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就是如此的妙不可言!

高牧的心思不在这些上面,脑子里想的东西很乱,乱的没有头绪。

找到了房间里的便签和笔,坐上一角的办公座椅,开始了写写画画,这样他才能把一些事情串联起来。

和高牧 不一样,无聊的王菲菲开始玩了找不同,想看看和一两个月之前,这房间里有没有什么变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找不同注定是件失败的无聊事。

而高牧在便签上写的东西则是越来越多,无聊的王菲菲也无聊的站在他身后无聊的看了起来。

结果,最后还是看了个无聊,因为根本看不懂。

字迹潦草是其一,很多明显的是名称的地方,用的都是单独的一个字代表,在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光凭一个字都不知道是名字还是地名。

更让她迷茫的是一些数字,好似年份,又似乎是月份,反正高牧自己应该很清楚,外人看去就是一片雾海。

看不懂没关系,总要找点事做吧,于是烧水泡茶,服务的不亦说乎。

她本以为,这就是爱情的模样一首歌很有个性的刘绮雪,会上去给江辰一个巴掌...

谁知~~

刘绮雪不说话了。

王语冰懵逼一回头。

刘绮雪两眼冒光:“帅哥?真的?888就能在你房间住一个月?我愿意啊!”

噗通!

王语冰扑街了~~

“你,你~~”

气炸了!

本以为你是心比天高的小仙女!说好一起高傲到最后!

谁想到让你888一个月与男人一起住,你都愿意了!

说好的小仙女永不向臭男人低头呢?

小仙女,也难逃真像定律啊!

“你就愿意跟他一起住啊?他可是个男人啊!?你连男朋友都没有呢。”

王语冰还想挽救一下闺蜜。

谁想到~

刘绮雪一脸花痴,把头埋在王语冰怀里:“嘻嘻,想不到你舍友这么帅,还这么有型!让我倒贴我都愿意!嘿嘿~~”

“比试下?”夕君对着李文浩眨眨眼笑着说道。

“试试就试试,如果这是爱情点到为止。”李文浩很有自信,因为这个小女孩一丁不是自己的对手。

“轰!”话语完毕,夕君脚步一点,顿时地面踏出一个深深的脚印,她伸出一只白嫩的拳头打向李文浩,起初李文浩不以为意,但是当拳头即将打向自己时,他才预感到大事不妙,这一拳他根本无法接下!

轰!

他伸拳格挡,瞬间传来骨骼碎裂的声响,与此同时他的身形宛如一颗炮弹一般。,飞速前进,最终狠狠地砸向了地面!将地面砸了一个一米多深的深坑!

李文浩躺在深坑内,口鼻溢血,十分狼狈!

这一拳力敌千钧,若是一般人,在这一拳之下,或许早就一命呜呼了,而李文浩若不是有些修炼底子,此刻早已经残废!

“啊!不好意思,你还好吗、我只是用了两层的力量,你…..没事吧?”夕君一拳打伤了李文浩,随即小跑着走到了李文浩的近前。

原本头昏脑涨的李文浩在听到夕君说刚才打自己只是用了两层的内力时,他身体一僵,大概这就是爱情的模样歌词彻底晕厥了过去。

是霸主!善妙音不知道夏天为什么要针对夏家,但这并不影响她的期待,以及幸灾乐祸。

夏家的确家大势大,更是曾经身为华夏第一的隐世家族。

但夏天这个杀神同样不是什么善茬。

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家伙,能在国外立足,手中不知道沾着多少血骨呢。

“斗吧,你们快斗起来吧,最好能两败俱伤。”

善妙音呢喃着,旋即黛眉微蹙,“夏天……他与夏家究竟什么关系呢,都姓夏,难道……是豪门恩怨?”

