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

不甘!

各种各样的情绪交织在一起!

今天这件事情,杨风等于是狠狠羞辱了西门家族。

要是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以后西门家族还怎么在中州立足?

西门平原不甘心的道:“爸,难道这件事情我们就这样算了吗?”

西门天下脸色铁青,一双眸子充满了浓郁的杀气。

“这件事情当然就不能这样算了,杨风羞辱了我西门家族,老夫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但是现在暂时不宜动杨风,等到时机成熟,就是杨风死无葬身之日!”

......

第二天。

杨风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起床之后,发现叶梦妍早就去上班了。

杨风洗漱了一番,吃完早餐,就前往熊猫网络公司。

自从宁倾城接手熊猫网络公司之后,偷偷给前任匿名送礼物整个公司就恢复了稳定,而且业绩大幅度上升。

但是杨风并不满足,既然要干,那就要干最大的。

“什么?!”汪南一听,差点没栽倒在地,笑千剑看向了我,说道:“不信你问他,这还能有假?”

汪南是统御新弟子的大长老,最是知道门派弟子状况,顿时跺了跺脚,哀泣连连,但又无可奈何。

“好了,这事既然是这个结果,那就不要想太多了,准备应对柳不动的反扑,以及其他势力的暗手吧,排名就算跌了,但总不能消沉下去,所谓病入膏肓,重病需下猛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笑千剑倒是飒然,说完就派各个掌峰去收拢弟子,并且追究主要执法队的责任,所犯之罪不是需要追究的,都打乱进入各峰,重新进行修炼。

这次逃走的柳不动余孽实在不少,但笑千剑也没打算去追究,这也在我预料之中,匿名给前任送礼物毕竟笑千剑也很聪明,执法队现在也是不安定的因素,攘外需先安内,内里先整顿好,柳不动也不过是跳梁小丑,翻不起大风浪。

而且垫底又怎样,笑千剑有强援步玉心,这位可是七大仙门之一的逍遥剑道掌门,现在则是笑千剑的强援,门派联合,总不会给人欺负了。

现在听说担忧的是妖族的势力,而我,同样也有着这样的担忧,毕竟这里还有个骆永丹呢。

在小晚舟和小挽歌吃完饭以后,苏晚晚放下手中的筷子,面色严肃的看着他们。

“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两个谁给我讲一下?”

苏晚晚鲜少这么严肃,小晚舟和小挽歌顿时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互相对视了一眼,小晚舟才有些怯生生的开口。

“妈妈,我说。”

小晚舟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和苏晚晚讲了一遍,说完以后,他走过去拉了拉苏晚晚的衣袖,这个小动作把旁边的工作人员都萌得不行。

“妈妈,你别生气,我知道错了,你不要怪妹妹,前女友过生日要送礼物吗妹妹都听我的。”

“那你知道你错在哪儿了吗?”苏晚晚的表情依旧严肃。

“不该瞒着妈妈这件事情,不该把那个阿姨关在外面。”

“还有吗?”

小晚舟瞪着眼睛,一副不太明白的样子。

“你们错在一开始没有保护好自己,也没有为自己辩驳,让他们信服。更错在后面没有一个合适的方式去解决这件事情。”

苏晚晚摸了摸他的头,“很多人都说你们聪明,但是并不是他们说你聪明,你就是真聪明,太爷爷和外公外婆他们其实因为太喜欢你们了,你们的年纪还小,如果处理不好这些事情一定要告诉爸爸妈妈,明白了吗?”

【在行真喊道】“呃啊!”

之后梵深将脚挪开了,并且进了基地里的最里面的地方,把所有的东西通通给卸掉了,用铁拳把墙壁打穿了一个洞,然后再飞到外面,房子给打崩塌了,给前任送礼物复合然后打开点火机,用第点火机点火,再把点火器扔到废墟里全烧了,然后梵深回到攻日墅。

就在这时被收买的警察来了,却看到了自己的老板工作的地方成了废墟,还被人烧了。

空间再次震颤。

显然是精神师也没有想到张发财会有如此的意志力和判断力。

赖六缓缓的放下刀,茫然四顾道:“我们是在梦中?”

