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们收拢了执法队,笑千剑、步玉心、骆永丹也都过来了,看着满目苍夷的门派,笑千剑叹了口气,然后问起了损失情况,得到回答,笑千剑眉心始终没有舒展,我身边站着汪南,就顺口问道:“汪大长老,难道弟子损失很大么?我在下界带过一个门派,觉得数量上……”

汪南垂头丧气的摇摇头,说道:“夏道友,你有所不知呀,我们宛州七大人类仙门,本来我们九霄神剑门为第一,弟子数量虽然不多,但质量确实最好的,但如今,高阶弟子死伤殆尽,估计这一次其大仙门里,排名要改一改咯,你也算问对人,如果我来计算,我觉得有笑掌门的话,能排在红尘莫问前面一点。”

“原来如此……”我皱了皱眉,心中也是叹息,红尘莫问当时对笑千剑如何,这点我亲身体验,但现在只凌驾上去一个位置,实在就反差太大了。

似乎听到我和汪南的讨论,笑千剑摇摇头走过来,说道:“汪师弟,你这就猜错了,我现在实力大损,但红尘莫问却还有个九重仙老怪物重出江湖了,那老怪我我怕我是打不过了,他还带走了红尘莫问的三少主晏浩云,这么算起来,我们现在九霄神剑门,恐怕要垫底了!就算有你们这些老兄弟撑着不垫底,分手后还可以正常聊天但恐怕也就平起平坐的格局。”

空间再次震颤。

显然是精神师也没有想到张发财会有如此的意志力和判断力。

赖六缓缓的放下刀,茫然四顾道:“我们是在梦中?”

张发财突然伸手从地上抓起了一把沙子,喃喃道:“世人梦想颠倒,梦中认沙为金……”

话音落,他手中的沙子已经变成了金色的颗粒,如同黄金一样。

赖六看的目瞪口呆。

沈约也是诧异,他真的没想到张发财会有这般的悟性——现实中,你自然不能点石成金,但在梦中,一切皆有可能。

只要你有强大的意志,在梦中,就可以实现你太多的想法。

张发财任由金色的颗粒从手上掉落,缓缓又道:“既然梦中可变沙成金,这么说沙中掘井出泉水也是大有可能?”

话音落,一道喷泉已经从沙中激流而出。

赖六看到,分手后还愿意聊天大喜若狂,扑到泉水中捧起泉水尽情的喝着。

张发财却是没有去喝水。

这是幻境!

在小晚舟和小挽歌吃完饭以后,苏晚晚放下手中的筷子,面色严肃的看着他们。

“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两个谁给我讲一下?”

苏晚晚鲜少这么严肃,小晚舟和小挽歌顿时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互相对视了一眼,小晚舟才有些怯生生的开口。

“妈妈,我说。”

小晚舟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和苏晚晚讲了一遍,说完以后,他走过去拉了拉苏晚晚的衣袖,这个小动作把旁边的工作人员都萌得不行。

“妈妈,你别生气,我知道错了,你不要怪妹妹,妹妹都听我的。”

“那你知道你错在哪儿了吗?”苏晚晚的表情依旧严肃。

“不该瞒着妈妈这件事情,分手了还聊天代表什么意思不该把那个阿姨关在外面。”

“还有吗?”

小晚舟瞪着眼睛,一副不太明白的样子。

“你们错在一开始没有保护好自己,也没有为自己辩驳,让他们信服。更错在后面没有一个合适的方式去解决这件事情。”

苏晚晚摸了摸他的头,“很多人都说你们聪明,但是并不是他们说你聪明,你就是真聪明,太爷爷和外公外婆他们其实因为太喜欢你们了,你们的年纪还小,如果处理不好这些事情一定要告诉爸爸妈妈,明白了吗?”

小晚舟和小挽歌点了点头,但表情还是有一点似懂非懂的样子。

“那现在你们要做什么?”

“去给那个阿姨道歉。”小晚舟答到。

“那我们先把东西收拾了,然后我们就过去,好吗?”

两个孩子点了点头,把桌子上用过的碗筷放在洗手池里,又把剩下的菜放在了桌子上。

苏晚晚刷好碗后,分手还能正常聊天拒绝复合她就带着两个孩子走了出去。

韩晶晶住的地方,在摄像头拍不到的地方,她正和对面吵闹的冯思明说话。

“好啦,好啦!不生气了,你放心,妈妈一定帮你教训他们两个。”

“真的吗?”听到这话,冯思明才停了下来。“可是你刚刚让我给他们道歉的。”

“因为有摄像头在,宝宝,你一定要记住妈妈的话,摄像头在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表现,不可以发脾气,知道吗?摄像头不在的话,只要没有别人在,那就不用管那些。”

冯思明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好了一些。

“你一定要记住妈妈的话,知道吗?”

