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获胜的赔率,陈文懒得去看,因为他知道比赛结果将是1-1,所以没必要再阅读赛前资料了。

陈文问洛伦佐:“尤文图斯对阵罗马这场,三家柜台的赔率全是一样吗?”

洛伦佐回答:“是的,这场比赛的赔率,三家完全相同。其他场次,有微小的不同。”

陈文带着前世对这场比赛刻骨铭心的恨意,表(qíng)凝重地说道:“尤文对阵罗马,我看好比分1-1,三家柜台,每家我下注一百万美刀!”

洛伦佐惊得咳嗽了好几下,结结巴巴问:“陈……陈先生,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陈文重复了一遍,微笑道:“一共三百万美刀的注码,按照你之前在餐厅所说,你个人可以拿到3万美刀的提成,是这样吗?”

洛伦佐猛点头:“是的,是这样的!也许这就是爱情下一句陈先生您真是我的衣食父母啊!您太豪迈了,太慷慨了!我祝您取得这场比赛投注的胜利!”

陈文说:“行了,办事吧!”

洛伦佐立刻用意大利向三家菠菜公司的柜台传达信息,尤文1-1罗马,每家接到陈文100万美刀的下注。

“呸!你才傻子呢。”齐莎又接连呸了几声说道:“人家说了,他们这种新媒体就需要新人来补充新鲜血液,来促进他们的新陈代谢。”

许鸣昊被这顿说辞给绕晕了,这是在上生物课呢啊。不过他还是很开心地说道:“恭喜你啊。等我回来请你吃饭。”

“哈哈哈,等我拿了工资请你吃。不说了,我去报到了。”

许鸣昊挂了电话,觉得这事小白倒干的漂亮,他赶紧给小白打了个电话。小白正美滋滋地吃着新鲜出炉的鸡蛋饼,今天他高兴,特地加了三鸡蛋。他看了眼来电信息,嘿,一顿饭来了。

“小舅子。”许鸣昊从电话里听到他这说话的语气,啧啧,感觉气流都喷向了天空。

“姐夫啊!牛!我服你!”许鸣昊不惜自己的溢美之词,狠狠地夸赞了他一番。

小白也是得意忘形,一边吃着鸡蛋饼,这就是爱原唱打着电话,全然不顾自己闯了红灯。这不,一辆小轿车尖锐的鸣笛声把他吓了一跳,手里的鸡蛋饼也甩到了天上。看着自己的豪华鸡蛋饼在天上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他油腻的嘴巴也张成了o型。

看着非常像,但他又喜欢着自己的师妹,甚至敢于在皓希仙子门前表露自己对师妹的喜欢,但最后那叫出‘师妹’两字,这又是何意?

而皓希仙子又为何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难不成皓希仙子就是他师妹?这可就乖乖不得了了,这万炁仙君要把九重天送去给自己师妹,而这师妹再玉清的口中,应该是他们这一伙的才对,那无论怎么说都不合理了,除非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和她师妹都已经是那位仙尊的下属了!

至于玉清还觉得是,那或许他被蒙在了鼓里。

要知道就算是下界转世,生出来的孩子也不尽和上一世相同,甚至大概率是完全不一样的,那皓希是对方的师妹转世,这岂不是也可以理解了?

而明知道皓希仙子是自己的师妹,万炁仙君岂能制止自己对对方的特殊情感?即便是和自己师妹长得完全不一样,可耐不住也是师妹呀!当然,我愿意一直这样下一句对于师妹的本尊肯定才是最喜欢的,这就解释了之前皓希仙子会和他说出喜欢她这话了。

要不然万炁仙君这等能够苦守阵皇墓那么多年的铁石心肠,怎么会对皓希仙子说喜欢就喜欢上了?

说到齐莎,小王立马换了副嘴脸,不屑地说道:“哼,这个谁知道呢!你自己去问谈总吧。”

小白有些懵圈,谈总这变得也太快了吧。他立马小跑步往谈总办公室跑去,眼看就要到他门口了,他又收住了脚步。他仔细想了想上午的情形,谈总虽然嘴上说对齐莎不满意,可他的眼神和行为都出卖了他。他把自己一通数落是借着这事给自己来一记当头棒喝啊。自己仗着和谈总相熟,最近在业务上有些懈怠了,有时还会狐假虎威一下。没想到谈总表面不说,其实都看在了眼里,这是在提醒自己,不要拿自己的职业生涯开玩笑啊。想到这他对谈曜的敬佩犹如天高,又比海阔。他感激涕零地拿出手机给齐莎打了电话。

“喂,可能这就是爱吧小齐啊。”

“你好?哪位?”齐莎已经收到了录取通知,没想到这公司这么效率。上午面试完,下午就通知到岗了。

“我是白哥啊。”小白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煞有威严的姿态说道。

“你好,白总。”齐莎赶紧客套一下,这次顺利录取还多亏了小白。

顾晓宸看了眼已经睡着的许鸣昊问道:“昨天他的身体怎么样了?”

