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别看人家平时吊儿郎当的,但人家的目标特别坚定,就是要报考军校。因为他特别崇拜邻居家的哥哥,那个哥哥当年考了二中理科第一名,最后上军校去了——当然,那位大哥是我校知名校友,比我高一届,他的事迹我也有所耳闻。他去年回港城做了一场报告,赵同学就坚定信念了,一定要像那个哥哥看齐,考上军校,去最精锐的部队当精英。他考得不错,大概能如愿以偿吧!”

佟童依稀想起了那位同学,好像是姓赵吧!他俩都拿过“清北”的学习进步奖,经常被老师表扬。在春节期间,他的姐姐带他过来,辅导班也是姐姐给他报的。听说他姐姐是学画画的,有着浓厚的艺术气息。

佟童呆呆地说道:“羡慕他啊,我没有人生灯塔一样的邻家哥哥,也没有为我报班的姐姐……虽然成绩达标了,但接下来该做什么,我还是很茫然。”

……

齐家没有苛责他,而是耐心地说道:“没关系,路都是自己闯出来的,我也是。总要长大一些,才能更明确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没有指路人,你就当自己的指路人,继而成为别人的指路人。”

“嗯,梦蓉是个好女孩。”风揽月轻轻地一笑,曾一度相信这就是爱情转过头来说了正事,并没有纠结这方面的问题。

“家主,我听闻,前些时日,大小姐和你的妻子被抓了?”风揽月问道。

“揽月,咱们是老朋友了,就不要家主家主的叫了。”柳辰笑道。

风揽月一听,淡淡地笑了笑,改口叫了一声:“辰哥。”

“我姐姐和妻子,确实是被抓了,已经被就回来了,现在由九妖他们保护。但是,抓他们的人,是蔗熙,这个人,我还没有处理掉。”柳辰说着。

风揽月看了一眼柳辰,随后又看了看柳辰右手上的戒指。

“辰哥,这个蔗熙的手下,一共有四个人,我来的时候打听了一下。这四个人,分别是二聋子、六顺子、闷七儿、八王爷。

前些时日,你已经杀了六顺子,并且杀了六顺子的所有手下。与此同时,我还打听到,闷七儿已经背叛了蔗熙,也就是,现在的蔗熙,只有两个手下了。

这个二聋子,其实说白了,他不是什么蔗熙手下的高手,但也不能说他不会武功。居然相信爱情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化境中期的高手。

“通知下去,全面撤离。”蔗熙说着,站起身,直接走了出去。

肥鸭也跟了上去,不一会儿,蔗熙的手下全都动了起来,向东南方向的那个村落走了过去。

此时,风揽月站在高山之巅,手中拿着望远镜,记下了所有人的起始地点,并且在纸上做了标记。

“看不出来,情报工作,做得很不错嘛!”突然,一个女孩的声音,从风揽月的身后传来。

风揽月瞬间回头,右手摸到腰间的手枪,瞬间指了过去。

枪,顶在了一个女孩的额头上。

风揽月仔细一看那个女孩,心中一惊,瞬间将手枪放了下来。

这女子,竟然,是段伊~~~

“大小姐,抱歉。”风揽月说着。

“没事,不怪你,是我们出现的太突然了。”段风微微地笑着,带着段青,从一旁走了过来。他竟然相信爱情表情包

“打探清楚了?”段风问道。

“嗯。”风揽月点了点头。

“走吧,家主不放心,让我们过来接应。”段风说着,四个人向不远处走去。

至于老大,被他的女人给拽回了木屋,不过片刻时间,里面似乎就已经传出了轻微的动静。

“呜呜呜……”

只小狗在远处对着他发出委屈的呜咽声,似乎知道他这个主人不愿意它们靠近,因此只能在远处摇头摆尾。

“过来。”

林木向它们招招手。

几只小狗就仿佛小孩被大人原谅了一样,迫不及待地冲了过来。

“停停停,一个个不要靠太近,不要舔我,待在我的身边不要乱动。”

林木连忙呵斥,他不是讨厌小狗,但是讨厌他们这种喜欢乱钻乱舔的动作。

几只小狗现在智慧增加了不少,勉强能够听懂他的命令,一个个连忙坐在地上,不在靠近。他竟然相信爱情

“来,一只狗一颗丹药,吃了回去好好消化吧。”

