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别怪我,你已经老了,没有几年的时光可以活,但是我不一样,我还有大把的青春,我还要为陆家传宗接代,你老人家在天之灵,保佑我早点结婚吧。”话音刚落,手握匕首的陆勋一把将陆峰揽在怀里,狠狠的抱着。

陆峰展露着不可思议的眼神,胸口传来的疼痛告诉他,陆勋对他下手,没有半点犹豫。

“你……你……”

陆勋一把推开陆峰,看也没有看一眼倒在血泊当中的父亲,低着头对韩三千说道:“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现在你可以放了我吧。”

“我说过可以给你机会,现在你只要打得过刀十二,就可以离开。”韩三千淡淡的说道。

陆勋猛然抬头看着韩三千,刀十二可是陆峰嘴里的杀神,他怎么可能打得过刀十二。

“你玩我!”陆勋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错,我是在玩你,从你抓了迎夏那一刻开始,你就注定要死,谁也救不了你。”韩三千冷声说道。

刀十二走到陆勋面前,说道:“要我给你点反抗的机会吗?”

心里却在暗自想到:‘没读过什么书更好,还用不着太多的弯弯绕绕!’

“哦,是,这就是爱情 李代沫是!我会继续努力的。”漂亮前台连忙开口说道,神情有些慌张。

高旗笑了笑:“没关系,放轻松!我没那么大的架子!不用太紧张。”

“待会儿记得上来一下,三楼办公室,给你安排一个任务!”

“安排任务?我……我吗?”漂亮前台一脸惊讶惶恐的指着自己不敢相信的问道。

“嗯!”高崎点了点头:“我觉得你条件不错!可以好好培养一下。”

“我……我……我有些不方便。”漂亮前台连忙开口拒绝。

高崎皱着眉头笑了笑:“有什么不方便的?很快的!很快就好,不麻烦。”

高崎神情温和的笑着说到。

温和的笑容在漂亮前台的眼中,仿佛张开血盆大口要吃人的饿狼!

漂亮前台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连忙开口说到:“我……我知道了!”

“知道了!”

高崎迈着步子走进公司里面,如果这就是爱情我都知道门口一个衣着高挑漂亮的前台,坐在电脑前面。

表情惶恐,仿佛正在看着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

“唉?你什么时候来的?”高崎一眼就看见了长相不错的前台。

“这个妞,好像从来没有在我们公司见过。”立马开口问道。

“啊!高总……”漂亮,前台突然听见高崎一句,连忙抬起头来,却发现居然是高崎。

顿时吓了一跳。

表情慌张的连忙开口说道:“我……我是前几天才刚来的实习生!”

“实习生啊?哪里毕业的?”高崎上下打量着,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句:‘身材不错。’

“可以试一试。”

“我……读过什么书,就高中毕业。”

“高中毕业?”高崎皱了皱眉头,嘴上有些不满意的开口,说了一句。

“你这个学历进入我们公司,有些吃力啊!”

“不好好努力努力可没有办法在我们公司留下来。”高崎看似认真的说了一句。

但是,他们也很清楚,这就是爱情吉他谱c调一般来讲,他们得到的宝物肯定不是最好的,相比较于那些大势力之人的“酒足饭饱”,他们得到的结果,往往就是“残羹冷炙”。

“唉,拼了,说不定我们可以让神兵认主呢?”

“好吧,反正现在下山,可能也没有好结果。”

“那就冲吧!”

最终,在大势力之人的威逼利诱,和环境的强大压力下,众人还是要继续前行。

这段时间,叶凡一直都在感应峰顶之上的情况,但是,就算是他的感应力惊人,依旧无法感应到神魔刀兵的确切位置。

“轰隆隆!”

天空中的雷鸣变得越加强烈,甚至,周围的刀兵再次开始颤抖,这是叶凡之前经历过的事情,可是这次,刀兵中发出了悲鸣。

一般人根本无法听到这些悲鸣,只有对刀兵有极强的感应能力,或者是法则修为很高之人才能够听到。

可傅德却看到了另一种景象,镜子里的那个自己,居然在向后跑,而傅德扭头与之对视时,他的眼里居然放出来一抹幽怨的光随后就像是变戏法似得,镜子里面的那个傅德忽然扭曲,一个披头散发,舌头深得足足有三米长,舔着傅德的脸,两只眼睛只剩下两个黑窟窿的女鬼,这就是爱情是什么歌诡异的出现在镜子里面!!

