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嘛,跟你俩也说不着。”

丁跃都懒得跟黄友杰和徐斌俩人解释了,这俩货吃火锅的时候喝啤酒,看起来都像喝得晕乎乎似的。

反正八竿子打不着。

跟他们俩说徐九歌干嘛?

“说说呗。”

徐斌有点小兴奋的把手搭在了丁跃的肩膀上。

“行吧,回去之后我再慢慢跟你们说。”

丁跃看了下时间,还不是睡觉的时候,于是就和老黄阿斌一块儿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房间里。

仨人往沙发上一坐,就天南海北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又聊回到了徐九歌的身上。

“徐九歌她是做动画工作室的,然后她们的动画工作室被我收购了,我准备让学校影视学院动漫设计与制作专业的师生,加上收购来的动画工作室,做一个大白的动画电影或者宣传片什么的。如果这是爱情张靓颖歌词”

丁跃这会儿倒挺有耐心的给俩人解释了一下徐九歌的来头。

“大白,电影?”

结果这货头一偏,又继续呼呼睡了起来。

整张大沙发都被两个人给整得乱七八糟的,凌乱不堪。

“起来干活儿了!”

丁跃直接过来,准备叫醒两人。

这时房门突然被咚咚咚的敲响了。

“谁啊?”

丁跃立即转身来到门口,打开门一看,扎着双马尾的妹妹神采奕奕的出现在眼前。

“你怎么来了?不上课?”

丁跃微皱起眉头,嘀咕着问道。

丁小悠直接走了进来:“拜托丁跃,你都不看看今天星期几的吗?”

手里的手机拿起来亮屏一看,果然,今天是星期六了。

妹妹周末都是要放假的,而她放假之后,一般都会直接来雾城文理大学。

“啊!!!你们这是在干嘛???”

丁小悠刚走进屋子里,就看到客厅沙发上黄友杰和徐斌两个人那不堪入目的画面。

整个客厅真是乱七八糟的,好像昨晚经过了一场狂欢似的。

本来老爸就打算让叶飞子承父业,这就是爱情表情包所以当年填志愿,叶飞选了中医专业,现在只算是提前继承家业。

赶回家中,已经临近中午。

路边的小巷子口,摆了一个早餐摊,破旧的桌椅板凳,散乱的摆放在一起。

这个时间,早就没什么生意,但摆摊的中年夫妇却不舍得收摊,期盼能多赚几块钱。

叶飞愣在当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对摆摊的夫妇,正是他的父母!

“爸、妈!”

听到熟悉的喊声,正在擦拭桌子的叶志远身子一颤,缓缓直起佝偻的腰,望向儿子。

“阿飞,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叶志远扔下抹布,双手在自己身上擦了擦,一把抱住儿子,“太好了,我儿子回来了!”

明显苍老许多的老妈韩淑慧也冲过来,泪水染湿了眼角的皱纹,一家三口抱在一起,久久不舍得分开。

“爸,你和我妈怎么会在这里摆摊?”

激动的情绪平复一些,叶飞就忍不住发问,“咱家的药铺呢?你怎么不去店里照看生意?”

如果继续打下去,自取其辱的人就是自己。

杨风看都没有看萧天策一眼,直接转身离开了。这就是爱情李代沫

区区一个萧天策,还不值得杨风有所重视。

看到杨风无视自己的背影,萧天策恨的脸色铁青。

“杨风,你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我会超过你的!”

在愤怒完了之后,萧天策立刻冷静了下来。

萧天策知道,他跟杨风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这样下去,他一辈子都别想超过杨风。

萧天策深吸了一口气,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族长,我想要去无间地狱!”

“什么?你要去无间地狱!你是不是疯了?你知不知道去无间地狱的人几乎是九死一生!”

“族长,我没有疯!我想要变得更强,所以我只能去无间地狱!”

