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如何知晓?”

“咳,在世俗界第一次见你二人我就知道,只是你问这问题究竟是什么意思?我知道的跟你说的怕是有些出处。”

“少主何时知道我对楚恒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什么想法?”

白幽若还是想弄清楚他的意思,别到时候他说的与自己想的不一致那就乌龙了,于是白幽若还是故作不解的问墨尘,而墨尘也像是豁出去了,看了白幽若半晌才开口道“我对楚恒有了男女之间才会出现的感情。”

“你的意思是说你喜欢上了楚恒,我没理解错吧?”

“没有,就是这个意思。”

白幽若松了口气,只是随后她便通过这话明白了,看来楚恒还是没有告诉他啊,并且上次那样就可说通了,楚恒一直保持与他的距离,所以两人看起来才那么奇怪,而楚恒的做法让墨尘错误的理解为他讨厌自己。最傻的爱情还傻傻怀疑

“咳,那个,楚恒知道吗?”

“我认为他是察觉到了什么。”

“也就是说他不知道是吧。”

这是一枚黑色玉石,一面刻着飞升二字,另一面刻有‘仙历一千六百三十八纪元,999239年,紫月仙湾碧波飞升界!’

很显然,另一面刻着杜龙飞升的具体日期,以及飞升界的位置信息。

‘果然如龟伯所言,这枚飞升令牌实际上又是自己的新身份令牌,此令牌主人一旦身亡也将随之破碎,将来要加入某些势力,必须有此令牌人家才能放心让你加入!’杜龙在看清令牌上的信息后,暗暗点头想道。

翻手收起这枚将有可能伴随自己一生的飞升令牌,杜龙这才继续随着人流向外行去,很快便来到喧闹不堪的广场外围。

广场外围,矗立着上百栋造型各异的建筑,越靠近飞升界阵门方向的建筑就越豪华气派,一眼望去,可以看到自由联盟、冒险联盟、丹盟、器盟、黑杀会、紫月宗等许多势力招收弟子的办事点。

对于仙界各方势力而言,一百零八座飞升界是各方势力最好的新鲜血液来源,都得到了救赎什么歌自然不会放弃这个绝佳的场所。

为了抢到优秀的新弟子人选,许多势力干脆派人在广场上动手拉人,也正因为如此,整个飞升界外面的广场之上,才会像菜市场一般喧闹不堪!

一时间郭妈妈哭得更凶了……

虽然我们不一定能做成夫妻,但哪怕是做前世的母子,我也要治好你的癔症。不管是做姐还是做妈,也不管花多大的代价,我都要治好你的心魔。

她深知这个无所不能的大男孩儿,无坚不摧的外表下是一颗多么缺乏安全感的脆弱的心。自己一定会用所有的爱给他足够的安抚和安全感,用自己的生命去呵护着她的大宝贝。哪怕是耗尽最后一滴血,也不会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郭御姐在心里狠狠的发着誓。

然而这一切她的大宝贝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此时的他正在梦魇中不停的奔跑、不停的躲避着深不可测的各种危险。他想大叫却喊不出来,想挣扎却没有气力,只能不停的乱抓乱挠,把郭妈妈的手都给抓疼了。

看着庄宝贝的痛苦御姐郭别提多么难受了,她的心在滴血……

“憨孩子,你到底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啊?傻傻的爱傻傻等待你这么坚韧和痛苦的抗争,到底图个什么、到底图个什么啊?……”

“月佬啊,月佬,你来作证,我郭梦情,情愿代替他独自承受所有的不幸和痛苦,只要老天爷能放过他。这孩子太不容易了,太不容易了……”

估计大多数老板都有做电影的梦想,想捧红几个巨星,也想创作几部经典,这些东西拿出来炫耀,发往哪里那是足足的,就算是最有钱的马爸爸,也凭亿出演。

作为一个穿越者,最容易赚钱的不是科技,而是文化,陈清水脑子里有无数的歌曲和影视的优秀作品,随随便便拿出一个来,也能创造一次院线巅峰了。

“王力宏,我可是对他寄予厚望的,希望这次别让我失望。”

在金光的照耀之下,这墙壁好像变成了透明的一样,裴君临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一个浑身穿着白色裙子戴着面纱的年轻女子。都得到了救赎

这女子身段窈窕,看起来极为的蕙质兰心。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一颗带着露水的兰花,给人一种极为轻巧灵韵的感觉。

就当裴君临打算看清楚此女长相的时候,却发现那女子脸上带着一层薄薄的面纱,竟然连火眼金睛都无法穿透,毫无疑问这件薄薄的面纱是一件奇异的宝物。

那女子被裴君临目光一扫似乎有所感觉,眼神疑惑的朝着裴君临的方向看了一眼,不过并没有发现什么,裴君临赶紧收回了目光,生怕对方发现自己。

“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这么大的财力一次竟然喊出五亿。我对于这庚金之球来说无疑只是底价而已,待会至少要喊到两三百亿那才正常。”裴君临嘴里喃喃自语,眼神之中射出特别的光。

