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阵阵叫骂声中,被骂的对象却是黎战天,几乎将黎战天的祖宗十八代都逐一问候了一遍,而这一切则是让默默地旁听的杜龙感到非常无语。

眼前这个始干还真够可以的,在没有搞清楚对手身份的情况,居然还能够骂得如此之欢快!

随着时间缓缓推移,始干的怒骂声逐渐被惨叫声所替代,作为一个极其贪生怕死的存在,他很快就将积压在心底的怒火发泄得一干二净。

“不!求求你饶了我吧!求求你饶了我一命吧!只要你肯饶恕小的一条狗命,就算从今往后让小的做牛做马做狗都行,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啊!!”

渐渐地,惨叫声逐渐被阵阵求饶声所替代,那种发自灵魂的恐怖痛楚,让眼前这个贪生怕死的变异人鱼族老祖,再也兴不起任何的反抗念头。

可就算到了这一刻,他却依然没有求杜龙给他一个痛快,婚姻靠经营仍然抱有能够继续活下去的侥幸心理,由此可见对方的求生意志有多么强烈!

“你怎么不继续骂下去了呢?!”面对不断求饶的始干,杜龙充满讥讽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道:“继续骂啊!在这座镇妖塔中的另几层空间内,还囚禁着一些神魂体,那些人已经足足被我囚禁了数百万年之久!”

房子卖掉,给李竹八万之后,再将买房尾款缴纳,剩余的不多了。杨再新准备将钱全部给父母,看能不能再借一些钱,先将村里的旧楼改造好,了却父母的一个心愿。

如今贷款不难,自己贷一笔款,用工资还贷,那就相当于给房子做月供。

到横折县也不想联系谁,离开时匆忙,这时候回来如果大张旗鼓,会不会让明华等人以为自己回来显摆?

目前,自己是正科干部还是镇长,与明华这位正府办主任相比,地位上确实有所不足,不过,自己年轻,年龄优势摆在那里。过三五年,明华未必能够上一步到副处级,但自己前进一步的可能性非常大。

到横折县来,婚姻靠两个人来经营这边的人再看到自己,绝对不会是之前那种态度,哪怕王成和这位暂代县长职位的,也不会在自己面前高高在上的。

停了车,直接回房间。开门后,见里面没什么改变。三楼的楼层其实还是比较好的,虽说不是电梯房,可如今在横折县的楼盘、小区,地理位置要好一些的,房价都偏高。

这房间的位置好,算得上是在市中心,去哪里都便利。虽说是砖混结构的,整个楼都不高,五层楼而已,质量上不存在问题。同时,这里的房升值潜力大,一是位置好,以后横折县县城进行旧城改造或楼房升级什么的,转手卖出去,房价绝对不是如今这点钱。

他似乎能够感受到血色时空裂隙擦肩而过的破空冲击,一时间强如他这种历经无数生死的心脏,也在那一刻猛然抽搐了一下,整个人后背瞬间被冷汗浸湿掉了。

“去死吧!!”

险象环生地逃出生天的刹那间,恰好是那道血色时空裂隙疯狂轰击在地面上的那一刻,杜龙虎目猛然圆瞪地始吼一声,脚步再次朝手舞足蹈的始干迈了出去。

嗖!

女娲时空步法,至强佛尊境界的实力,男人经营婚姻的策略在这一刻没有了数百暗影分身的阻挡,杜龙眼前犹如一片坦途,瞬间就出现在始干面前。

刀斧戬接连不断地轰出,瞬间将变异人鱼族的大始祖始干轰成碎片,只是这一次却并没有将其神魂灭杀,而是被杜龙一把抓住并投入镇妖塔中。

天空中,那团血色时空裂隙云团因为失去主人控制的缘故,开始缓缓四散飘散开来!

地面上,在巨大的血色时空裂隙猛烈轰击之下,一个比之前要大出许多倍的巨大窟窿随之出现,伴随着一道震天动地的巨响声中,整个海底世界地动山摇的画面再次出现。

别人只知道向南很厉害,既是古书画修复专家,又在古陶瓷修复领域崭露头角,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

可他们是眼睁睁地看着向南,从一个连配补都不会的门外汉,生生地成长到了如今连他们都自愧不如的境界的。婚姻靠努力还是靠缘分

这特么真是没有天理啊!

老子辛辛苦苦在古陶瓷修复领域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从一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大帅哥,变成了如今头顶着地中海、一笑就满脸皱纹的老头儿,也就堪堪被评为资深修复师。

这向南才学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这古陶瓷修复技术,怎么就好像比我还要厉害了呢?

想不通,真的是想不通!

