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石龙猪队友,从桌上拿了另外一瓶酒给苟书寒。

他的想法很简单,你苟书寒不是倔强嘛,那我就拿一直给你,你倔强的问朱苏继续要,你就说:“我苟书寒就只要我喝过的那一支”,这样故事就可以继续发生下去了。

苟书寒看潘石龙重新递了一支酒给自己。

内心很感动。

他开口说到:“这两年没白疼你,得,我重新吹一瓶。”

潘石龙真是知我心啊,喝完潘石龙递的这支,这桌上还有那么多酒,等下不够喝,还可以喊服务员上酒,何必问一个小姑娘要酒。

苟书寒心里想着,我又没有喝醉,这点情况还是分的清楚的。

潘石龙很想表达一下自己对苟书寒的敬仰之情,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调侃,还有心情占自己便宜。

“你丫的,臭不要脸的苟书寒,信不信我喊我爹上来找你聊聊天。”

潘石龙心里嘀咕。

万飞见朱苏已经出手了,作为情场老手的他,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做,怎么说。

就在丁跃交代着文若涵订购前往瑞士苏黎世的机票的时候,女孩想忘掉你怎么挽留许东成走过来,好奇的问着:“丁校长,你要去欧洲瑞士?”

“对!”

丁跃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之色,见许东成校长过来之后,便直接对他说道:“许校长,好消息,我们找到了一位在生物材料领域有成就的专家,就在瑞士苏黎世的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并且巧的是,这位教授我正好还认识。”

“是吗?所以丁校长你是准备去请这位教授?”许东成闻言之后,瞬间便明白了什么意思。

“是啊。”

“丁校长......那个,我,我可以一起去么?”许东成知道这位教授很重要,便想着自己也跟丁校长一块儿去,这样一来自己心里也好有个底。

丁跃闻言,转过头来看着许东成校长。

看他的眼神和神态,好像挺想跟着自己一块儿去欧洲瑞士的苏黎世邀请杨开宁教授的。

丁跃自然是不忍心拒绝,当即点头道:“好啊,正好我一个人过去坐十来个小时的飞机,怪无聊的,咱俩一块儿路上还能摆摆龙门阵。”

苏浅浅呼出一口气,心有馀悸说道:“你是没看见,蹲坑里那些东西,没有水冲啊,太可怕了!”

陈文笑道:“在你之前,女朋友厌烦你的5个表现我在上厕所时已经看见了。好了,一会下车,直接去我家,我烧水给你洗个澡。我家离火车站挺近的。”

--------------------------------

下火车非常顺利。

陈文熟门熟路,领着苏浅浅从出站口离开了洪城火车站。

出站后,俩人右转,走进了二七路,向北步行两百米,经过一条几乎被荒废的货运铁道,再左转走进了陈文家所在的铁路后街。

“陈文,你家这一带好有老城风情啊!”苏浅浅东张张西望望,看什么都好奇。

经过张娟家的豆腐店时,门口有一群买豆浆的顾客,张娟正在柜台上忙着,没看见陈文领着苏浅浅走过。

经过小卖店时,开店的老夫妻正在打扫卫生,老爷子看见了陈文,热情地打招呼,陈文还礼。

经过水果店时,陈文也和熟人互相喊着话。

丁跃见文若涵一脸的好奇,便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去请一个人。”

“请一个人?”

“还记得上一次我们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见到的华裔杨开宁教授么?女生彻底放弃你的表现”丁跃问道。

文若涵点了点头,她的记忆力还是蛮不错的,自然记得那天带着他们逛了一圈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杨开宁教授。

当初杨开宁教授还是文若涵在网上联系的呢。

“对了文若涵同学,你有留杨开宁教授的联系方式吗?”丁跃盯着文若涵,突然想起这事儿,便问道。

“嗯嗯,后来我们加了一个微信。”文若涵点头回答道。

“太好了!”

丁跃一听,当即大喜,并称赞了一下文若涵:“干得漂亮,立刻给杨开宁教授发消息,就说我们马上去瑞士苏黎世拜访他,有件重要的事情找他!”

“好的丁校长,那机票,订什么时间的呢?”文若涵问道。

“明天,明天就出发!”

“好的!”

