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了哥哥你大你有理的眼神,小姑娘挽住蓝叶的胳膊,笑嘻嘻道,“蓝叶姐姐今天好漂亮啊!吃什么,你说!”

这小妮子,怎么老说大实话!

蓝叶偷偷瞧了一眼姜天成,见他东张西望,等着打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顿时有些泄气。

“看你的意思喽!”

一家看起来很干净的餐厅,几人点了牛排、意大利面和红酒,稍微对付着。

窗外的阳光打在光滑的玻璃面上,几碟鲜嫩的牛排睡在洁白的盘子中,刀叉斜放在旁,又被折射的光线照射,更显出牛肉的品质与厨师的手艺。

两个姑娘叽叽喳喳的聊着,关系似乎很亲近,而姜天成就坐在她两的对面,默默的切肉吃肉,脑海中又浮现出彭清那时而御姐、时而顽皮的表情。

她还好吗?

走了这么久,两个人竟忍着相思,从未通过电话。

若是别的小情侣,两地分离后,恨不得一天到晚把手机捧在手里诉说相思,而这二人,竟能做到互不打扰,好像已经想不起对方的存在。

这样的关系,只能说是天性使然。愿得一人心这首诗表白歌吗

彭清本就是清冷的性子,若不是遇到姜天成,她可能还会把自己的内心藏在恒古的冰山之巅。

而姜天成,对待情感,可谓榆木脑子,朽木不可雕也。

虽然心中对那个姑娘朝思暮想,却也不会拿起电话诉说情谊。

面前的两女越聊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惺惺相惜之感。

只差找个桃园,摆上贡品和禅香,再配上一首《这一拜》,就成亲姐妹了。

浑然不顾迷失在情感世界的老哥哥。

吃罢饭,两女相约去逛街,姜天成偷偷的给妹妹转了两万,自己一个人去了基地。

近两月不见,看到这群熟悉的面孔,还真有点亲切。

幻离扔下初月,就屁颠屁颠跑过来求抱抱。

把小丫头抱在怀里,铁六穿着一件宽大又舒适的大红袍走了进来,腰部拧的就像《英雄》里的梁朝伟。

后面,跟着带着耳机,跟着音乐旋律不停摇头的阿横。

“这个家伙很危险,我估计他暂时应该不会出现了,否则他脸上的伤他也没办法解释,再说国家又不傻,他想杀我们的动作那么明显,现在国家肯定在调查他。”夏天倒是不担心他最近出来,因为夏天十分清楚,愿得一人心唯美句子自己的那一拳有多重,而且使用那么告诉的血遁,不可能没有副作用。

“恩,我也是这么猜的。”叶婉晴点了点头。

“这些我并不关心,我最关心的是现在江海市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夏天一脸严肃的看向叶婉晴,对于他来说江海市才是他最关心的。

“江海市现在可是很有意思的,有人在江湖中放出风说,你手上藏有一件至宝,而你就在江海市,所以最近江海市来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人,有富商,有投资者,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叶婉晴说道这里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对了,还有一个裤子里藏刀的生意人,不过已经被处里的人给拿下了。”

“裤子里藏刀的生意人!!!”夏天微微一愣,这也太雷人了吧,那些人就算是想要带武器进入江海市也不应该直接藏在腿里吧,直接走个黑市不就好了。

“呃?那……会是怎么回事?”杨天皱起眉头,道。“我们现在也是一筹莫展,实在是没办法了,不然也不会通知你,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赵秋实道,“现在医院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来看病的病患听说了这事基本上都立马跑掉了,而住院的病患们也都十分惶恐,都喊着要出院

。闹事的病患家属情绪也越来越激烈了。这样下去,恐怕真得闹出大麻烦来。”

杨天现在身处苏家,当然没法切身地体会到医院是什么情况。

但从赵秋实这话里,他就感受得出来,医院里恐怕已经是一团糟了。

不然,赵秋实恐怕也不会这么急切地来找到他。

“这情况看上去很复杂,我在这边也帮不上忙。要不这样吧,我马上赶回去,等我到了再说?”杨天想了想,道。

“你能回来么?那当然是最好的。”赵秋实道,“我们……的确是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如果你也处理不了,我们就只能求助于警方了。”

“耍帅啊,你不觉得我背着它十分帅吗?而且这样别人也能知道我是一个刀客啊。”那个男子自豪的说道:“对了,愿得一人心歌词诸葛王朗,你说的那个羽鹤真的那么厉害吗?他难道比我还聪明?”