林木赏了它们一只狗一颗丹药,随后便下了山。

至于山上,不少看到这一幕的古武者,不得不有些眼红。

他们都想变成那只狗,然后得到林木的赏赐。

“真的呀?”顾霏妍惊讶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怕的话就赶紧滚蛋吧。”林知命说道。

“真巧,人家就喜欢别人一边拿鞭子抽打我,一边让我叫爸爸。”顾霏妍羞涩的说道。

“爸爸也能乱叫的?”林知命皱眉问道。

顾霏妍笑了笑,身子往左倾,靠近林知命的耳朵,呼出一口暖风,低声说道,“当然可以了,爸爸。”

呲!!

林知命的车猛地刹住。

“霏妍,有些话可不能乱说。”林知命认真的说道。

“哦,那我等你拿鞭子抽打我的时候再说。”顾霏妍说道。

“那时候也不能说。”林知命说道。

“那你让我那时候说什么?说老公你好棒么?”顾霏妍眯着眼睛说道。

“…没有那样的时候。”林知命摇头道。

“可你刚才还说你要跟我去开房的。你说话不算话么?”顾霏妍可怜兮兮的看着林知命,依旧相信爱情那一双眼睛里有些许的泪珠,看着让人恨不得将她压在身下放肆的蹂躏。

我不禁苦笑,说道:“你知道我的意思,又何必跟我过不去?”

“我没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是不太会开玩笑,我觉得我就应该这样对我的夫君。”骆樱神说着话的时候很平静,甚至她心目中恐怕就是这样想的。

因为在当年并入天一道仙盟的时候,她的师父就把她许给了我,由此她才进入了女子军团,而现在,她或许既把自己当成女子军团的成员,也把我当成她的男人。

我又站了起来,看向了书房后院的一个小厅堂,说道:“你跟我来,我得纠正一下你的想法才行。”

骆樱神带着笑意,软软的说了一声‘好’,然后跟着我到了那席地而坐的小厅里,这是喝茶和下棋的地方,旁边还有个小池塘,游弋着一些漂亮的观赏鱼。

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我伸手请她坐到了我的面前,然后说道:“在我们地球,男女之间是平等的,我竟然相信爱情没有什么高低之分……”

在我解释的同时,她缓缓的伸出了粉嫩如婴儿般的手,将我的手拿了过来,放在了领口上的扣子上。

“我马上去找

你,帮你把这件事情解决掉。”

林木说道,挂掉电话之后,立即回到了村里。

“青青翠兰,这是大培元丹,你们服用提升实力,今天我有事得出去一趟,明天再回来。”

林木没有厚此薄彼,青青翠兰,还有赵怀玉,都留下了丹药。

可是叶心妍现在已经变成了普通人,以后想要恢复自己的修为实力,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林木,今天你不回来呀,我刚刚跟燕子打了电话,让她今天晚上也住到我们这来呢。”

叶心妍带着俏皮之色,明显是想把林木身边的女人全部凑到一块。

“燕子。”

林木有一些无奈,他也挺想燕子,还有他那个便宜女儿,不过今天真的得出去一趟。

“明天再说吧。”

林木回道,随后独自上路,车也没有开,施展轻功一路向前。

“这臭小子,现在都直接叫我名字了,连嫂子也不叫,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办公室里面,任性和长腿美女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居然有人相信爱情没想到做为承包商,做为这些小包工头的老板,竟然会被他们逼到这一步。

眼前聚集在这里的,有木工包工头,钢筋工包工头,还有打混凝土的老板,架子工包工头。

这些都是工地开工就必须召集的工种,其它工种,后期才有事情做。

“两位老板,如今广信房价都翻了一倍了,物价也都在提升,我们之前谈好的价格,怎么也得在提升一点。”

“就是,之前谈好是一个平

方三十,现在怎么也得加二十。”

“另外还得包我们一日三餐,我们农民工不容易,吃不好穿不暖,都说你们公司福利好,那这点条件能答应吧。”

……

一个个小包工头纷纷发难,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做,肯定是背后有人在怂恿。

不然要是今天的事情传出去,他们这些小包工头,以后再也别想再接到活干。

“你们不要太过分了,房价上涨和你们的工资有什么问题,我们的盈利同样没有增加,有本事你们去和开发商辉煌地产谈判去。”