……大厅中。

中年男子和夏二少呆呆站在原地,像是两尊雕像,一动不动。

尤其是夏二少,脸上再次充满了惶恐与畏惧。

想到自己之前说的话,顿时两股颤颤,身形轻颤起来。

跑!这个念头下意识生出。

下一秒便化作了动力。

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转身像外跑去。这就是爱情我知道

“夏二少,你想去哪儿。”

夏天轻飘飘的声音响起,人已经如同幻灭一般窜动。

韩施打开车后备箱,顺嘴说道:“你应该把你的学历讲给他听听,他就明白自己找错了人、知难而退了。”

“诶老韩,话不能这么说,”李游书把行李扔进后备箱里,向韩施强调着,“所谓行行出状元,清梦虽然是恒玉大学最好的国际金融专业的高材生,可也不能说她就比那些练习生们高贵,以后都是要凭本事吃饭的。”

韩施闻言笑着点了点头:“你小子这几年也算是长进了。”

先前李游书说自己是陪妹妹上学,就是因为李清梦去年成功考取了恒玉大学国际金融专业,那是最高学府的最高专业。而李游书三年来虽然贪玩但终究没有放弃学业,其实他的成绩如果去其他大学专业随心挑,但他一心就是练拳,也没指望在学校学的东西能怎样成就他,所以选择去恒玉大学照看妹妹。

韩施先他们一步升学,如果这就是爱情的毒药歌词被韩授安排去了国外,就读于大洋西海岸的一所有名的学府。

回去的路上,李清梦颇为怀疑地审问李游书:“哥,咱们都是一个大学,我课程那么忙都已经到家了,你是因为什么‘重要事务’给绊住了脚,竟然回来的比我还晚?”

“我是真的有事,下次约如何?”

韩明还真不是客气,她是真的急于赶回去,只有她们自己才知道这份创业忙到了什么地步。

日常都是恨不得一个小时掰成一个时辰用。

高牧这里既然已经明确拒绝,她自然要去想别的渠道,刚才和风老大的电话,也不光是说了高牧的事情。

还有一个比较好的消息,另外一路联系人通过关系联系上了高盛,对方表达了感兴趣的意向。

如果这条路能通,她也会加入到谈判的队伍,所以,郁闷之下一缕小期待也在孕育。

“那好吧,这才是爱情最好的模样下次再约。有时间我去杭州找你,你可不能不带我品尝杭州的美食哦。”

“那是一定的,就怕你这个工作狂没时间去。只要去,我必定是盛情款待,不但请你吃好的,还陪你游西湖如何?”

“说定了。”

“一言为定,高先生再见,王董再见。”

韩明站起身,在吴群芳的陪同下往宴会厅外面走去。

“等一下!”

江辰在一旁微微笑道:“OJ8K!”

他变戏法般,打了个电话。

“我是长安玉玺台1508号!对,我要一模一样的一张床!”

江辰挂了电话。

区区5分钟后~~

门铃响了。

几个小哥,在门口等着,他们抬着几个大包装盒子。

“请问,是您订购了一张温莎公爵高级大床吗?”

“对!”

江辰淡淡道。

“那请您在这里签字,我们是送货上门,负责安装的。”

那小哥递给江辰一张送货签收单据。

江辰马上签字。

刷刷刷。

小哥一脸兴奋:“好了,兄弟们开工了!”

“???”

王语冰气急败坏:“江辰,你干嘛?”

江辰咳嗽一声:“我是跑腿小哥啊,爱情该有的模样是什么样子当然是要满足客户的需求。这位美女说了,要在这个卧室睡觉,又不想睡原来主人的床,所以我给她定了一张一模一样的床啊。”

氐土貉也立马做出了一样的动作,手持两把尖刃冷冷的扫视着林羽,同时他和房日兔的身子已经左右分开了一些,保持好一定的距离,跟林羽所站的位置正好形成了一个三角形,随后氐土貉和房日兔两人将手里其中一把刀刃互相一扔,两人齐齐伸手接住,随后猛地拉紧。

这样一来,他们两人人手两把尖刃,同时,他们手里的尖刃也都由手里的金属丝连接在一起。

“如果你一直硬下去,我还佩服你一下,没想到不过是个软蛋。”

“你……”中年男子羞怒交加,但是看到夏天冰冷的眼神,又突然哑火了,心中涌起深深的惧意。

他自身实力还算不错,所以方才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笼罩了他。

眼前这个年轻人太可怕了,根本不在乎夏家的势力,如果自己刚才不服软的话,肯定会被毫不留情踢爆脑袋。

强忍着剧痛,他看向同样一脸惊惧的夏二少,“阿铭,给你爸打电话……”“啊?

啊啊,好好……”夏二少猛然回神,忙不迭时伸手摸向兜里。

“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