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此!你这家伙成天就知道闷头苦修,居然连这么简单的原理都搞不清楚!’戒灵灵儿作恍然状,似乎因为杜龙这么快飞升仙界感到有些高兴,倒也不再卖什么关子,直接解释道:‘其实,你们人类修炼达到一定实力后,能够御空飞行的主要原因就是体内的丹田空间!’

‘丹田空间?!’杜龙疑惑道。

‘正是!因为丹田空间的质变,会形成一股能够抵抗重力的力量,这种力量越强大,飞行的速度也就越快!’戒灵灵儿继续解释道:‘在灵阶实力的时候,你们的丹田形成的力量就可以推动身体抵消凡间界的重力,你们也就可以飞行了!至于这个仙界的重力,除非突破达到仙界,否则,就算是返虚阶圆满实力,也休想御空飞行!’

‘啊?!不会吧?’杜龙显然无法相信这个结果。

‘这也是为什么那个龟老头希望你别把家人全带来仙界的原因,实力不够,来到仙界不会飞行事小,如果无法适应长期如此恐怖重力环境,恐怕会对他们的成长造成巨大影响!复合后没有感觉了’戒灵灵儿略显严肃地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青莲她的几个在仙界也无法飞行啦?!’杜龙无奈道:‘那今后她们恐怕大部分时间只能呆在玄灵小洞天内部啦?!’

小桃也知道,邱月珊带着背叛行为,不告而别伤透了所有人的心,不仅仅是陈清水,还有莫德林、王大柱、刀哥,还有一大群信任她的朋友。

“好了,人生走就走了,但是他不能凉,我和莫德林他们商量过了以后,财务部就交给你来管理了。”

小桃瞬间一愣,他简直不敢听信自己的耳朵,“陈,陈老板,你刚才说什么?”

“你跟邱月珊是一起进入公司的,对公司的财务比较了解,而且个人专业水平过硬,交给你是最合适的。”

陈清水波澜不惊,其实也有着赌气的行为,他重用小桃就是想向邱月珊证明:她不是特殊的,能培养出一个邱月珊,就能培养出第2个邱月珊

小桃犹犹豫豫,她说道:“不,不行,我做不到,我担不了这么大的担子。”

陈清水呵呵一笑:“我说你能,你就能。”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莫德林,和前任复合后感觉变了轻飘飘的说道:

“小桃,邱月珊走不带着你,你还不明白是为什么吗?你但凡还有些用它也不是越把你抛弃在奉天。”

在金光的照耀之下,这墙壁好像变成了透明的一样,裴君临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一个浑身穿着白色裙子戴着面纱的年轻女子。

这女子身段窈窕,看起来极为的蕙质兰心。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一颗带着露水的兰花,给人一种极为轻巧灵韵的感觉。

就当裴君临打算看清楚此女长相的时候,却发现那女子脸上带着一层薄薄的面纱,竟然连火眼金睛都无法穿透,毫无疑问这件薄薄的面纱是一件奇异的宝物。

那女子被裴君临目光一扫似乎有所感觉,眼神疑惑的朝着裴君临的方向看了一眼,不过并没有发现什么,裴君临赶紧收回了目光,生怕对方发现自己。和前男友复合后感觉变了

“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这么大的财力一次竟然喊出五亿。我对于这庚金之球来说无疑只是底价而已,待会至少要喊到两三百亿那才正常。”裴君临嘴里喃喃自语,眼神之中射出特别的光。

因为有了与龟伯提前商量好来到仙界后,该如何安排今后的计划,故此,杜龙直接无视广场上那些看起来很牛逼的大势力,大步朝广场外面的街道行去。

一旦有人上前拉他加入某个宗派势力,杜龙便会以自己已经加入某个宗派为借口拒绝所有邀请,如此一来,那些人就不会在爷身上再浪费口舌了。

成功挤出熙熙攘攘的飞升界广场,杜龙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开始仔细欣赏起仙界大城市的独特景观,认真感受着仙界与普通凡俗世界之间的区别。

‘灵儿!这里的重力比巨蓝星强许多倍,恐怕普通灵修者在这里连飞行都做不到吧?复合后男友不主动了!’杜龙暗中跟戒灵灵儿闲聊道。

‘嘻嘻,那是自然!你可知道,你们人类在什么情况下能够飞行,飞行的原理又是什么?!’戒灵灵儿娇声笑应道。

‘。。。。。。’

挠了挠头,杜龙老脸立马红了起来,一直以来,他还真没有仔细想过这方面的原因,反正达到灵阶实力后,就能够御空飞行,至于这里面的原因倒没有去深入探究。

“是少主。”