本来约他出来是想让他独享卿卿我我的二人世界,没想到他为了工作又扯上了马同学。我的心肝宝贝,你什么时候能真正的躺到我的怀里来,真正的做我的大男人呢,姐不图金不图银只图你这个人……

此时的郭御姐早已泣不成声了。终于得到了救赎 我坠入

她知道庄金荣之所以这么拼命的工作,完全是为了配合自己,当好这个大笔一挥就能左右别人命运的“一姐”。

说实话。

她对权力也是十分向往的,哪个女人不盼望着被别人崇拜和尊敬呢?就拿她小小语文组的办公室来说吧,她的那些同事哪个不是为了点蝇头小利争的头破血流?哪个不是为了一星半点的权利斗得你死我活?如今自己也站上了权力的巅峰,拥有了左右别人命运的权利,这种时空角色的转换让御姐郭也止不住地感慨万千……

特别是。

看到昔日的美女同学马冬梅崇拜和羡慕的看着自己批条子的时候,郭一姐觉得一切的辛苦和努力都是值得的。但郭一姐并没有任何的骄傲和膨胀,相反更觉得自己做的还很不够,还得更加努力,否则对不起庄小弟对自己的栽培和鼓励。我们该庆祝都得到了救赎

小桃也知道,邱月珊带着背叛行为,不告而别伤透了所有人的心,不仅仅是陈清水,还有莫德林、王大柱、刀哥,还有一大群信任她的朋友。

“好了,人生走就走了,但是他不能凉,我和莫德林他们商量过了以后,财务部就交给你来管理了。”

小桃瞬间一愣,他简直不敢听信自己的耳朵,“陈,陈老板,你刚才说什么?”

“你跟邱月珊是一起进入公司的,对公司的财务比较了解,而且个人专业水平过硬,交给你是最合适的。”

陈清水波澜不惊,其实也有着赌气的行为,他重用小桃就是想向邱月珊证明:她不是特殊的,能培养出一个邱月珊,就能培养出第2个邱月珊

小桃犹犹豫豫,她说道:“不,不行,我做不到,我担不了这么大的担子。”

陈清水呵呵一笑:“我说你能,你就能。这就是爱情李代沫表达什么”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莫德林,轻飘飘的说道:

“小桃,邱月珊走不带着你,你还不明白是为什么吗?你但凡还有些用它也不是越把你抛弃在奉天。”

“约你出来,越过云彩,跃上柳梢,乐在心瑶……”庄同学才思敏捷,一首“咏月”,把彼此的心境烘托得淋漓尽致、荡气回肠。

郭姐默默地把庄金荣的诗句牢牢的记在心间,一有机会她肯定会把它们整理成册,作为一种宝贵的精神财富,永久的收藏起来……

由于佳节将至,整个情人岛并没有多少人,估计都在忙着自家的烟火。

明天的自己也将启程去A市陪父母团圆过节了,今晚是她能陪庄小弟的最后一个晚上,所以非常的珍惜。

不一会儿,他们就卿卿我我的来到了情人岛的最高处“梦天阁”,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来休息。

看到庄小弟略显疲惫的精神状态,郭御姐就知道连日来的运筹帷幄,肯定透支了庄小弟不少的精力。再加上刚才的应酬,此时的庄小弟最需要的就是按摩和休息。

想到这郭御姐善解人意的说道:

“我看你也累了,赶紧躺下来眯一会儿吧,我给你掐掐脚解解乏。”

“不,我口渴了,我要喝茶。”庄金荣孩子般的娇情道。

但是看金爷现在的状态好像是很紧迫的样子,这不由得让裴君临内心也生出了一股紧迫感。

在这个时候台上的丽姬忽然说话了:“这一次拍卖的是一件大家都很期待的东西,大家不妨猜猜这次拍卖的到底是什么呢?”

红布盖的托盘谁也无法感知托盘里到底放的是什么东西,但是裴君临内心突然生出了一种强烈的预感,他感觉这件东西应该是他需要的,裴君临把目光放在了台上。

伴随着那红布慢慢打开,一股强烈的庚金气息传来,裴君临浑身一震,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那是一个银白色的金属球,就像是水银球一样,凭空悬浮在那里,而且不断的开始流转。整个球体光滑如镜,可以照见人影。

“这枚庚金球,乃是庚金之精华凝聚而成的,而且拥有了一定的灵性。如果想淬炼一些混沌灵宝,千万不要放过这件材料。庚金之球,起拍价五千万天元玉。”丽姬朝着台下宣布。

五千万的起拍价这绝对是天价了,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觉得贵,因为这种东西担得起这样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