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专业课下课,赵锋走出教室,准备去放水,施放一下压力,教室门前聚集了一群花枝招展的女生,二话不说迎面冲来,要来一场美丽的邂逅。

赵锋左躲右闪,杀出莺莺燕燕的重围,抱头鼠窜逃进洗手间,进入隔断关门放水,长出了一口气,压力终于缓解了,走出隔断站在洗手盆前洗手。

旁边站着一名马尾辫女生,同样在洗水盆前洗手,蓦然转头盯着赵锋,表情很是古怪。

赵锋惊慌失措,认出是许久不见的白爽,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干笑道:“白学姐走错门了,你不用害怕,我不会说出去的。”

白爽面红耳赤,抓狂的捂住脸,威胁道:“你要敢说出去,姐姐打不死你,我先走了!”话音一落,她跑得比兔子还快,一溜烟没影了。

“去帮下面。”天蓬双目神芒再次暴涨。

而洛尘一个闪身,压制了一部分恶念,已经冲向了护道尊者!

上方天蓬这一刻彻底爆发了,他要恢复自己的声誉,他哥不在了,看不到了!

但他要证明,和男友分手后依旧聊天他可以替他哥守护世俗,他要正名,他要恢复自己伏羲的姓氏!

与人王相比,天蓬的确太过拖后腿了,毕竟人王光彩照耀古今,无人可比!

而他天蓬,甚至都没办法去承认自己是人王的弟弟。

因为那只是会,也只能给人王抹黑!

那一次折腰,天蓬再没有提及自己是人王的弟弟,再也没有说起两个人的关系!

因为在他看来。

他天蓬,不配!

但这个时候,天蓬不仅眼中有神芒爆射,还有虚无之中的眼泪。

虽然这眼里不是真的,只是虚无,但天蓬疯狂的在大笑。

他是人王之弟,区区几个杂兵他难道都收拾不了?

星河浩瀚,蔓延而下,天地都宛如一粒尘埃,佛国无量,经文憾世,有着不可估量的伟力。

文静气呼呼的道:“走你的桃花运去!你到校园论坛看看,全校女生都想跟你交往,再马上跟你分手,领取五百万分手费,你这个大傻蛋。”

赵锋愕然的道:“不会吧,前任还和你聊天说明什么我跟丹顶鹤分手的事,怎么传到论坛了?”

文静道:“你问我,我问谁去?你不会真给了丹顶鹤,五百万分手费吧。”

赵锋点头道:“钱财乃身外之物,丹顶鹤身在异国他乡,必须有钱傍身。”

文静苦笑道:“算你有情有义,对丹顶鹤痴心一片,我都嫉妒她了。”

赵锋道:“本王要独宠你,你有什么好嫉妒的?”

铃铃铃!

上课铃声响起,文静娇嗔道:“上课了,你马上消失,别坐我旁边,我怕回寝室挨揍,你不走我走了!”

“我晕!”赵锋也是醉了,挎着单肩包,拿起课本回到最后一排,坐到金富贵旁边,叶晴和秋波早就离开了。

专业课老师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开始讲课。

金富贵竖起大拇指,小声道:“锋哥就是叼!前男友还和你聊天女生主动表白,男友跪求别挖墙角,不愧是魔大情圣,泡妞达人,实力杠杠地。小母牛坐火箭,牛批上天了!”

妈妈这么一连窜质问,真的是把冯若若给吓到了。

小姑娘在爸爸的怀里,虽然是搂着爸爸的脖子,但看到妈妈生气的样子,还是感到非常害怕,接着便忍不住要哭出来。

冯一帆看到妻子发火,也是赶紧好言相劝:“好了,好了,你别生这么大的气,若若已经知道错了。”

冯若若伸出小手,从爸爸的怀里转移到妈妈怀里,搂住妈妈的脖子,小姑娘忍不住哭出来,抽泣着在妈妈耳边说:“妈妈对不起,若若知道错了,若若以后一定好好听话,不会再跑啦。”

冯一帆伸手轻轻拍了拍女儿后背,轻声说:“没关系的,以后还是可以跑,但是我们以后一定要小心一些,好不好?”

苏若曦也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得有些太过,神情很快变得柔和,语气也变得温和起来。

“好啦,妈妈不生气了,前任找你聊天说明什么若若以后还可以跑,但是以后跑的时候,一定要慢一点,还有一定要注意脚下的路,不可以一边跑步一边东张西望。”

小姑娘在妈妈的怀里点点小脑袋,轻声地应了一声:“嗯嗯,知道。”

这是一对小夫妻,男的叫肖青枫,女的叫郭郁青。

现在的情形,似乎是小两口闹矛盾,其实这里面,有另外的原因。

这小两口成婚三年了,从来没同过床,因为,肖青枫是个傻子,他的智力,只有七岁。

郭郁青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嫁给一个傻子呢?