闻言,电话那头陷入到了沉默。

无间地狱,中州的一处绝地。

凡是进入无间地狱的人,几乎都很难活着离开。

而黄友杰入驻小破站的时间不久。如果这就是爱情

“今天是周六啊?”这时徐斌的声音传来,只见他着急忙慌的从沙发上跳下来:“跃哥,老黄,小悠妹妹,我今天约了几个计算机高手面基,我先撤了啊。”

话音刚落下,徐斌就已经一溜烟儿的蹿出了房间。

这行动利索到丁跃、老黄和丁小悠三人都看傻了。

丁跃要不是知道阿斌是一个计算机技术重度爱好者,甚至都怀疑他去和计算机高手面基是哥幌子,去和小姐姐约会才是真的。

“我也走啦,图书馆看书去咯。”

丁小悠也转身准备离开了。

她来雾城文理大学,最大的乐趣就是图书馆了。

“呃,所以你来我这儿是做什么呢?”丁跃见妹妹从进来就没说什么事儿,从头到尾就跟自己日常拌嘴了一番。

“不做什么啊,我就是过来随便看看呀。”

丁小悠耸了耸肩,淡定的说完后就走了。

她必须要禁得住诱惑。

纪羡余光瞥了暼女子,不以为意,继续犯贱道:“面条筋道,面汤绝伦,如果我成全了你二者结合,简直胜过山珍海味,不尝一口,实乃遗憾。”

他边描述不说,还又吃了起来,尽可能让面条吸入嘴中传出声音,苦心积虑的去勾引夏倾月。

夏倾月心里的防线全面崩塌,她抬起头望着纪羡,美眸里似乎布着血丝,抓狂道:“你好坏啊!”

她骂完扭过头,冲着面馆内喊道:“老板,来一两牛肉面。”

不敢多吃,多吃要长胖。

纪羡奸计得逞,笑开了花,装模作样安慰道:“别有心理负担,一日三餐还是要吃的,别因为减肥强制自己去节食,这样对身体不好。”

夏倾月冷哼,想杀死纪羡的心都有了。

“剧本看完了吗?有问题可以提。”纪羡拿餐巾纸擦着嘴,问道。

虽然夏倾月很讨厌青年,但她看完《狙击电话亭》后,依然被深深折服了。

剧本写的很好,如果这就是爱情凯丽无可挑剔。

晚上丁跃请徐九歌吃火锅,顺便把黄友杰和徐斌,以及动漫设计与制作专业的钱诚老师和赵永兴、李佳佳、陈旺那三名同学也都给叫了过来。

毕竟人多吃火锅才热闹嘛。

而且徐九歌以后就是飞跃动画的负责人了,她直接听从丁跃的指令。

赵永兴,李佳佳和陈旺他们三个要进入飞跃动画学习提升的话,今晚这一波火锅,自然是他们与徐九歌进行交流沟通的最佳时机。

由于钱诚老师也会参与到飞跃动画的团队当中,因此他也得来。

至于为什么叫上老黄和阿斌来?

别问。

问就是工具人。

热热闹闹的吃完了火锅后,丁跃把秘书文若涵给喊了过来,让她带徐九歌去梨园公寓楼。

毕竟梨园是女生公寓楼,丁跃亲自送的话自然不太适合。

“跃哥,刚刚那个美女,什么情况?如果这就是爱情我都知道

黄友杰和徐斌俩人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学校里怎么突然就多了一个美女?

她并不是雾城文理大学的学生,而且还是一个已毕业的大学生,年龄明显看起来比他们都要大一些。

“你现在所为完全对不起我那一枪。”

“而且我已经说过,宋万三是替我受过,是我杀了林秋玲。”

“你有恨意,你要杀人,你冲着我来。”

叶凡恨铁不成钢:“你冲我来啊。”

如非对方是忘凡的母亲,他宁愿打死唐若雪,也不愿看她死在宋万三或陶氏手里。

唐若雪看着报纸微微眯眼,随后捂着脸望向叶凡:

“你看到新闻说我跟陶啸天合作,你就认定我跟他联手宗亲会?”

“退一步来说,就算我跟陶啸天联手又怎样?”

“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她站稳身子压向了叶凡,声音凌厉喝出了一声:

“你知不知道,宋万三的杀手昨天在我面前放了一颗炸雷?”

“一颗足够炸毁整个船舱炸死几十个人的炸雷。”

“如不是清姨及时发现,我现在都已经炸成肉酱喂鱼了。”

“现在不是我要找宋万三报仇,是宋万三要对我赶尽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