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你是想弄死我,霸占我的那一半是吧!”

余飞翻了个白眼说道。

“哈哈哈哈!”

王老板大笑了起来,说实话十个亿他真的觉得不可能凑到,所以才如此的逗比。

“你就说,有什么一夜暴富的好方法,投入少来钱快!”

余飞再次认真的问道。

“那就是赌运气了,比如买彩票或者去澳门赌场玩两把,还有就是拿出来一个无比珍贵的传家宝,卖掉也能换钱。”

王老板想了想之后,这次说的比较靠谱了。

余飞听完之后思考了起来,彩票这东西,据说水-很深自己玩不了,去澳门的话,这事还是容易树大招风,传家宝这个余飞觉得可以挖掘一下。

传家宝说白了就是找个值钱的文物买了就是钱

,可是自己之前得到的那些东西,全都卖掉了。

而且要买几个亿的宝贝,那可真的不常见。

当然质量不够数量来凑,但是余飞也干不了整天去抛人祖坟的事情。

赵新宇哈哈一笑,“敏姐,给她们每人一条,先不要盛鱼汤”。

郑敏先给杜梦楠盛了一条,杜梦楠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块,原来这就是爱情最美的样子她似乎忘记了鲫鱼多刺一说,直接就放进嘴里。

下一刻,杜梦楠发出一声惊呼声,鲫鱼入口即化,那种鲜美、肥嫩的感觉让她不知道如何形容,这样味美的鱼,杜梦楠印象中还真的没有过。

“怎么了,梦梦是不是被鱼刺卡住了”,不知道情况的雨沫她们,马上放下手中盛好的鲫鱼,将杜梦楠围在当中。

杜梦楠微微一愣,她也想到了鲫鱼多刺,她吐了几下,这更是让雨沫她们认为杜梦楠肯定是被鱼刺卡住了,不过杜梦楠却发现,她刚才吃的那一块并没有鱼刺。

她忍不住又加了一大块,这一下她注意了一下,她看到鱼肉中如同毛发一样的鱼刺很多。

她小心翼翼的将鱼肉放进嘴里,想要将鱼刺剔除,可随即她愣在哪里,她根本感觉不到鱼刺的存在,鱼肉还是入口即化,嘴里没有一根鱼刺,而吞下去之后,嘴里留着一丝特殊的香味。爱情最好的样子是什么样

但是,那身材,那面孔,顾寒总觉得有几分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直到女人缓缓的取下脸上的墨镜,他这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前两天一直纠缠自己的那个女人,找上门来了。

不过,令顾寒还感到奇怪的是,那个女人怎么知道自己会离开三亚,还有,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公司在这里?!

看来,这女人还是有一定手段的。

顾寒嘴角微微一勾,脸上浮起一抹不冷不热的笑容,客套性的说道:“原来是你,怎么?难道在三亚的生意,还不能够满足你?!现在已经将业务拓展到内陆来了?”

女人听着顾寒阴阳怪气的语气,不用想,就知道他指的是那一方面的事情,气的一口老血梗在心头,但还是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说道:“顾总裁,可真是会开玩笑,什么业务?爱情最好的模样就是!我怎么听不懂呢,我公司这一次是有合作,想要和顾总裁你谈一谈的。”

说着,女人拍了拍自己怀里的那一大叠文件,一本正经的将文件放到桌子上,然后,又继续说道:“顾总裁……”

钱万贯和蔡老头,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他们的本质愿意帮自己,对于自己来说这就够了。

要是他们都给了自己狮子大张口要的数目,却不知道因此会让多少人陷入危机,不知道会让多少人痛苦悲伤,换位思考一下自己成了他们的身边人,那对于自己还是否公平。

所以只要两人愿意帮自己物色客户,那便已经很不错了,自己别无他求。

要是别人来找自己帮忙,自己也不能以牺牲身边所有人的代价去帮别人。

不过算来这样钱还是不够,但是余飞觉得,自己坚决不能再通过灵气救人来挣钱了,这才是爱情最好的模样那些能够花几个亿卖命的人,得的必然是绝症,自己做的太多,必然会暴露自己。

接下来自己就得想点其他挣钱的路子了,不过以亿为单位的金钱,还真的不是什么方法都能挣回来。

借钱这事余飞觉得还是算了,一下要这么多的钱,说实话找谁都是为难人家,自己也无法保证短时间还回去。

不过余飞相信,等拿钱的时候,钱万贯和蔡老头,或多或少也会给自己凑一点,但肯定还不够。

余飞只好好言相劝。

“没有!一件都没有!”

