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甄步提出的利益,聚龙峰下的修士们都咽了咽口水,因为那实在是太诱人了。

试想一下,只要把自己手里最烫手的东西交出去,马上就能有美女、有权势、有宝物,这不就是人人都向往的神仙生活么。哪怕是有些阅历的老修士,面对这样的利益都是怦然心动的。

可是楚黎却是挠了挠自己的耳朵,完全没有把甄步的话放在心上。

因为楚黎知道只要自己敢把手中的龙鳞交给甄步,那么甄步就敢在离开秘境以后马上翻脸不认人,甚至会偷偷抹杀掉楚黎。至少楚黎曾经在灵界历练的时候,就经历过这种事情。

看到楚黎那毫不在意的态度,赵毅厉声道:“楚黎,我劝你马上把手里的龙鳞交出来,不然你今天就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在这种时候,聚龙峰下的大部分修士都秉着呼吸等待着楚黎答复,跟前任聊天的话题也有的修士在低声议论着。

“要是我,我肯定不会把龙鳞交出去。那东西可是有可能让人成为渡劫修士的至宝。等成为了渡劫期的修士,还愁什么美人、宝物之类的东西。”

然而到了楚黎的手里,灿金龙鳞却像是地上捡起的一件垃圾,随随便便拿到了手里。

这样巨大的心理落差,没有那个修士的心里能够接受的了。

“这也太容易了,不应该呀。”压制了修为,藏匿在人群之中的大乘期修士实在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他就是因为没有信心破解龙鳞的大道法则,才没有跳上聚龙峰的。

在最初的时候,各大修士都以为楚黎至少要用一些惊为天人的手段,让大家过过眼瘾,现在大家都大失所望了。

“看,我就说不是很难。”转过身的楚黎没什么表情,但是嘴角的浅笑中带着嘲讽。

在楚黎掌心上悬浮的灿金龙鳞依旧是在闪烁着淡淡的金光,鳞片上的大道条纹也清晰可见,聚龙峰周围的法则力量也依旧缠绕着龙鳞。跟女友聊天怎么找话题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就只是灿金龙鳞的位置变了。

事实上正如楚黎所说,所有人其实都把获得灿金龙鳞想的太难了。

盛天大陆的天才们拿不到龙鳞并不是他们的天赋不够,也不是他们对大道法则的理解不够,而是因为灿金龙鳞从一开始就不是给盛天大陆的修士准备的。

继续往前走,裴君临在前方出现了一个类似于隧道一样的东西,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裴君临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里面走去。

裴君临这个人就是不喜欢拖泥带水,一旦决定的事情,八匹马也拉不回,犹犹豫豫反而做不成事情。

所以尽管此时裴君临还没有想到应对之法,但也是硬着头皮朝里面走去,不知道走了多久,裴君临终于到达了一个空空的大房间里,这个大房间并不是规则的房间,四周全是猩红的血肉墙壁。

在这个房间内部,有一条淡蓝色犹如光芒一样的线条。这些线条组成了一个网络,就像是人类大脑的神经元一样。

裴君临并没有紧张,因为进入到这里,并没有遭遇到任何反击,就说明真的如同炎龙所说的那样,跟前任正确聊天开场白这个神秘的星球生物正陷入深沉的沉睡之中。

果不其然,裴君临观察了好一会儿就发现,这些神经元之间并没有太多的活动,一切传递的信息都显得很缓慢,这就从侧面说明,这个庞大的星球生物真的在沉睡之中。

不可否认炎龙所说的一切都十分有诱惑性,如果真的能够把意识注入到这颗庞大的星球内部,彻底控制这个庞然大物,那么单单血肉的力量就可以成长到大帝级别的实力。

“你们有完没完了!”

林羽下车后厉声冲众人吼了一声,直接将众人的叫嚣声压了下来。

众人转头一看,见林羽回来了,顿时神色一喜,大声叫喊道,“何家荣来了,这个缩头乌龟终于肯露面了!”

林羽听到这话心里一时间寒凉无比,突然感觉万分不值!

这帮人在这里无休无止的闹事,而他两天两夜没合眼在郊外搜查凶手,回来后还被这帮人骂做是缩头乌龟!挽回前女友的聊天套路

“你什么时候滚出京去,我们就什么时候不闹了!”

“对,你别想着糊弄过去,我们这次非把你这个祸害赶出去不可!”

“赶紧收拾东西滚蛋!”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骂道。

“哎呦,何先生,您可回来了!”

