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你这个小子,这么多年没见了,你竟然长这么大了,不过对于修炼者来说十几年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并不算什么。”那男子冷冷的看着裴君临,一转身就离开了。

这和谐的一幕不但让裴君临尴尬,就连周围的众人都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当初咱们两个交往的时候,就是因为这小子才让咱们两个之间的婚事最终告吹了,现在你还说不是他。”身穿黄金铠甲的男子依旧英气勃勃,看着身旁如花一样的美眷,但是脸色却并不好看。

因为这所谓的如花美眷现在已经被揭露出来了,多年前曾经和自己的好兄弟走在了一起,这是裴君临绝对不能够忍受的。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兜兜转转,大家最终还是遇到了一起。

“几年前我或许不是你的对手,但是现在你以为我会怕你吗?赶紧给老子滚蛋,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一眼,不然见一次打一次,直到把你屎打出来。”裴君临虽然看起来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但是心目中却是一个苍老的灵魂。

那金甲男子自然有些不服气,因为裴君临在他眼中仍然是当年那个呱呱哭泣的小婴儿而已,现在裴君临刚刚长出了自己身体的规模,这就是爱情什么意思竟然要到处咬人,这简直不可思议。

“没事,蓝欣,让他说。他也就嘴巴上能逞点能了。刚才说人家学长的武术是花拳绣腿,那你行你上啊!最讨厌你这种人了,自己没本事,还瞧不起别人,空口说大话。”

“你……”

“好了,老大,我们也回去吧。没必要和一个女人一般见识。”王岩过来拉住了叶天。

“好,我上!”

叶天突然这般说道,语出惊人。

他秉承着低调,并不想站出来。而且,对方只是一只蝼蚁,一个小杂碎,犯不着他一个武圣出手。可曹莹莹一再激他,他没法置身事外了。

“老大,你是开玩笑的吧?千万别冲动啊!”王岩吓了一跳。

“老大,这里没你什么事,别再搅和进来了。”赵楚一冷冷道。

“莹莹只是开玩笑的,你没必要当真。这就是爱吗 真的爱我吗”蓝欣也劝说道。

霍庭轩目光闪耀,若有所思的看着叶天,却是没有阻止。

“好,你上去和他打,不论输赢,我曹莹莹都佩服你。再也不会说你一个不是。”

苏浅浅说:“匿名信嘛,当然是匿名的,鬼晓得是谁写的。”

陈文开始琢磨了。

猜事情,陈文经常猜错,尤其是当他初次遇到陌生环境,经常猜错门。

但是猜人心,这是两世老妖孽的强项。

陈文一边琢磨,一边给苏浅浅说出他的分析:“有人写匿名信告你,说明对方要么是嫉妒你嫉妒到死,要么是你做的某件事或者即将获得的某个利益,触犯到了写信人的利益。你好好想想,你得罪什么人了?”

苏浅浅摇摇头:“我想了两天了,感觉自己没有得罪什么人。”

陈文问道:“那就一圈圈排查了。你们寝室三个人,有没有嫌疑呢?她们三个人是最清楚你经常不住寝室了。这就是爱情的寓意你有没有做什么冒犯她们利益的事情?”

苏浅浅摇头:“张晓晗和刘夏关系一般,可是我和她们每个人关系都不错,从来没有跟她们吵过架。”

陈文又问:“你们班其他同学呢?”

苏浅浅说:“可能性也不大。我在班上从来不追求名利,连班干部我都不是,没有触犯任何人利益,奖学金我拿的都只是三等,我也不是系里的积极分子。”

陈文琢磨了一下,笑着说道:“我倒是想出了两个人选,有嫌疑。”

不过说归说大闹归闹,大家彼此之间互不干预。

冷静下来之后,裴君临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寻找玲玲,当年丫鬟玲玲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无亚于再生父母,所以这些天裴君临虽然几乎忘掉了这件事情,但是一旦想起来的时候自然要去办。

丫鬟玲玲抱着自己的身影依然在眼中闪烁,裴君临内心感受到了一种不好的情绪。如果这就是爱情表达什么当年的情况太难了,时的裴君临,现如今咬牙切齿,握紧了双拳。

“小杂碎你算什么东西?当年如果不是我说清的话,你以为你活到现在吗?那一晚看电影就是特殊针对你们这些垃圾的。”一个胖乎乎的男子走过来,单单身高就有一米八,整个人壮硕如牛。

这男子出言不逊,直捣黄龙立即有人就让对方受不了。

“我不算什么东西,但是出手料理了你,那还是简简单单的,你等着吧。”裴君临冷冷一笑。

已经过去了十几年的时间,像丫鬟玲玲那样的普通人,能不能活到今天仍然是一个未知数,但是配角你仍然在去找,足足找了半个时辰,之后裴君临发现当年的东西真的找到了,原来全部放进了一个盒子里,只图后来方便。

恩!