老鬼头立马抠门的说到。

说实话余飞知道麻老道可能真没有,这老道一辈子都在想着将自己的后山挖空,可是这老鬼头不一样,干了一辈子掘坟挖墓的事情,还做二道贩子,手里没点东西不可能。

“不给是吧?那以后别想来我这里吃一粒米,对了,如在家酒店也将你们拉进黑名单了!”

余飞又搬出来一个杀手锏,他不信两人啥都可以忍,还能忍吃不到带着灵气的蔬菜。

“要不要这么绝!这才是嫁给爱情的样子”

麻老道急眼了。

“你们两个老光棍,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好吃好喝我这里有,你们藏着掖着有啥用?万一哪天被人给活埋了,你们藏的东西不就便宜了别人了吗?”

余飞立马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说到,两个人一辈子都没结婚,没有儿子也就算了,徒弟也没有一个,自己有钱也不怎么花,难道真藏起来就是为了看一看?

“其实送给你都无妨,但是有一个小条件!”

“阿尼,欧尼跟公司闹掰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还是要赚钱的。”

“真的吗秀晶?公司没对你的工作有调整吗?”

郑秀晶能听出来电话那边女声的诧异。

毕竟S-M的铁腕在整个高丽都是出了名的。。

看前些年的东方神起就明白了。

“没有的,最美的爱情是什么样子不过欧尼,公司有联系你吗?”

简单的否定了这一事情,郑秀晶巧妙的选择转移话题。

可能是因为最近实在是太疲惫了一些,加上听到郑秀晶自己说没事后的松懈,原本十分敏锐的jessica反倒是没看出来自己妹妹这蹩脚的转移话题方式。

“嗯。。肯定是在联系我,不过我连号码都换了,他们也联系不到啊。”

“那欧尼打算怎么办,继续这样僵持吗?”

“先晾着公司一段时间吧,看看公司怎么回应。”

“内,欧尼有准备就好。”

女孩笑眯眯的回答着电话那边的女声,再简单的聊了几句后,才依依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然而,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顾寒给打断了,“不好意思,今天不谈合作之事我,也不会见任何人,所以,恕不招待。”

话音刚落,顾寒便理了理自己的西装,这才是爱情原来的样子往门外走去。

女人见状,连忙说道:“是不招待所有人,还是只不招待我?!”

女人倒是十分大胆,敢这样直接顶撞顾寒。

顾寒还记得,上一次敢这样顶撞自己的人,是秦依依,不过,他的特例,不会留给第二个女人。

顾寒摆了摆手,一旁的助理立即会意,用对讲机传唤上来两个保安,就要赶女人走。

女人气的手舞足蹈,骂骂咧咧的闹了好一番,才离开公司。

……

老鬼头忽然话锋一转,竟然准备和余飞谈条件了。

“啥条件?要是让我给你们当干儿子,才能继承你们的遗产那我可不干!”

余飞首先堵住了一个可能,这两个老头要是想让自己当干儿子,余飞实在做不到。

“呸!你想得美!”

老鬼头听到这话,立马不屑的说到。

“那就好,那就好,说你的条件吧!”

余飞一听不用当干儿子,那剩下的都好商量。

“你把真实的地图给我们!”

老鬼头沉默了几秒之后,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到。

宫父剧烈的咳嗽了两声。

秦依依连忙拍了拍他的胸口,说道:“好,好吧,你先别激动,我不打断你,有什么,你直说便是,我一定尽全力做到。”

宫父心安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我……现在……就快要不行了,我希望你……能够回来接手宫家企业……”

秦依依一愣,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眼宫沐擎,略微扯了扯唇角,慌慌地开口说道:“宫家企业,不是还有哥吗……”

这句话,秦依依才说出前半句,就被宫沐擎打断了,“爸爸,你放心吧,一依依定会回来接手宫氏企业的。”

“哥……你刚才为什么要在爸的面前说那样子的话。”秦依依的眉头拧成“川”字形,一脸不解。

宫沐擎无奈的叹了口气,拍了拍秦依依的肩膀,若有所思的说道:“你没看到刚才爸的情况,已经那么严重了吗?你还要那么刺激他……

秦依依听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无奈地说道:“爸的身体……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之前明明好好的,怎么突然一下变得这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