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他早就知道苏志海不属于自已,然而自已要求的也不高,只需要静悄悄的跟他在—起四十八小时就好了,难道这单单四十八小时的时间,苏志海也不想给自已么?

“你真要走么?”王小思回转过身泪眼迷蒙的看着苏志海问到。

苏志海看着王小思立刻—愣,他明白王小思的情绪,然而这事儿—定必需得由自已过去。

就在林辰的背影已经完全彻底消失在了中心广场之后,死神他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都忍不住一屁股坐在了他身后的那个硬板上。

在看着林辰已经离开了之后,霸王龙他重重的捶打了一下地面,感觉非常的不甘心,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过如此巨大的耻辱,而且一直以来在他心中如此神圣的死神,今天的所作所为却让他难以相信。

“死神大人为什么就算那个家伙是天王那又如何,曾经我们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对手都敢直接出手对付,可是难道就因为他是天王,我们就畏惧害怕了吗?”

转过身来看着曾经,一向在自己的面前恭敬无比的霸王龙,黄磊鑫薛之谦老婆现如今此时此刻如此的疯狂,仿佛想要跟着两个人打一架一样,死神他沉默不语,随后叹息了一声抬头说道。

“天王说的不错,我现在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死神了,我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上过战场,而这次为了得到天使草,我甚至自己都没有亲自出现,而是派你们10个前来,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是因为我现在怕死。”

无人机杀手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侧边,和其他的人之间距离差不多有两米以上,他此时此刻就仿佛是一个局外人一样,但是当亲耳听到的从死神口中说出的这句话后,他却非常的明白,死神为什么会这样做。

以前死神在雇佣兵战场,只有他孤身一人,不管做什么,从来都不会畏惧死亡。

可是现在的死神却完全不一样了,正如之前林辰临走的时候说的那么一句话,现在死神家大业大,身后更是有让整个世界瑟瑟发抖的恶魔组织一声号令,高磊鑫薛之谦婚纱照恐怕整个世界所有的那些组织都要畏惧。

死神如果倒下了,那么整个恶魔组织将会分崩离析,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恐怕不用想也明白,群龙无首了之后。

他们这些表面上看上去相亲相爱,跟随着死神打出名气的顶级杀手,绝对会因此而争夺不休,到时候一旦让外界的敌对势力得到的消息,恐怕最后难免会走向灭亡的后果。

看着死神并没有回答自己,而是这样径直走上了飞机,而死神身后的那十几个雇佣兵,还是尽职地跟随在身后。

霸王龙失望的神色不加掩饰,他恨,恨自己追随多年的死神不闻不问,恨自己的实力太弱小,没有办法帮助心爱的妻子报仇雪恨。

“唉……”

想到这里,霸王龙抬头望了望天,随后低下头颅,自嘲一笑,随后叹息一声,朝着广场另一边的出口走了出去。

华韵依旧淡然,语气却很坚定:“夫人中的是邪毒,体内气息流转不畅,气血淤堵至极,此时如果服用天才地宝炼制的丹药,岂不是如同给病情添柴加火,让病情更加严重吗?更何况,薛之谦老婆叫什么黄医生的丹药得来的手段不正当,本来就附有猛烈的邪毒,夫人服用后,邪毒之气上更添猛烈的邪毒,岂不是立刻就会要了性命?”

此话一出,黄医生直接气得跳脚,指着华韵狂骂:“污蔑,你这是赤果果的污蔑!”

“这丹药本来不属于你,是你谋害了别人性命,强行盗取的!”华韵的声音不大,话语却很清晰。

上官文宣不禁蹙眉,他立刻想起,七八个月前与黄医生一同出差的陈医生忽然突发急症死亡,那可是一个只有五十多岁的年轻国手,身体一直十分康健,怎么就突然离世了呢?

黄医生气得脸都变形,十分失态的想去推搡着华韵:“滚出去,江湖骗子!滚滚滚!”

华韵怎么会让他碰到自己,身形不动,黄医生在两步之外,已无法再靠近。

“那黄医生不妨说说,这丹药里都用了哪些天才地宝?”

沈培川自然听出她这话里的意思,表情有些不自然,觉得她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今天我高兴,让培川来家里吃饭。你说些什么玩意儿?薛之谦李雨桐事件你的心情不好,不要带给别人,不饿就先不吃,去屋里呆一会儿。”宋局沉声呵斥女儿,“尽在饭桌上说些扫兴的话。”

“爸我是你女儿吧?你怎么赶我呢?”宋雅馨咬唇,“算了,我不吃了。”

说完她站起身,看着大家,“不好意思啊,我心情不大好,说话带情绪你们不要在意。”

以前觉得他太闷,不懂浪漫,也很没情趣,结过一次婚以后,才发觉,这样的男人更可靠。比起那些会甜言蜜语的男人,这样的性格,更能让人踏实。

宋夫人问她都不后悔吗?怎么不后悔?

