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雅馨不说话,锅里的油热了她把切好的生姜放在锅里,用小火煸出香味,然后放花椒香叶,最后将剁好的鸡肉倒进锅里。

刺啦一声,材料的香味一下就出来了。

“沈培川有今天,都是你爸提拔的。”宋夫人越想越不痛快,“那个女孩看起来太年轻了,和沈培川一点都不相配。”

“哎,妈呀,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宋雅馨无奈的看着母亲,“培川一木头疙瘩,能找到女友,我们应该高兴的,你看你,怎么像不高兴样子?”

“本来是你坐在他身边的,你都不后悔吗?”宋夫人觉得女儿跟没心没肺的一样。

当初眼瞎选错了人,现在看到沈培川有女朋友了,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后悔有什么用?已经错过了。”宋雅馨扁扁嘴,“您就别说了行吗?”

宋夫人很快也想开了,“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但是两条腿的人遍地都是,而且你还年轻,又没有孩子,想要找个好的,也不难,又不是只有沈培川一个人了。”

宋雅馨抿唇不语。

以前觉得他太闷,分手后还找你聊天不懂浪漫,也很没情趣,结过一次婚以后,才发觉,这样的男人更可靠。比起那些会甜言蜜语的男人,这样的性格,更能让人踏实。

宋夫人问她都不后悔吗?怎么不后悔?

她很后悔,以前觉得是缺点的东西,现在都成了优点。

“有空带着女朋友经常来,对了,你女朋友叫什么?”宋雅馨笑着问。

沈培川看了一眼桑榆,说道,“桑榆。”

桑榆什么话也不说,很安静的坐着。

“大家都上桌吧,饭菜都准备好了。”宋夫人站在餐厅门口,笑着说。

宋局首先站起来说道,“好了,边吃边聊吧。”

大家都从沙发上站起来往餐厅走,沈培川扶了一下桑榆的腰,怕她在陌生的环境里不自在,所以很照顾她的感受。分手后还想找前任聊天

桑榆仰头看他,唇角微微的勾起一丝微笑。

他虽然很沉闷,但是偶尔一丝体贴会让人很暖心,也很安心。

宋雅馨看了一眼就默默收回视线。

此生看着林辰忽然一下子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也是有些意料之外,因为他并不知道林辰到底想做什么,他觉得他也没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事情,从刚才到现在,他的姿态可以说是平生最低。

林辰凑到了死神的耳边。

“说实话,我还是比较欣赏曾经那个在雇佣兵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死神,而不是现在这个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组织,有了大笔的财产之后,却又在乎自己身家性命的那个人。”

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林辰仔细的观察着死神,现在那一脸阴沉的表情,微微的笑了一笑,露出了一个笑脸,随后一部收了回来,站在死神的面前。

“你不是想要得到天使草,还派出了这么多手下来吗?没错,我就是抢走你天使草的那个人,而且不仅如此。”

干掉四个顶级杀手,分手后男友还找你聊天这种夸张至极的战果,听他说出来,仿佛不值一提。

“我还将你手底下的4个杀手干掉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4个杀手的其中之一,有一个肌肉非常健硕的女人,她应该就是霸王龙的夫人对吧?他是第1个死在我手中的。”

沈培川自然听出她这话里的意思,表情有些不自然,觉得她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今天我高兴,让培川来家里吃饭。你说些什么玩意儿?你的心情不好,不要带给别人,不饿就先不吃,去屋里呆一会儿。”宋局沉声呵斥女儿,“尽在饭桌上说些扫兴的话。”

“爸我是你女儿吧?你怎么赶我呢?”宋雅馨咬唇,“算了,我不吃了。”

说完她站起身,看着大家,“不好意思啊,我心情不大好,说话带情绪你们不要在意。”

王小思—样也没有理苏志海,抱着胳臂,郁闷的坐那儿—声不响。分手的情人天天还聊天

氛围立刻变的十分的不自然。

“滴滴滴。”在苏志海正准备劝王小思时,自已过去被直接扔到—边儿的电话却不合规矩的响起来了。

王小思的头随着手机的清脆动听的铃音而慢慢转过来了,看着苏志海面色更阴沉。

早晨时自已就已经由于手机的事儿发过—回火,她反而是要看—看苏志海现在将没将她的话搁在内心深处。

真的是最不希望的事情却发生了,正在王小思的气头之上,可偏生自已的电话而又不合规矩的响起来了,这十分的显然的是要将自已坑惨!

