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轻声笑骂一句,得意非常!

随后他就动了起来,在这排公寓楼的楼顶上快速潜行,直奔不远处的老南教堂。

虽然他前行的速度很快,脚步却很轻,如同一只灵猫掠过屋顶,几乎没发出任何声音。

快速走过六七栋公寓楼之后,他才放慢速度,并且开启透视,开始观察脚下的公寓楼,以及这些公寓楼通往天台的铁门!

他这是在寻找没有从里面锁死的铁门,以及可供自己利用的无人公寓。

一旦有满足这两个条件的公寓,自己就可以立刻离开楼顶,进行伪装了!

随后,自己就能利用另外一副面孔,重新出现在街道上。

然后再穿过老南教堂,堂而皇之地从另外一条街道离开,甩掉那些令人讨厌的尾巴!你说的爱情我都知道

计划很完美,进行的也异常顺利!

叶天利用撬棍别住楼顶铁门时,楼下咖啡馆内一下冲进来七八个人,这些家伙每个人都双眼通红,一副怒火中烧的模样!

想都不用想,他们全都是FBI跟踪组的倒霉蛋。

这一大帮人突然冲进咖啡馆,而且气势汹汹的,立刻将咖啡馆里原有的良好氛围彻底破坏了!

咖啡馆里的客人都诧异地看着这帮不速之客,不明白这些家伙是哪路神仙,大家都有些不快,却也没人立刻发作!

咖啡店老板和店员更加不爽,都恼火地盯着这帮家伙,就差开口往外轰了。

FBI这帮家伙当然看到了大家的反应,也明白自己的行为不妥!实在有失风度!

但此时他们那里还顾得上考虑别人的感受,如果这就是爱情里的长跑找到斯蒂文那混蛋才是第一要务,其他事情都不重要!

进门站定之后,几名FBI探员立刻分散开来,开始检查一楼用餐区,重点就是那些卡座!

很快,几人就检查完毕了!

“头,没发现目标!”

“我也没有发现,那混蛋会不会在二楼?”

一无所获!这帮家伙连叶天的一根毛都没见到。

听到这些回报,跟踪组领队心头顿时咯噔一跳!

“斯蒂文那混蛋不会又凭空消失了吧?如果真是那样,回去怎么交差啊?肯定又要丢人了!”

说完之后。

他又觉得自己太激动了,显得有点可笑。

一旁的柳易文随即说道:“义父,这小子纯粹是一派胡言,就算他是炼心师,他也顶多是低等级的炼心师罢了。”

“让我来出手,直接取走他的性命。如果爱情我都知道歌名

沈风立马说道:“何必急着动手呢!难道你们是心虚吗?如若你们证明了我说的这些都是错的,那么我不用你们动手,直接当众自我了断。”

闻言,柳元腾摆了摆手,对着柳易文说道:“你先别动手了,我倒要看看,等我戳破了他的谎言,他有没有勇气自我了断?”

一旁的苏青寒和小烟等人,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往这个方向发展,原本在他们看来,只要沈风愿意下跪道歉,此事就会平息下去了。

可沈风非但没有道歉,反而显得更加狂妄了起来,甚至最后竟然有点自寻死路的味道了。

苏青寒眼下只想要让自己的父亲好起来,她没心情去管沈风的死活了,而小烟则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在这种场合下,她根本帮不上任何忙。

想到这些,跟踪组领队立刻走到吧台前,急切地问道:

“小姐,上午好,刚才进入你们咖啡馆、背着双肩包的亚裔小子呢?他不是刚进来吗?怎么没看到那家伙?”

吧台内的女服务生立刻翻了一白眼,不耐烦地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打听其他客人的行踪?如果这是爱情我知道我没看到你所说的亚裔小子,你们或许看错了!”

小费发挥了作用!女服务生不自觉地帮叶天打起了掩护。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这帮FBI跟踪组探员一个个气势汹汹的,确实不怎么招人待见!

“我们是FBI,这是证件,刚才那小子是我们跟踪的目标,如果你知道他的行踪,那么请告诉我们,配合我们的工作。

你们咖啡店有没有后门?开着还是锁着?那小子不会从你们咖啡馆的后门离开了吧?我希望不要发生那种情况!“

跟踪组领队亮出了证件,顺带吓了一下面前这名女服务生。

听说眼前这帮家伙是FBI,吧台内的女服务生立刻傻眼了,咖啡馆内的其他人也一样。

米菲儿握着拳头,恨不得给韩三千两拳。

要不是想知道他和钟良的关系,米菲儿怎么可能跟他碰面。这都是爱情我都知道

“你这种垃圾也能认识钟良,看来钟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等着吧,我要是认识了弱水房产的老板,迟早让他把钟良开除。”米菲儿自言自语的说道。

韩三千晨跑了一圈之后,去了油条店,远远便看到了翘首以盼的齐冉,似乎是在等人。

说完,陆若芯转身就欲离开。

“等等!”韩三千猛然喊住她:“你刚才说什么?”