这时小区里的物业主任看到林羽后急忙迎了上来,一时间有些欲哭无泪,拉着林羽的手将林羽拽到了保安亭里,带着哭腔说道,“这帮人在这里闹了已经整整两天两夜了,都这个点儿了,还这么多人呢,您没瞅见白天,人更多呢,起码得多四五倍,他们闹了两天,我们也被骂了两天,这两天里,我们的业主根本无法休息,不知道找了我们多少次了,可是我……我也没辙啊……”

虽然说众目睽睽下抢东西这件事情特别的不光彩,但是宝物能者居之,也是盛天大陆奉行的原则。

从龙鳞之中看出点东西的楚黎露出笑容,找前任聊天第一句他完全不在乎赵毅以及大众修士的态度:“怎么,你想要我这东西吗?”

眉头皱起的赵毅凝视着楚黎:“小子,现在把灿金龙鳞交出来。这种东西放在你手里只会招来滔天的祸端,只有在合适的人手里,它才会绽放出应有的光彩。”

楚黎握住龙鳞的手背在身后:“大话说的一套一套的,还真是难为你了。不过我想,既然你是一个男人,想要什么就直接说出来,扭扭捏捏的绕几个圈,多麻烦。”

“楚黎你!”

只是被楚黎随口这么一说,赵毅不由得脸红了起来。

看来在骂架层面上,生性高傲的赵毅并不怎么擅长。

“楚黎道友,我们不妨来做个交易如何。”相比于赵毅的突然谨慎,甄步反而是主动了起来,“你想要什么我甄步。不,我们甄王府都能给你。哪怕你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们也能够做到。”

吴仙师看到围观人群中的沈风之后,他的脸色骤然之间变得难看无比,整张脸完全的僵硬了起来,虽说沈风换了一身衣服,并且头发也剪短了,但化成为灰烬他也可以认出这个让他气的要吐血的小子。跟前女友聊天找什么话题

他不停的深呼吸着,试图让自己保持冷静,现在周围都是他的顾客,已经从古玩城内来到这里了,他的招牌万万不能够再次被砸了。

而且昨天发生在古玩城的一切太邪门了,现在暂时不适合发生任何的冲突。

大黄牙和卷毛看到沈风之后,他们的身子也紧绷的厉害,看来昨天的事情给他们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沈风没打算和吴仙师这样的小人物计较了,他今天出来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赚钱,只要吴仙师不主动来惹上他就行。

他看到吴仙师脚边有一支粉笔,直接走过去弯腰将粉笔拿在了手里。

吴仙师见状,他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可不想再当众放屁了。

沈风笑了笑,晃了晃手中的粉笔,说道:“吴仙师,借你的粉笔一用。”

看来因为秘境的至宝摆已经近在眼前,所以甄步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内心,和前任复合的聊天话题让自己真实的性格显现出来了。

不管是赵毅的威逼,还是甄步的利诱,他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楚黎把灿金龙鳞交出来。

之所以没有选择直接上去抢夺,其一是因为觉得抢夺一个“普通修士”的东西有点掉身份。其二是因为楚黎一连串的表现确实有些邪门,让他们摸不清楚黎的能力,所以不敢贸然动手。

对于甄步和赵毅的做法,其实很多修士都心知

肚明,只是甄步放出的条件确实是相当诱人。

就以今天甄步展现出来的天赋与能力,当上未来的亲王那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所以甄步说的话可不是在吹牛皮,而是实打实能够做到的事情。再说了,用一点小利益换取秘境至宝,这种事情甄王府还是会欣然答应的。

只是对于甄步的话,楚黎压根就不相信,甚至有点想笑:“只要你能给的,我都可以要对吗?”

甄步仰头自信道:“没错,只要你把灿金龙鳞交给我。那么你就是我们玄天古国的贵客,不管是功法、珍宝、领土、没人、仆从……一应俱全,应有尽有。我可以向楚黎道友保证,此后你修行的道路上肯定畅通无阻。”

确定裴君临的真灵已经被完完全全的震撼了之后,炎龙的眉心出现了一个裂纹,从这裂纹之中跳出了一个和之前裴君临真灵一模一样的小人。

小人正是炎龙的样子,蹦蹦跳跳的朝着裴君临的缺口走去。

不过炎龙的真灵并没有着急夺舍,反而就如同一个小精灵一样。他的身体四周散发着淡淡的荧光,照亮了四周的黑暗,围绕着裴君临的身躯走了一圈之后,炎龙啧啧称奇。

之前他也并没有将裴君临观察清楚,此时近距离观察裴君临,这些信息让炎龙大吃一惊。

之前由于裴君临利用那神秘的瓦罐将自己的一切秘密都掩藏住了,所以炎龙并不能看出一个究竟来。此时裴君临就好像不设防的展览品一样,所有的秘密都呈现在了炎龙的面前。

“我的天哪,竟然修炼成了星辰圣体……。”炎龙一双眼睛之中充满了惊喜,几乎要发疯。

他本以为就是一副普通的曲克,但是哪里想到竟然是这个世界很难寻觅的身体。但夺舍成功那么得到的这副身躯,将比他原本的身躯强悍太多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