她很后悔,以前觉得是缺点的东西,现在都成了优点。

“有空带着女朋友经常来,对了,你女朋友叫什么?”宋雅馨笑着问。

沈培川看了一眼桑榆,说道,“桑榆。”

桑榆什么话也不说,很安静的坐着。

“大家都上桌吧,饭菜都准备好了。”宋夫人站在餐厅门口,笑着说。

宋局首先站起来说道,“好了,边吃边聊吧。”

大家都从沙发上站起来往餐厅走,高磊鑫微博沈培川扶了一下桑榆的腰,怕她在陌生的环境里不自在,所以很照顾她的感受。

桑榆仰头看他,唇角微微的勾起一丝微笑。

他虽然很沉闷,但是偶尔一丝体贴会让人很暖心,也很安心。

宋雅馨看了一眼就默默收回视线。

“你算什么东西,三十六档紫宸星,笑死人了,哈哈哈!”

他在故意发出夸张的笑容,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嘲讽叶凡。

“在这个赛场上,只有我才是主宰,我是要取得最高荣耀的人,而你只是我的手下败将之一,你将会跪伏在我的面前,祈求我的饶恕,这是你应该做的。”

“可是现在,我不想浪费时间了,我要打到你跪下,让你受到那种无法言喻的耻辱,这是我要做的。”

“北辰,你将会和我前面的对手一样,不,你会比他们更加地惨烈一百倍!”

魏人杰疯狂地放出狠话,薛之谦李雨桐事件全过程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强调自己的存在感。

众人都惊呆了,他们没想到叶凡的话,会对魏人杰造成如此严重的影响,这让很多押注魏人杰的修士,第一次感受到了丝丝的压力,因为赛场上,气势在反转。

北辰简单一句话,就可以让魏人杰失去冷静,这就太恐怖了。

虽然魏人杰还在不断地吼叫着,但是叶凡就站在那边,负手而立,如同一个神秘莫测的高人,一点都没有受到魏人杰的影响。

在实话实说的同时,林辰依旧保持了刚才的微笑,还深深的看着霸王龙一眼,霸王龙他半蹲在地上,整个人咬牙切齿,可是却又不敢发作,看起来非常的尴尬。

“天王大人,你说这么多什么意思?”

当林辰转过头来,将自己的目光向着死神看过去的时候,却看着死神已经不像之前那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肩膀也挺得非常的直。

瞅着对方看向自己,眼神中带着询问的模样,林辰微微摇摇头,随后转身向着广场外面行走。

“你之前迫不及待想要得到的那个东西,确实有能够增强实力的效果,虽然不知道这个东西你是从何得知的,效果不过挺不错的,薛之谦老婆孩子我已经使用了,增强了我的实力,如果你想要因为我夺走了你的成果而报仇的话,随时欢迎。”

看着林辰转身离开那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死神紧紧的捏着拳头,他怕。

他怕自己忍受不住林辰的嘲讽,直接动手,而这绝对会中了林辰的奸计,不过早已经多年没有上雇佣兵战场了,他现在虽然仍然有一身实力,可是他的心态已经不像曾经那样的敢怼天怼地。

对于这些拒绝、厌烦和嘲讽,华韵不以为意。

依旧是淡然如水的模样:“黄医生的丹药如果给夫人吃了,才会要了她的性命!”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华韵的身上。

黄医生骂道:“你是看行骗不成,故意污蔑我是吧?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如此恶毒?”

萧主任拖拽着华韵:“华医生,你不要因为不甘心就口出恶言,这样不是医者之道啊!”

上官华指着华韵喊道:“快点出去,再胡言乱语,我就叫保安了!”

就连一直沉稳的上官锦也摇摇头:“华和医院的管理就这个水平吗?真是混乱!”

上官绣则眉头紧锁:“小姑娘你不要在这里故意给我们添堵,赶快出去吧!”

只有上官年拦住众人,并摆摆手让大家保持安静,对华韵问道:“华医生,为何我母亲吃了黄医生的丹药反而会被要了性命,你不妨讲清楚,免得引起误会,也免得让大家心里不舒服。”

多年特案科的办案经验告诉他,一个年轻女孩能如此淡然,就肯定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