似乎对韩三千会叫住她早就了然于胸,陆若芯并未有丝毫的奇怪,反而回头笑道:“我说的难道还不够清楚吗?”

“什么以前出生入死的朋友?”韩三千的心中,此时已经有了丝丝不好的预感。

陆若芯微微一笑:“哦,不过是轩辕世界的几只臭虫而已,兴许我搞错了,你又怎么会有这些垃圾一样的朋友呢?对了,我听说,他们好像叫什么墨阳,刀十二什么的吧。”

一听到这俩名字,韩三千顿时急的咬牙切齿,墨阳和刀十二于他而言,虽非亲兄弟,但胜似亲兄弟!强忍怒意,韩三千微微道:“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除了刀十二少了一只耳朵,如果这就是爱情我们都知道其他都生活的好好的呢。不过,神秘人,他们是韩三千的朋友,而你这么关心他们做什么??”陆若芯此时不由冷笑道。

陆若芯笑的很阴险,也异常的自信,她出手,更多的就是验证韩三千的身份,所以从一开始便直接对上了大招,压根不给韩三千喘息的机会。

戚依云在厨房忙活的时候,韩三千坐在客厅里沉思,不止是沉思城中村的麻烦,还有那个茶杯。

到了晚饭点,丰盛的三菜一汤让人垂涎三尺,每当韩三千吃得很满足的时候,戚依云心情都会特别好,她甚至有过一个想法,要是能够一辈子如此,大概就是最幸福的事情,把戚家的所有交给韩三千,她只用在家里当个贤妻良母就好。

只可惜这样的想法,只是她自己的痴心妄想而已,而且她清楚,不管怎么付出,她都是单方面的,不会得到韩三千的任何回应。

不过现在戚依云已经不强求所谓的回应,她只是做着能够让自己开心的事情,至于能够开心多久,她不曾想过。

睡觉前,天气骤变,这就是爱情我都知道突然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戚依云一脸煞白,似乎对于外面的雷电有很大的恐惧。

这就要从戚依云小时候的一段经历说起,同样是一个雷雨夜,暴躁的雷声响彻天地,父母不在身边的戚依云只能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那一夜对戚依云来说异常煎熬,所以即便到了现在,只要听到雷声戚依云就会非常害怕,因为这不只是响彻天地的动静,对她来说,更是一段孤独的阴影。

在柳易文和柳元腾越来越不耐烦的时候,沈风淡漠的开口道:“你们难道耳朵聋了吗?我刚刚说的很明白了,这老头的判断确实错的离谱。”

“我现在来到这里,完全是出于好心的提醒一下你们。”

“如若按照他的方法,让受伤者服用化煞元液,那么受伤者的情况将会更加糟糕。”

“在服用化煞元液后,起先受伤者将会浑身抽搐。”

“接着,他全身的皮肤会呈现一种血红色,甚至在皮肤上会出现一条条的血痕。”

“然后,他嘴巴里会鲜血直流不停。”

“最后,他全身每一个地方,都会觉得疼痛无比,直到一天后彻底死亡。”

“所以这化煞元液,除了让受伤者死的更快,以及多承受一些痛苦以外,基本上对受伤者没有任何作用。”

当沈风说出这番话之后。

周围顿时安静了数秒钟。

片刻之后。

柳元腾冷笑道:“小子,你装的倒是有模有样,在这极西之地,你是第一个敢质疑我的人,你难道也是一名炼心师吗?”

但这里面有两个前提,那就是这个联盟必须要形成一道门槛非常高的技术壁垒,另外一点就是在国内芯片产业没有追上世界先进水平之前,国家依然对这个产业进行贸易保护,以及政策上的扶持,不能轻易把“狼”放起来。

不过相比于前一点,第2点相对来说并不需要太担心,因为国家不可能置这些国营企业的死活于不顾,无限制开放国外芯片厂商进入,而不管如何,国内的企业也必须珍惜目前的这段缓冲期,加强技术研发,万一哪一天国家真的取消了进口电子元器件批文政策,依然保有一定的竞争力。

但如果这个联盟没能够在贸易保护政策取消之前将技术壁垒建立起来,那么将来这个产业联盟很可能会迅速土崩瓦解。

任正非不是个轻易作出承诺的人,但他这次向段云作出了承诺,并且愿意加入这个产业联盟,说白了还是带有一定赌博的成分的。

随后,段云又和任正非讲起了美国文泰来联盟的事情。

技术公司走到最后的形态,那就是垄断企业,而垄断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受欢迎的,欧美日等国家出台了相关的反垄断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