都挨不住。

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村民们对姜蝉更是恭敬。如果说以前是尊敬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敬畏了。

下午姜蝉去了一趟镇上的杂货店,买了许多香辛料回来。那么大的一个猪脑袋,不做卤菜可惜了。

时间转瞬而过,很快就是一年过去,庄园附近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你们也是过来批发面条的?这要排多久的队啊!”偌大的广场上排起了长龙,几人就开始闲聊。

“来这里自然是批发面条的,这里的面好吃,种类多样,价格还不贵,旅客们都负担地起。”

“说地也是,烧点水再煮一煮,再加点调料就好了,可比吃干巴巴的面包好多了。”

“还比面包好吃,又比面包储存的时间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