张发财突然伸手从地上抓起了一把沙子,喃喃道:“世人梦想颠倒,梦中认沙为金……”

话音落,他手中的沙子已经变成了金色的颗粒,如同黄金一样。

赖六看的目瞪口呆。

沈约也是诧异,他真的没想到张发财会有这般的悟性——现实中,你自然不能点石成金,但在梦中,一切皆有可能。

只要你有强大的意志,给男友送礼物最特别在梦中,就可以实现你太多的想法。

张发财任由金色的颗粒从手上掉落,缓缓又道:“既然梦中可变沙成金,这么说沙中掘井出泉水也是大有可能?”

话音落,一道喷泉已经从沙中激流而出。

赖六看到,大喜若狂,扑到泉水中捧起泉水尽情的喝着。

张发财却是没有去喝水。

这是幻境!

“思明!”她的声音顿时有些严厉,紧接着蹲下去,视线和冯思明齐平。

“不管怎么样,你那个时候都不该直接把他推倒,这件事情是你做错了你就应该道歉,当时那里有那么多的工作人员,你可以去找叔叔阿姨们帮忙,明白了吗?”

冯思明还是一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但是韩晶晶的手紧紧地抓着他,他只能点点头。

“但是现在他们看来有点忙,那我们就先回去,明天录制节目的时候,你一定要和他道歉。”

说完以后,前任匿名送礼物还不承认韩晶晶就拉着冯思明的手离开了这里。

韩晶晶的不少粉丝在听完她的话以后,都愤怒了起来。他们觉得苏晚晚就是在怠慢自己的偶像,特别是在门口的那一番话,让他们觉得小晚舟和小挽歌就是在作弊,而且节目组还包容他们。

【节目组真是够了,是看苏晚晚的背景大吗?】

【节目组也不能这么包庇苏晚晚的孩子吧?给了卡片不就应该按照卡片上面的来吗?而且刚刚把我们晶晶挡在外面是什么意思?这么没有礼貌吗?】

“哦,那好吧。”

许弋澄见向南真不需要自己留下,也没在意,他点了点头,又说道,“对了,老板,你要不要上我家去认个门,吃顿饭?好歹也到家门口了,不招呼你显得我没礼貌啊。”

“这次真没时间,办完事我就得走。”

向南想了想,这才说道,“下次吧,下次有机会一定去。记得代我向你家里人问好。收到前任的礼物什么感觉”

“哦,好,那我走了啊。”许弋澄点了点头,提起行李就出了门。

等许弋澄离开了,向南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也带着行李出了店门,朝附近的宾馆走去。

大概是快过年了,宾馆里并不忙碌,显得有些冷清,向南开了一个房间,然后拿着钥匙就上了楼。

前一段时间天天加班到深夜,即便是向南这个“加班狂魔”也都有些吃不消了,来到房间里稍稍午休了一会儿,向南感觉整个人精神了不少,他到卫生间里洗了一把脸,这才回到卧室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老爷子,我是向南啊,您现在还好吗?”

无奈之下,李秀七也只能点点头,往门派浮岛上边飞去。

一路上弟子打斗激烈,不过李秀七也开始传达起柳不动这老狐狸大败而逃的事,这顿时引来了所有执法队的恐慌,看着笑千剑支持者越来越多,执法队终于撑不住,一波接着一波的投降了。

我们一路上还找到了刘亚喜等三位掌峰,而汪南大长老也找到了。虽然受了不大不小的伤,不过五位八重仙的修士群集,这股力量可不是执法队能够抵挡的,所过之处,不战而降者多不胜数,弟子也都直接纷纷停下了施法,给命令往门中广场集合。

柳不动强权稳固的势力在失去了主心骨后,就如多米诺骨牌一块块的塌了下来,毕竟归根结底,他们也不能如柳不动那样叛离门派,现在顶多是门中阵营不同罢了。

执法队给全部收押,算了算数量,竟有六七百的数量,可见柳不动在九霄神剑门期间,竟是何等的喧嚣尘上,而笑千剑的支持者,则还有一千五六百之数,虽然实力整体不如执法队,但也差之不远,果然是以主将决胜负为主。

我不知道具体大家原来的数量有多少,但看到李秀七和刘亚喜他们统计完数量后,跟死了爹妈一样的表情,可见损失之大远超想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