“能比吗?”身穿西服的男子名叫诸葛王朗。

“我说也是,这根本就没法比,我承认我洪武的智慧比你差上那么一点点,但是那什么羽鹤跟我确实没法比,我比他聪明一百倍。”洪武一脸笑容的说道。

“别误会,我说的是你跟他没法比,他用脚趾头跟你比你也输定了。”诸葛王朗已经快要到达崩溃的边缘了。

“能啊。”那个男子直接将刀背在了身后。

“我靠,我受够你了,我好歹也是天下第一聪明人,怎么跟你这种白痴搭档了呢。”那个身穿西装的男子说道。

“你是天下第一聪明人,我是天下第一刀客,咱们两个搭配起来正好啊。”那个男子一脸兴奋的说道。女孩子说愿得一人心

“你既然是天下第一刀客,那你能不能将刀藏在一个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你这样背着一个刀走在大街上你天天都得被抓。”那个身穿西装的男子十分严肃的说道。

“当然能了。”那个男子右手一拍,那把刀直接被插在了地上。

“额!”那个身穿西装的男子整个人都愣住了:“你将刀插在这里的意思是你不带了?”

“恩,不带了。”那个男子十分认真的说道。

“你是一个刀客,然后你不带刀了,那万一我遇到了危险怎么办?”那个身穿西装的男子问道。

“谁说刀客就一定要用刀的?”那个男子反问道。

“那你天天身上还带着它干什么!!!”那个身穿西装的男子愤怒的喊道。

米高-嘉道理说道:“这次的确是半岛酒店失误所致,愿得一人心寓意我不求包船王原谅,只要他老人家不生气就好,看看包生能不能帮忙说和说和,在下感激不尽。”

包子轩:“这个我是没有什么好办法,我们两个谈话事情暴露对他的影响很大,需要你们自己去沟通。说实话如果不是郑生相约,我现在还真不敢来你这里,你自己慢慢体会吧!”

看着包子轩向郑裕同定的包间走去,米高-嘉道理一时之间没有想明白包子轩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多事情只能够意会,谁也不会说出来。

看到包子轩过来,郑裕同站起来说道:“包生,你好啊!我们可是很久没有见面,不过最近总是听到佳佳提起你。”

包子轩:“郑生客气!我还要感谢郑小姐,他是我母亲的忘年交。我经常不在香江多亏有她在陪着,要不然我母亲一定非常无聊,所以有什么事情请直说,包某能够办到的绝不推辞。”

听到这里郑裕同有些犹豫,毕竟如果用了这层关系那么郑佳佳之前的努力很可能白费。女儿对于包家的人情也会在这次交易中被自己用掉,愿得一人心是啥意思可是自己和包子轩并没有什么交集。到底是牺牲女儿,还是牺牲自己利益他有些拿捏不清楚。

就在此时,马蒂斯拿着两部卫星电话走了过来。

来到近前,他就低声对叶天说道:

“斯蒂文,转运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的两架支奴干重型运输直升机,已经从科潘瑞纳斯起飞了,两架直升机上都有咱们公司的员工和安保人员。

美国驻洪都拉斯大使馆代表和洪都拉斯政府代表、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乘坐的另外一架中型直升机,也一同出发了,正向雨林深处飞来。

距离那尊黄金雕像所在位置比较近的几组伙计都已到位,并跟守护雕像的洪都拉斯军警建立了联系,但是还需要你和埃尔南多确认他们的身份。

等你们确认身份之后,那些伙计就会接管那片区域,守护那尊黄金雕像,负责接应两架支奴干直升机,在地面上配合那尊黄金雕像的转运工作”

“好的,马蒂斯,我和埃尔南多这就打电话给那些伙计、以及守卫玛雅祭司黄金雕像的洪都拉斯军警,确认咱们那些伙计的身份,顺利完成换防”

叶天点头应了一声,随即从马蒂斯手中接过了卫星电话,并将其中一部递给了身旁的埃尔南多。

他们现在只能一点点引诱几个人用包霍董矿业公司股权抵押贷款,然后再出现不可抗力因素后收归到银行。现在知道包霍董公司为了拉拢更多盟友居然向华人富豪出让股份,那么他们怎噩么能够错过。

汇丰就成为了这次贷款的主力,只要是关于包霍董矿业公司的事情可以说一路绿灯。

包子轩道:“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不过郑生最近两年之内企业不会分红。并且不能够把股份卖给外国人,如果你不想要我可以按照市价回购。希望您有个心里准备,并且4%股份是一笔不小的金额。”

郑裕同听到两年内不分红有些气愤,不过一想这毕竟不是珠宝和房地产企业。短期内盈利不会很高,都说投资工业是要慢慢回本,看来传言是真的。毕竟前期投入太大,产能还得不到全部释放。

汇丰银行答应他可以提供一笔5年的贷款,所以这些事情根本不怕。现在看来还是要搏一下,郑裕同体现出了鲨胆同的气质说道:“这些都没有问题,只要大家的条件一样就可以,不过4%股份包生想要多少钱。”

包子轩:“40亿港币,或者可以拿一不分周大福或是新世界股票进行冲抵。”

听到包子轩想要一部分自己公司的股票,郑裕同想了一会就答应了。毕竟能够让包首富看上的企业一些股民也会追捧,这是一个双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