这里面有原因。

肖家和郭家,是世交,肖青枫的爸爸肖亮和郭郁青的爸爸郭义是同门师兄弟,后来一起当了警察。

一次出警时,郭义遇险,肖亮舍身相救,结果肖亮不幸遇难,郭义却活了下来。

肖亮妻子悲痛过度,没多久也死了,郭义就把肖青枫接到家里,让前任重新爱上你50招当成自己的儿子养着。

肖青枫七岁的时候,冬天南江结冰,肖青枫带六岁的郭郁青到江边玩滑冰,不想郭郁青掉进冰窟窿里,肖青枫跳下去,把郭郁青救上来,他自己却脱力爬不上来了。

后来虽然给救上来,却烧了七天七夜,虽然活了下来,脑子却出了点问题,成了傻子,从此只有七岁的智力。

顾茜茜听到肖青枫的叫声,出声道:“怎么了嘛,青青,你别欺负小枫。”

“我没欺负他。”郭郁青叫:“他赖我房里不出去。”

顾茜茜就问:“小枫,天晚了,你回房睡啊,别吵着青青,她明天还要上班呢。”

肖青枫道:“我要跟她睡。”

“不行。”郭郁青尖叫。

“我就要。”肖青枫倔犟。

“我揍你。”郭郁青威胁。

“郭郁青。”

楼下,突然传来郭义的一声怒吼:“夫妇同床,前男友时不时给我发个消息天经地义,你要翻天吗?”

给郭义一吼,郭郁青顿时就一脸委屈,她翻身往床上一倒,扯过小熊抱枕抱在怀里,背对着肖青枫。

有了岳父支持,肖青枫得意了,趁机爬上床。

郭郁青轻声威胁:“老实点,敢碰我,揍你。”

肖青枫倒是没有去碰她,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他呆滞的眼神,这会儿却闪烁着光芒,甚至有些诡异。

而上路的孙璐则是完全按照陈江的吩咐,龟在塔下,死倒是没死,问题是被诺手压了快60刀,等级领先了3级……

然后,才二十分钟不到,基地就直接被推平了……

退出游戏后,孙璐和李天文完全进入自闭模式……

李天文最后的战绩是0-11,可谓是被花式吊打……

“这……这游戏这么难吗?”李天文完全傻了。不应该啊,前男友时不时找我聊天在玩之前他已经熟读了英雄技能,而且游戏规则他也知道,为何会被打成这个样子?

陈江哈哈笑道:”这里面还是有很多技巧的。你现在总算知道这个游戏为什么会有职业比赛了吧。就跟篮球一样,熟悉规则和会打篮球是两个概念。“

李天文摇了摇头,焦急道:”我还不信我驾驭不了这款游戏,你快教我点技巧!“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复仇了!

接下来,陈江让孙璐和石勇两个先玩,他开始给李天文普及一些游戏常识,诸如等级,兵线,野区资源,对线技巧之类的东西。

其实陈江平时经常看比赛和直播,游戏知识他倒是很丰富。无奈自己是个手残党,而且他在游戏里也容易上头。

苏若曦听了丈夫的话,顿时笑起来:“没想到,你还挺懂呢,现在国内确实是这样,女的叫姐姐是表示女的年轻,男的基本上都是叫叔叔,可以表现出男的比较成熟。”

卢翠玲接着说:“可是也有一些男的,喜欢让孩子叫哥哥。”

苏若曦又说:“那些都是装嫩的,男性还是应该成熟些才有魅力嘛。”

卢翠玲闻言立刻打趣:“是啊,就像是若若爸爸一样。”

苏若曦听了婆婆的话,顿时脸红了起来:“妈,若若还在呢。”

卢翠玲马上说:“好了好了,不说了,若若快点跟爸爸进去看看爸爸准备的东西,然后赶紧上楼去洗澡睡觉,不然明天早上起不来,就不能跟爸爸和你小林叔叔去摆摊喽。”

冯若若听了马上说:“不会呀,明天爸爸和小林叔叔是中午才去摆摊的,若若明天不用上幼儿园,所以不用早早起床的。”

奶奶听了又说:“那也不能睡得太晚,睡得太晚了,若若就长不高啦。”

听到奶奶说长不高,小姑娘赶紧说:“呀,那爸爸我们快点去看看,然后若若要上楼洗澡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