那几天之后,老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也开始天天埋头苦干起来了,也不知道是在生谁的气,还是想趁着退休前再努力一把,好拿个专家的称号,再发挥发挥余热。

小乔倒是没那么大反应,她本来就有点没心没肺,努力做好自己就行了。

他现在不敢奢求能否活命,只希望还能有轮回重生的机会,只要不是神魂俱灭亦或者被长期囚禁于此,并承受烈焰焚烧神魂之苦就行了。

呼!

那团烈焰缓缓离开了始干的神魂能量下方,却并没有凭空消散开来,就这样安静地停留在始干的面前,婚姻是靠自己经营的让他的神魂能量在不停地颤粟抖动着,显然还没有忘记刚才的恐怖痛楚。

“放心好了!”杜龙的声音再次响起道:“你我之间其实并没有化解不了的血海深仇,故而只要你肯好好地配合的话,我最少也能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杜龙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再次开口补充说道:“当然,只要你提供的信息对我有极大帮助,我还可以考虑给你一条活路也说不定!”

不知为何,他总感觉眼前这座守护海底世界的法阵,应该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倘若能够掌握这个秘密,说不定会对自己的将来有巨大助力。

“有,有!”始干仿佛溺水之人猛然抓住一根稻草般,突然变得极其兴奋地快速回答道:“相信大人应该也看到这座守护法阵的恐怖威能了吧?!凭借我们海族的实力,最幸福的夫妻相处技巧自然无法创造出威力如此惊人的守护法阵,否则又岂能让原。。。贵族一直占据优势?!”

“这些人也足足享受了数百万年烈焰焚烧神魂的痛苦,我丝毫也不介意让你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到了那个时候估计你不会再继续求我饶你一条狗命,而是会天天求我能够快点杀死你呢!”

杜龙这并非是在危言耸听,自从他拥有镇妖塔以来,确实曾经让某些罪大恶极的敌人长期承受烈焰焚烧神魂之苦,直到今日仍然没有将那些人释放出来。

而这除了有他对那些人深恶痛绝的原因以外,其实还有一个原因让人非常无语,那就是他早就将那些人给抛到九宵云外去了,自然也就没有解除对那些人的烈焰焚烧神魂之苦!

静!

惨叫声因为杜龙的话语戛然而止了片刻功夫,始干显然是被杜龙的话语给吓得不轻。

仅仅只是承受片刻功夫的烈焰焚烧神魂之苦,维持婚姻的10个技巧他就几乎快要被逼疯掉了,倘若要让他如此存活数百万年之久,那还真不如快一点死掉算了。

“你。。。你这个恶魔。。。我。。。我愿意配合。。。求求您别再用烈焰焚烧我的神魂。。。也希望大人能够给在下一个得以轮回转生的机会!”短暂的沉寂过后,始干最后只能认命地低头了。

去公关。

具体怎样公关,苗蕾没说,但陈文可以脑补出来。

分明是现实版的白老师。

陈文很心疼苗蕾,他悄悄决定管一管这个闲事。

像那个“贵人”那号人,全国、全世界有太多了,陈文肯定管不过来,但既然遇上了一个,那就收拾一个。

帮助了苗蕾,陶冶了自己,挺好。

行,常小海又来活了。

第三瓶四特酒喝完,每个人都喝掉了大半斤白酒。

陈文肯定没醉,但三个女孩都大起了舌头。

不知道哪个女孩提议的,方雅打开了录放机,喇叭里播放出节奏感很强的歌曲。

陈文乐了,又是他“原创”的。

老男孩乐队专辑《别让我一个人醉》。

就在方雅家的小客厅里,饭桌挪到墙根,三个人随着黄勤、阿辉他们演奏的动感旋律,扭动青春的身体,跳起了迪斯科。

音乐声吵醒了沙发上的江水花,苗蕾把她的同事拖起来,喊着一起跳舞。

至于江易鸿的行李箱,依旧放在后备箱里,这车是博物馆给他配的专车,下班以后,司机会帮他把人和行李箱一起送到家的,用不着他来操心。

……

古陶瓷修复中心。

小乔和老戴坐在各自的工作台前,认认真真地做着手上的工作。

小乔手里正在修复的是一件宋代的磁州窑童戏图枕,这瓷枕已经碎裂成了好几块,她现在正忙着拼对粘接。

拼着拼着,小乔就有些走神了,停下手里的工作,侧头看了看一边的老戴,问道:

“戴老师啊,这都快过年了,向南怎么还没回来呢?不是说长安那边的古陶瓷修复技艺大比早就已经结束了吗?”

“这我哪儿知道?向南去哪里,又用不着跟我汇报。”

老戴低着头,鼻梁上架着专用的放大镜眼镜,正一边拿着毛笔给一只瓷罐上色,一边嘀咕着。

向南在长安的那场大比里,拿下一等奖的事情,早就传过来了,小乔和老戴两个人听到这消息时,整个人都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