傅德看着镜子里面那个面目狰狞的女鬼,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般,他瘫坐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

“你……你……你是谁?你别过来,别过来。”

傅德坐到地上,一边用最后一点力气往后缓缓移动,一边摇晃着自己的脑袋,瞪着似乎要凸出来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看着眼前镜子里面,那个已经钻出来半边身子的可怖女鬼。

“咯咯咯~,咯咯咯~。”

女鬼将舌头伸到傅德跟前,粗糙的似乎带着倒勾般的舌头划着傅德的脸,冰冷带着粘液的舌头划过傅德的脸,傅德的心脏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他用眼角的余光瞄着在他脸上滑动的长舌头,猩红的鬼舌就好像是一根随时都能要了他性命的绞绳一般。

“想,李代沫这就是爱情无损我想。”陆勋埋着头,眼露凶光的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今天能够活下来。

“杀了他,我给你活下来的机会。”韩三千指着陆峰说道。

陆峰身体一颤,惊恐道:“你说什么,你让他杀了我!”

“你没听错,杀了你,你猜你的儿子有这样的胆量吗?”韩三千笑道。

陆峰咬牙切齿,说道:“他怎么会杀我,你别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韩三千冷眼看着陆峰,说道:“我和他的恩怨,不过就是永恒项链,而且我光明正大竞拍而来,但是你们却觉得丢了脸,所以把我抓来,到底是谁欺人太甚?”

“这件事情,是我陆家做得过分,但是你要陆勋杀我,你太小看我们父子的感情。”陆峰坚定的说道。

哐当一声。

一把匕首落在陆勋面前,当陆峰看到陆勋伸出血肉模糊的手时,脸色顿时间大变。

“陆勋,你要干什么!我可是你爸。”陆峰呵斥道。

陆勋表情阴沉,如果只有杀了陆峰他才能够活下来,李代沫如果爱情我都知道他只有这么做。

众人纷纷提神,准备应对。

“云山长老,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峰顶之上的震动声,太过恐怖了吧。”

“对啊,这种恐怖的力量,足够秒杀顶尖真仙,我们是否遇到危险?”

“这可就麻烦了,到底还要不要继续攀登呢?”

很对人打起了退堂鼓,因为他们本身都不是天赋很高的修士,而且他们的背后势力,也不是很强大的那种,一旦进入真正的危险境地中,他们自然是最容易被淘汰的。

宝物虽然很好,但如果没有命去得到,使用的话,那么一切都是扯淡。

“诸位,不要着急,我们已经走过一半的路程了,难道要半途而废吗?”

云山长老之言,让众人陷入沉默。

他们当然不想放弃,行百里者半九十的道理,这就是爱情酷我他们自然知道。

可是,越是接近峰顶,他们就越是无法支撑,越是感受到那种超强的恐怖力量,这些都在让他们产生畏惧心理。

而强大的势力之人,也不想因为失去这些马前卒,而承受更多的风险。

在场的人,每个人都红了眼。

无论是脸上的表情,还是眼中的眼神都看得出来一个词——贪婪!

没人能例外。

抢夺!

绝对要抢下来据为己有!

光芒一去,便有仙帝一边使出神通向功法抓去,一边往身后爆发一个威力巨大的法诀,企图抢占先机。

可是,在场诸多仙帝,谁不是蓄势待发,一场惊天大战就此爆发……

最终低阶仙帝刚开始就被秒杀,无耻仙帝,抓住一个机会,以超越大部分人的速度抢到了功法。

谁能想到一个默默无闻,籍籍无名的人速度竟如此之快,令人猝不及防。

无耻仙帝刚抢到手,便有若干神通、术法等向他轰来。

可无耻仙帝也不是盖的,凭借一身的极品仙器,和强横的肉身抗了下来,当然也身受重创,换作在场其他任何人都会当场惨死,魂飞魄散,渣都不剩。

无耻仙帝不愧是无耻仙帝,顶住这些伤害之后就立即激发他悄悄布置下的空间大挪移阵法挪移逃走,并丢出数件上品仙器和极品仙器自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