二人来此才彻底的明白了白幽若的身份,以及她在宗门的地位在老祖心里的地位,以及才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她白族公主的身份,还有她的各种传闻。

“你们二人的资质很高不用担心,只是修炼无捷径可言,还需努力。”

“是。”

白幽若边说也是边观察二人的相处,这两个人怎么之间透着生疏呢?她不是很明白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好像决定要与彼此划清界限的样子让白幽若不禁皱眉,要说这楚恒与墨尘还是挺般配的,从此以后再也找不到那心动她看的出楚恒是故意做出不理会墨尘的样子,而墨尘本就性子淡漠,他是不是多想了,是不是压根就没察觉这都看不出来。

“你们两个这几年也辛苦了,暂时放松一下好好休息,如今刚刚进阶也不会马上再次仅仅,并且修炼不仅仅只是修修为,还有心性,好好准备,待去了秘境也没有时间让你们放松休息了。”

“是少主。”

晚间白幽若二人桃林中漫步,白幽若的肩膀上还有同上都落了几片花瓣,衬得她娇艳无比,蓝羲玄抱住白幽若吻了吻问她的脸颊“这次去秘境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过两日在回白族小住几日如何?”

回去之后二人来到玄炎老祖处,将那里的情况说明后玄炎宗便开始布置传送阵,本想第二日在布置的,但是没成想师傅一声令下这倒是用不上二人了。

无事一身轻白幽若坐在桃树上喝着酒好不惬意,这是不远处走来了墨尘,“墨尘。”

“少主。”

“你怎么了?”见他神色不对白幽若从树上跳下来说道。

“没事。”

“你有没有事我还看不出来,往日都是情绪不外漏的主,怎么今日这苦大仇深的?复合后我对她没感觉了”

白幽若递给了墨尘一瓶酒,墨尘道谢接过后大口的喝了几口,看他喝的这么凶白幽若制止道“你这么个喝法是想将自己灌醉?”

“如果能够喝醉就好了。”

果然是出事了,“你究竟怎么回事?”问完白幽若又试探的道“是跟楚恒有关?”

闻言墨尘瞬间抬头惊讶的看着白幽若,不用他说话白幽若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凭着他这神情可看出他很惊讶自己能够猜出来,只是这几人中怕是也只有他还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吧。

这是一枚黑色玉石,一面刻着飞升二字,另一面刻有‘仙历一千六百三十八纪元,999239年,紫月仙湾碧波飞升界!’

很显然,另一面刻着杜龙飞升的具体日期,以及飞升界的位置信息。

‘果然如龟伯所言,这枚飞升令牌实际上又是自己的新身份令牌,此令牌主人一旦身亡也将随之破碎,将来要加入某些势力,必须有此令牌人家才能放心让你加入!’杜龙在看清令牌上的信息后,分手后和好了感觉变了暗暗点头想道。

翻手收起这枚将有可能伴随自己一生的飞升令牌,杜龙这才继续随着人流向外行去,很快便来到喧闹不堪的广场外围。

广场外围,矗立着上百栋造型各异的建筑,越靠近飞升界阵门方向的建筑就越豪华气派,一眼望去,可以看到自由联盟、冒险联盟、丹盟、器盟、黑杀会、紫月宗等许多势力招收弟子的办事点。

对于仙界各方势力而言,一百零八座飞升界是各方势力最好的新鲜血液来源,自然不会放弃这个绝佳的场所。

为了抢到优秀的新弟子人选,许多势力干脆派人在广场上动手拉人,也正因为如此,整个飞升界外面的广场之上,才会像菜市场一般喧闹不堪!

本来约他出来是想让他独享卿卿我我的二人世界,没想到他为了工作又扯上了马同学。我的心肝宝贝,你什么时候能真正的躺到我的怀里来,真正的做我的大男人呢,姐不图金不图银只图你这个人……

此时的郭御姐早已泣不成声了。

她知道庄金荣之所以这么拼命的工作,完全是为了配合自己,当好这个大笔一挥就能左右别人命运的“一姐”。

说实话。

她对权力也是十分向往的,哪个女人不盼望着被别人崇拜和尊敬呢?就拿她小小语文组的办公室来说吧,她的那些同事哪个不是为了点蝇头小利争的头破血流?哪个不是为了一星半点的权利斗得你死我活?如今自己也站上了权力的巅峰,拥有了左右别人命运的权利,这种时空角色的转换让御姐郭也止不住地感慨万千……

特别是。

看到昔日的美女同学马冬梅崇拜和羡慕的看着自己批条子的时候,郭一姐觉得一切的辛苦和努力都是值得的。但郭一姐并没有任何的骄傲和膨胀,相反更觉得自己做的还很不够,还得更加努力,否则对不起庄小弟对自己的栽培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