陆子钰的情绪明显低落了些:“烧退了,可能还有些炎症吧。”

顾晓宸察觉到陆子钰的异样,想着自己也不便多问吧,这毕竟是他们两人的事。

正当许鸣昊在车上睡得正香的时候,手机不停地震动,他憋了好久才拿起来接通:“喂。。。哪位?”

“哈哈哈,亲爱的!”

“莎莎啊。这么早!”许鸣昊一听是齐莎,困意都去了一大半,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勉强坐直了身子。

“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这个就是爱情下一句车子降价了?“许鸣昊想着你昨天都说面试要被PASS了,现在的好消息只能是你心心念念的大奔了。

“哈哈哈,这倒没有。”齐莎没想到许鸣昊还记得买车的事呢,心里一甜,接着说道:“我被淘最江南录取了!”

这倒出乎许鸣昊的意料了,他的睡意已经全都不见了,他愣愣地问道:“你不是说表现得很差么?这。。。难道。。。老板是傻子?”

“很简单的,你要是想学,我就教你……”

看顾君栋跟着姚莉走进了海域里,蹲在海岸边的吴极、常磊两人交换了一下视线,都是过来人,他们还不知道顾君栋的意思?

洪哲抬头正好看到了这两人的眼神,他摸了摸脑袋莫名其妙:“你们俩在打什么哑谜?到底怎么回事?顾君栋呢?”

常磊一把按住洪哲:“我这边正忙不过来呢,你帮我打打下手!”

洪哲不死心:“我还想去叉鱼呢。这个就是爱情台词”

常磊无情镇压洪哲:“叉鱼有君栋和莉莉,再不济还有娇娇,你去捣什么乱?还是老老实实地帮我去捡柴火。”

洪哲耷拉着脑袋:“好吧,我去捡柴火,这样没有挑战性的事情一点都不适合我。”

弹幕是一片哈哈哈,所有人都看穿了顾君栋的心思,只有洪哲这个傻大胆一点都不明白,还拼命地想要往姚莉的身边凑。

看了眼姚莉教导顾君栋抓鱼,姜蝉眼里也划过一丝笑意。她深吸了口气,向着海域深处游了过去。

这里的海域环境倒是不错,很少有污染,看着海水特别的蓝,呼吸之间带着海域独有的清新。姜蝉也不去远了,就在距离姚莉她们两百多米远的地方。

小王又拍了拍胸脯说道:“那肯定的,我的职业操守,你白哥还不知道么。”

小白点点头退出了她的办公室,心里不屑地鄙视了她一下,就你还有职业操守。

许鸣昊听着小白添油加醋地说了一打通,知道齐莎以后再他手底下干活,他就放下了心:“姐夫,以后齐莎就劳你多费心了啊。”

“小舅子啊,如果这就是爱情我都知道下一句跟姐夫客气啥呢。记得请我吃饭啊。”小白美滋滋地挂了电话,心里不住地惋惜,小舅子啊,别怪姐夫我啊,这小齐多半是要被老谈给吞了的,你的家底跟人家不好比的啊。

许鸣昊自然没从小白那知道这里面有谈曜这么个重量级人物干预,他还想着等回去了以后就去看车,让齐莎定定心心地去上班。

“在笑什么呢?”坐在一旁的顾晓宸见他傻笑着,不由得问道。

许鸣昊继续摆弄着手机,顾左右而言他地说道:“好好开你的车。”

顾晓宸白了他一眼,看了看导航,说道:“我们今晚8点左右会到厦门了。”

“有病啊!”小轿车里的男人伸出头来怒骂了一声,一脚油门就不见了踪迹。

小白捡起地上的鸡蛋饼跑到了路边,狠狠地骂了句:“我xxxxxx。”

“什么!”许鸣昊在电话那头听到了他的国骂,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小白一天的心情都变得不好了:“没什么,遇到个神经病。”

之后小白把事情给许鸣昊简单地讲了一遍。昨天面试过后,谈曜把小白狠狠地训了一顿。小白在回办公室的路上都忐忑不安的,还不忘埋怨许鸣昊,介绍的什么人啊。哪知才过了半天,人力资源那边来了通知,给他们部门安排了一个新人,他这一看,不就是齐莎么!他立马跑到人力资源办公室,一把拉住了小王。

“真的录取齐莎?”

小王的胳膊被他特别用力地抓着,又见小白一脸严肃,她不禁娇嗔道:“白哥~~,你。。。这是做什么呀!人家。。。会害羞的啦。”

小白见她这幅模样,不禁一阵恶寒,这丑八怪干嘛呢,讲话这么恶心。他摇了摇头道:“我是说今天谈总不是对齐莎很不满意么,怎么又要录取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