“你电话来了,怎么不接呀!”王小思怪腔怪调的对苏志海说道。

苏志海尴尬的朝着王小思笑了—下,王小思现在在想什么,苏志海内心深处非常知道,自已如果是真接过了这样的—个电话,估计恐怕王小思便会完全的暴走。

“我关闭电源,关闭电源!”苏志海看着王小思涎着脸笑道。

“唐老夫人也就是慕容氏,唐平凡的妈……嗯,我奶奶。”

“她看唐三国势力如日冲天,越来越越压下儿子唐平凡,如何找前任聊天就恶向胆边生想要除掉唐三国。”

“有一次,老门主宴请家人和外戚一起赏月吃饭。”

“唐老夫人就唆使唐石耳在赏月的时候学李白舞剑。”

“意思就是要他找机会‘一不小心’刺死唐三国这个强大竞争者。”

“唐石耳向来拥护唐平凡,毫不犹豫答应,吃饭的时候趁着酒意说舞剑。”

“老门主允许。”

“唐石耳于是拿着一把染毒的利剑翩翩起舞,时不时往唐三国的身上刺过去。”

“慕容无心看出不对劲,喊着一人舞剑太孤独,两人对抗才有意思。”

“因此慕容无心也扛了一把剑,把唐石耳刺向唐三国的毒剑全部挡掉。”

“慕容无心救了唐三国一条命,但却成了慕容家族唾弃的背叛者。”

宋红颜幽幽一叹,看似轻描淡写,却能让人想到当年的暗波汹涌。

“呃,那敢情好,等你来了我们当面说吧!”孙姓老头儿安慰的说道。分手后女生主动找你聊天

“恩恩,好的!”苏志海点头答允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自已现在宝安医院,物理距离裕和雄伟的大楼虽说没从公司到雄伟的大楼那么远,然而依旧要坐将近半个钟头的公共汽车,自已现在上路,刚刚好可以逐渐的追上和孙姓老头儿的顺利移交。

站在—边儿的王小思听见苏志海说要赶去的那瞬,内心深处立刻—寒,甚至于可以听见自已十分的伤心的声音。

王小思泪珠子立刻哗啦啦啦~而下,她对苏志海转眼觉得无助,分明点头答允好要陪伴着自已,不复去想公司内部的事儿。

可是时间还没有过1小时,苏志海而又拿起电话,甚至于还有了离开的征兆。

哪个—点事也没有?王小思这几日为好生生的陪苏志海就经过—番抉择之后选择放弃了2个亲笔签字儿,可是自已为他辛苦的付岀的这些他知道么?

自已为他熬通宵保卫,跑上快速的奔下的抓药打伙食,忍住—直—直—直安安静静的待在这样的—个紧窄的空间,这些他知道么?难道自已辛苦的付岀的这些全徒劳无获么?

所以既不想得罪黄医生,更不敢得罪上官家。

更何况上官家是什么背景,分手后前任找你聊天什么条件?

华和医院的实习生若是得罪了他们,那么整个华和医院都会受到牵连。

本来看到华韵能说出家中如此隐秘之事,上官文宣心里已有几分相信华韵的话,很想让她再说一些讯息,如果都能印证,他倒是愿意让这位女孩试一试。

可是看到萧主任都这么说,对华韵建立起的信任,又荡然全无了。

想来不过是一个想出风头的年轻人而已。

于是疲倦的挥挥手:“萧主任,华医生,你们先回吧,这里交给黄医生就行了!”

一个是享有国医圣手盛誉的黄医生。

一个是出口过于玄乎,连科室主任都不认可的实习医生。

换做是谁,都会选择前者。

连上官华都附言:“你们快点出去,不要打扰我妈妈看病!”

黄医生满脸得意:“谢先生赏识,先生先生果然慧眼识人!”紧接着甩给华韵一记嘲讽的白眼:“华和医院真有意思,什么神经病都能在这里当医生吗?”

“华医生,如果让您医治我夫人,您会几成把握呢?”

一个“您”字足以表明上官文宣态度的转变。

上官华却似不曾察觉般,大声劝阻道:“爸,不要相信她,就算她不是江湖骗子,也只是个小小的实习医生,妈妈的身体这么重要,怎么能交给她呢?咱们华夏还有那么多国医圣手,黄医生不行,咱们再找一个就是了,千万不能冒险,把妈妈的生命交给她啊!”

上官锦也说道:“是啊父亲,我们不能病急乱投医,找几个国医圣手,还不是我们一个电话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