而就在此时,角木蛟宛如鬼魅般自上而下朝着他冲了下来,手中的匕首直取索罗格的头顶。

不过索罗格听力极为敏锐,在角木蛟冲下来的刹那,有14种情况你该离婚了似乎便听到了动静,猛地抬头一看,四目相接,他双眼冷冷的瞪着角木蛟和角木蛟手里锋利的匕首,但是他只是昂着头,没有丝毫的举动,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角木蛟被索罗格这突然间抬头看的心头一颤,不过身子一抖,以更快的速度冲了下来,迫不及待的想将自己手里的匕首扎进索罗格的眼中。

但就在他的匕首即将扎到索罗格眼中的刹那,原本站着不动的索罗格双手突然闪电般拍出,一把将角木蛟刺来的匕首夹住,匕首刀尖瞬间在索罗格眼球前两公分处停住。

角木蛟只感觉自己手里的匕首仿佛直接刺入了一块坚硬的石头,再难前进分毫,他的身子也不由跟着一顿。

与此同时,索罗格的身子突然猛地窜起,整个人凌空倒挂起来,女人慢慢放弃你的四个表现两只脚闪电般踢向角木蛟倒立的身体。

而时间,对于许东成校长的女儿许美嘉来讲,那可就真的是生命了,丁跃很不希望看到到时候3D生物打印机技术可以实际运用之后,结果许美嘉却再也用不上了。

那个时候,且不说许东成校长会多么难过,其实丁跃多多少少也会有些伤心的。

多好的一个姑娘啊,能够挽救回来她的生命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那我就祝丁校长好运了。”

“谢谢蒋院长。”

与蒋仲柏院长通完电话之后,丁跃把手机揣进兜里,当即便转过头来,对身后的秘书文若涵说道:“文若涵同学,立刻马上,订购前往欧洲瑞士苏黎世的机票!”

没错!

丁跃准备亲自去瑞士苏黎世邀请杨开宁教授加入自己雾城文理大学的生物医学工程项目。中了三点 夫妻缘尽

“啊?”

文若涵闻言之后,瞬间就愣住了。

不是刚从瑞士苏黎世回来不久么,怎么又要去瑞士苏黎世啊?

“丁校长,我们去瑞士苏黎世做什么啊?”文若涵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万飞带着章巧,迈开步子,说:“我得继续去敬酒了,其他桌还等着我呢。”

章巧挽着万飞的手,微笑着跟上自己丈夫的步伐。

伴郎伴娘们看万飞章巧抬脚走了,也跟上。

朱苏拿着苟书寒喝剩下的那瓶酒,也准备跟上。

万飞好像突然想到一样,转过头来对着朱苏说:“对了,我建议你留下来,盯着你的恩公,别等下他喝醉了,你这美人救英雄可不算成功啊。”

然后又对苟书寒说:“我不安排个人盯着你,我不放心,我怕你等一下一个不注意,把我给喝破产,那个,朱苏,我能不能留得住自己的财产,就拜托你了,一定一定一定要帮我看住他,不能让这个海量的酒王把我喝破产了!”

朱苏也不是那扭捏性格的人,她看向章巧。

毕竟她跟万飞并不是很熟,想放弃挽留了章巧是自己的老同学,得章巧说句话。

章巧大方的说:“你就守在这里,帮我们看好万飞的好兄弟。”

苟书寒自己打趣:“你们怎么不说陪好,看好?我是小孩子吗?”

“自然没有,微臣也不会同意。”

“那就成了,哀家不关心别人的喜好,只要他能够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没有触犯律例,也没有给别人造成伤害,这样的人哀家自然敢用。”

“多谢娘娘。”

这下刘诚和刘远航是真心实意地拜谢,他们没有想到姜蝉会这么开明。就像是刘远航的母亲,一直到现在都接受不了这件事。

接下来姜蝉就大禹朝的律法和刘诚细细地商量了一遍,有些地方想要钻空子还是很容易的。况且,她还要要官员的言行举止加以约束。

她是推崇一夫一妻制的,可封建时代三妻四妾几乎已经定律,想要改变这个观念,那是格外艰难。

“若是想入朝为官,那就必须遵守这一条。一个官员,都不能约束好自己的言行,不能克己复礼,那么他就会给别人带来恶劣的影响,这是哀家绝对不能容忍的。”

“另外,还要保护妇女的权益,允许立女户……”

姜蝉这一条条地说下来,三人一直在御书房内讨论到了傍晚时分,光是记录地纸张就是厚厚地一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