“哦,那好吧。”

许弋澄见向南真不需要自己留下,也没在意,他点了点头,又说道,“对了,老板,你要不要上我家去认个门,吃顿饭?好歹也到家门口了,不招呼你显得我没礼貌啊。分手后正常聊天复合却不肯”

“这次真没时间,办完事我就得走。”

向南想了想,这才说道,“下次吧,下次有机会一定去。记得代我向你家里人问好。”

“哦,好,那我走了啊。”许弋澄点了点头,提起行李就出了门。

等许弋澄离开了,向南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也带着行李出了店门,朝附近的宾馆走去。

大概是快过年了,宾馆里并不忙碌,显得有些冷清,向南开了一个房间,然后拿着钥匙就上了楼。

前一段时间天天加班到深夜,即便是向南这个“加班狂魔”也都有些吃不消了,来到房间里稍稍午休了一会儿,向南感觉整个人精神了不少,他到卫生间里洗了一把脸,这才回到卧室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老爷子,我是向南啊,您现在还好吗?”

他喃喃自语,眼角突然有些湿润。

竟有滴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流淌而下。

泪水落在沙漠上,并没有迅疾的消散渗透入沙子中,却如石子落入了湖中,激荡出波纹远去。

波纹沿着沙漠扩去,到了远方,本来黄澄澄的沙粒迅速的变成了皑皑白雪,到了天边,竟然成了远峰耸立。

沈约内心微颤。分手后还能不能聊天

他惊心的不是一个人梦中会产生如此地覆天翻、瑰丽壮观的改变,而是因为沙漠变成白雪堆积的山峰后,他突然发现张发财梦中变出的山峰竟然有依稀熟悉的感觉。

除了易城外,他沈约怎么会和张发财见过同一个地方?

连绵雪山逶迤起伏,巍巍壮阔。

沈约仔细看着那山形脉络的时候,已经认出那赫然就是他曾经前往寻找师父遗言的大雪山。

世情万千,雪山不改。

向张发财望去时,沈约再次惊讶,赖六已然消失不见,张发财却已经变装。

张发财的变装自然不像叶宣儿的那种变化,而不过是穿了简易的登山防护服。

司机是个中年人,似乎很爱跟乘客聊天,向南一上车,他就热情地问东问西起来。

“小伙子,看你好像不是京城本地人,你怎么还没回家过年啊?”

“听说现在火车票都开始网购了,好像也很难抢到票啊!”

“租住在我隔壁的一对中年夫妻,在京城这边都是打零工的,分手后正常聊天网购不会操作,她男人就熬了一夜排队买票,结果等排到他了,没票了,你说多惨?”

“……”

向南嘴角带着笑意,除了上车时应了一声,后面也没怎么说话,就那么听了一路。

等到了地方,向南付了车费准备下车时,司机又来了一句,“哎,小伙子,没事了早点回家,家里爸妈都在等着你呢。”

向南回头看了他一眼,正想说点什么,忽然又听这司机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儿子到现在也没回来,这臭小子,不知道家里人担心吗?”

向南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顺着上一次来这里的些微记忆,向南还是准确地找到了齐文超租住的一套小四合院。

然后梵深用侧踢,把在行真给踢倒了,最后再报上来的那一瞬间,梵深拉住了在行真的手,把在行真给拉起来了。

【在行真说】你这样子太顺利了,兄弟们,抄家伙。

【在田一太和在田郎说】“嗨!”

在田一太和在田郎拿起枪,对着梵深扣下扳机,子弹射到了梵深的头部,但是却没打穿,然后梵深向在田一太和在田郎走去,梵深把手掌按到在田一太,和在田郎的额头上,控制着在田一太和在田郎互相射击。

结果双方都死掉了,然后梵深突然出现在在行真的身后,并且梵深差一点改变主意。

【梵深说】我说啊,你就算是使诈,也打不过我,所以我现在就想问问你,你是不是想让我改变主意?,如果我改变主意,你必须要死。

【在行真说】我就不信杀不死你,老子今天就要废了你。

然后在行真拿起一把剑,捅梵深的心脏部位,结果还是没被捅穿,剑又碎了,最后梵深的走向在行真,而在行真腿软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在行真吃力的摸着屁股往后退,还试着用棍子打梵深的腿和膝盖,但是梵深还是没残废,最后梵深踩着在行真的腿,把在行真的腿给踩残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