十三和夏天也是直接开动。

他们没过多久,就找到了星家的队伍,此时星家的队伍全部在白蟒山上。

原本这里是一个小势力所在。

不过小势力已经被星家给灭了,所以现在是星家占领这里。

“大概的打听了一下,这里一共有星家二十多万人,如果这就是爱情歌词含义看来星家是将家底都搬过来了,能够出动的高手都在这里。”十三感慨道。

星家这次是真的下了血本了。

“没关系,我们只是救人,不是要和星家血拼。”夏天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前方。

此时。

神武就在这个山上。

“偷东西我在行,偷人你在行,你去吧。”十三说道。

偷人?

夏天一脸的黑线。

“你去帮我制造出来一点动静,不要暴露自己,然后等我消息,我让你闹大一点,你就闹大一点,还是不要暴露自己,我救人之后我们就走。”夏天已经安排了最简单的计划。

这就是裴君临的厉害之处,他要通过这种手段,树大招风,尽可能引起人的注意,这样才能够在千百万人之中筛选出了云瑶和大黑牛。

不过什么事情都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干成的,尤其是找人这件事情,云娘的灵魂到底投射到了什么地方?投射到了什么人身上裴君临,根本不清楚,现在要想找到云瑶要纯粹的碰运气,你确定这就是爱吗歌词除非云瑶也在寻找着自己。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要想彻底的破除第五座灵魂塔,那么摆在裴君临的面前的难题,就是怎么将这一切全部恢复如初。

而且灵魂要想回归本来的世界,那么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难点。

一辆马车由远及近,从裴君临身旁飞驰而过,那马车卷起的尘土让裴君临飞灰头土脸,佩君临当然不高兴了,他就用脚夹了夹,胯下的马肚。

这匹马和裴君临早就人马合一,自然对于裴君临的任何动作都十分的敏感,并且心知肚明,这套红色的小马在裴君临的驱策一下开始狂奔,朝着之前惹祸的那辆汽车追了过去。

小马在锲而不舍的追,裴君临都感受到一丝疲惫,忽然间那辆车停了下来,从车上走出了一个人裴君临意想不到的人。

陈文点点头,最后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也就是美刀换成华夏币做股市短平快,在收割利润之后把钱通过财务公司转出国,存进瑞银集团账户,这就是爱情李代沫意思未来再通过中行杀回国内,将民间外汇游资变成爱国外汇,同时增加自己的财富。

解释完这些,陈文握着苏浅浅的手说道:“根据我的分析,股市这波短平快开始于这个月底,明年春节前结束。股市运作我可以交给老方,他拿着我股市账户的交易密码,做股票买卖,这没有问题,不会挑战他的贪婪。

但是收割利润的

时候,我不在国内,证转银这件事很麻烦,我不可以把银行密码交给老方。假如银行密码给你,巨额现金你也取不出来,因为是我的账户。

我考虑过一个想法,用你的名义开一个建行户头,建行是证券公司指定合作银行,我把一个多亿从中行转到你的建行户头,你办个银转证,股票账户交给老方去打理。

那么接下来有两个难点。第一,收割之后,1点1亿应该至少变成1点5亿,你需要分批,蚂蚁搬家,每次几百万取出来,从财务公司转去瑞士银行。我会与瑞士的朋友打好招呼,让那边派一个客户经理,约好查询口令,你每次转钱之后,打电话与对方确认我账户余额。

夏天进去并不是很难。

很快。

他就顺利的打听到了神武所被关押的地方。

而且。

听说神武是要被送给天族人的。

“兄弟们,这是上面给的美酒,犒劳大家的。”夏天也是拿出了上千壶的美酒,给下面那些人分了下去。

这里的人也不会怀疑。

因为现在这个白蟒山上,就只有他们星家的人。

星家的人太多,他们就算是不认识夏天,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夏天也正是抓住了他们这个心理,所以才轻松的给他们下药,这种药并不致命,因为致命的毒药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到时候,他们的本能也会让他们对抗毒药,并且第一时间通知外围的人。

这种大家族的人和外面那些零散势力不同,零散势力是靠着好处将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的,但大家族是靠着信仰将大家汇聚在一起的。

这样的队伍,哪怕自己还有任何一口气,都会将消息穿出去的。

夏天给他们下的毒,是致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